正念威力 佛法无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一、寻佛法修炼

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从小就跟着母亲烧香、磕头,爱听神话故事。虽不懂得修炼,却总觉的自己有一种仙风道骨的神气,但在人世中总觉的很渺茫,去寺庙皈依,到那后,寺庙主管问我:你求什么?我回答什么也不求,我有儿女,不想当官,不想求钱,就想见真佛。他愣了一下,自言自语说:还没见过你这样皈依的。我暗想你庙小,就离开了。后来有一个信佛的人教我打坐等东西,也看到了一些神奇现象。

一天,打完坐,刚躺下,屋里响起一片炮声,随即满屋白光,一会光中出现朵朵蓝云,师父法身微笑着从云中出现,我想您就是我要见的真佛吗?师父法身隐去了。等一会,师父法身又来了,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中秋节那天,师父法身又来了。我和几个烧香的朋友去找师父模样的佛像,走的脚起泡了,鞋子磨破了也没找到,最后不了了之。过了两个月,师父法身又来了,我更想找到师父了。

一九九六年正月十四,一块烧香的朋友说有人在介绍法轮功,咱们看看去。看了法轮功简介、八大特点,这就是我要找的。当天晚上看了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才知道以前看到的是法轮功的李大师。

二、顽疾消失,见证神奇

学法的第三天,我正在干活,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热流通过之处,身体就开始变,直到从脚心流出,全身就象白玉似的,随后鼻子发热,二十多年的鼻炎好了。书中有照片,是天津热线咨询,师父通过电话在给病人治病,我就想了一下胸前骨质增生就好了,不长时间,气串神经、高血压、神经性偏头痛、腰间盘突出,全好了。

亲朋好友见证了我身体的神奇变化,又看到我天天乐呵呵的,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我让他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传看大法书,不久就组织了炼功点。身体好了,丈夫也很高兴,我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家中的一切,以洪法为己任,走村串户、串村赶集宣传大法,到九九年,我们这片全乡几乎都有炼功人,周边县的邻村、乡政府、学校老师都有学大法的,九八年正月,我又请来二百多本《转法轮》,那时学法的人数象滚雪球一样迅速增加。

三、正念威力

1、正念震慑邪恶

二零零二年,我被绑架到了派出所,被非法抄了家。所长指使警察要烧我的大法书,我说别烧,烧书不好,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所长一见我哭,大声嚷道,这是你爹吗?一脚把我坐的凳子踹倒,我被摔出十来米。我立刻站起大声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他倒吸一口气,使足力气的手落下了。后来他对我村在乡政府上班的副书记说:你村的谁谁真厉害,越打越背书,真是铁杆。这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佛法无边”的体现。

2、师父让我走另外空间

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骑自行车去北京证实法。回来时,走到一检查站,看那气势太恐怖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手里拿着电棍、橡胶棍,我当时很冷静,在路边的一个小吃铺坐下,请师父加持,我是在证实法,我要回家,他们看不见我。“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3]打入我的脑海,我立刻对师父说:师父给我错开一个空间,我骑上自行车就走,路边的树都在我的脚下,只觉的蹬了四、五圈,就通过检查站了,真是象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四、讲真相救众生

所到之处都是修炼的环境,救人的场所。所有亲朋好友聚会的场合都是讲真相的机会。有一次,在聚会中,我正想讲真相,其中一人说:“我告诉大伙一个好消息,有人告诉我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大伙一愣,我接过话题说:“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使人道德回升,”我从“四·二五”万人上访讲到“六四”恶党对学生的屠杀,一直讲到王立军出逃,薄熙来判刑,直到散席时,大伙说:今天我们都没想起来吃糖和瓜子,光顾听你说了。我为他们明白真相而欣喜。

又一次聚会刚坐下,大队公安员对我说:“孙媳妇,你炼法轮功可别反政府啊!”我立刻说:“我没有反谁,是江泽民和中共在践踏人权践踏宪法,是江泽民凌驾于宪法之上,再加上独裁专制的一言堂宣传,你才这样说的。他们怎么不叫老百姓自己看看法轮功书上的内容啊?为什么疯狂销毁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呢?我从学了大法后,身体健康了,大小事不和任何人计较,我怎么反政府了?”他说:“我说错了,你说的对。”我说:“你太相信恶党的谎言了,这回明白了吧?”他连连说“是,是,是。”满屋子的人都相信炼法轮功没错,我心里真替这么多明白真相的人高兴,这样的经历很多,只举两例。

五、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大队书记带着派出所的人来绑架我,我走脱,由于执着家人又回家,第四天,就被绑架到派出所,他们企图绑架我去医院检查身体,送石家庄非法劳教。

体检时,我一边请师父加持,一边发正念,结果身体出现病态,子宫肌瘤大的9.6厘米,小的8.4厘米,师父给我演化的病态越来越重,全身严重浮肿,看守所对我家人隐瞒我的身体状况,只说我特别顽固,非送石家庄劳教不可,家人送生活用品也不留,只是要钱,也不准给家打电话。

我身体病态假相越来越严重,他们为勒索钱财一边延期,一边让大队叫家人准备钱快点赎我回家,到了第九天,勒索我家近万元,才放我回家,丈夫由于多方面压力,开始阻止我学法炼功,我自己也被情牵动,不能正念面对所发生的一切,丈夫外出打工后,我也是不太精進。

到了二零一零年后半年,身体肝、肾、肺等出现异常,全身浮肿,肌瘤更大了,当时的我不吃不喝,不能睡,不能下床,也不能躺下。那时,家中就我和六岁的孙子,女儿已结婚,她白天过来给我们做饭,晚上再回家。

一次,女儿赶集时,遇见了同修,同修们听说后,就和我一起学法切磋,守住心性,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是情所致,我轻松了。

就这样,二十多天过去了,身体大有好转,水肿还没消下去,但凡见到我的人还是很怕我,我穿着四尺多腰围的衣服,45号码的男式拖鞋,丈夫、儿子和三妹(他们一直在外打工)回来看到我成这样,一下就炸了,伙同妹夫和小姑子非送我医院不可。

这样,腊月初九上午住了院,几个钟头的时间,病情急剧恶化,出现休克现象,医院要求進重症监护室,儿子给他老板打电话,要求快打过来十万元钱救我,我清醒了,接过电话说:“我没事,不用打钱过来。”我对儿子说:“十万百万也救不了我的命,你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妈。”

進了重症监护室的当晚七点到十一点,医生两次给家人下了病危通知,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丈夫无奈给三妹、女儿(同修)打电话,她们来后正念很强,对丈夫和儿子说:“你们放心,我大姐没事。”三妹到病房对我说:“大姐,咱们回家,你没事,师父要不演化成这样,你怎么出院?”丈夫恳求医生能否转院,医生说:除非奇迹,这样的病人一百个中不敢说能活一个。我说:出现了奇迹,我回来看你,其中一个医生急促的说:回光返照了,彻底完了,可别没气了走。并嘱咐家人路上要注意,氧气只能用二十分钟,氧完人也就……司机惊恐的说:我这车能拉吗?怎么上车呀?我说:开开那边门上去个人,这边来个人。我双手一撑坐起来了。坐好后,三妹说:“咱们什么都别想,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大姐没事。”

回家后,三妹和女儿对丈夫和儿子说:“你们别再管她了,让她好好炼功吧。”他们每天给我放师父讲法光盘,三天后,我可以下床了,第六天,就可以学走路了,可是思维中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念“大法是真的。”十天后,我一遍一遍的开始炼第一套功法,瘤子自行排出,水肿从汗毛孔全渗出来了,家人真正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那个司机回来后,把我在医院的情况说给了村里人。乡亲们都以为我活不了,腊月十八,丈夫赶集,就有三个人抱怨他说:“出了那么大事,怎么也不吭一声,就把人埋了呢?”后来,我就成了我们这块的活传媒了。当我到了医院找到那个主治医生时,他惊讶的打量着我说:“你瘤子在哪做的?水怎么出来的?你到底怎么好的?恢复的气色还那么好?”我如实一一回答了他。我用自身的经历证实着大法,讲清真相,抓紧救人,这期间有走入大法修炼的,有退出党团队的,明白真相的人很多。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