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讲法班 见证大法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记得当年师尊来我市亲自传法时,我还是一名气功爱好者,听说法轮功师父要来我市传功讲法,这个消息在气功界传得沸沸扬扬,听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

姐姐的魔难

因为当时我的大姐身体很不好,她小时候,是家里的老二,大哥在部队里,她下面还有几个弟妹都小,因家里很穷,所以她从小吃了很多苦,最后落下一身病,最严重的是胃病,经医院检查是浅表性胃炎,就是胃的表面都腐烂了。医生说,再发展下去一步,就是癌症。

还有胃窦炎,表现上就是很多东西不能吃,每天只能吃一点点经过发酵过的东西,比如:面包、馒头、发饼,还要用水沾着吃。

还有她家里经常闹鬼。我姐夫因工作性质原因,一周才能回家一次,我姐夫不在家的日子里,她和孩子根本不敢在家里睡觉,我记得那时候我就住在她们家,与她做伴、壮胆,我要不去她就不敢入睡。记得她的蚊帐上总是挂着二个用布做的猴子,用它来驱邪、壮胆。我妈那时候总是哭说,是白发人要送黑发人了。

师尊武汉讲法

直到一九九三年,师尊来我市传功讲法,我把这个好消息电话告诉她,她说不相信气功能治好她的病。她说吃了很多進口药都没治好(大哥从部队寄回的,因在部队买方便,比地方便宜一点)。我说,我这有一本书《法轮功》(当时只有这一本书),你要有兴趣就拿去看看。

可能她还是与师尊有缘,她当天晚上到我家,就拿走了这本书,没想到她一晚上就看完了,很激动。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我家,让我帮助买两张师父讲法办班的门票(新学员:五十元一张),办班地点是武昌财经大学,一共九天。

在九天班,她精神很好。接下来的一个班是在汉口市委礼堂(门票老学员:二十五元一张)共九天班,其间师尊还办了一个免费带功报告。在传法班上,师尊亲自给学员调整身体,师尊让学员想一个病。没病的想家人的一个病也行,然后一齐跺脚。从那以后,我姐的胃病全好了,家里也不闹鬼了,胆也大了。直到现在,二十一年了,没再犯过这病。什么都可以吃。现在都六十九岁了,身体非常好。

武汉法会

我曾经做过摄影工作,我市从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九年其间每年的皇历四月初八和公历五月十三日为庆祝师尊生日都有大型法会。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到一九九九年每年都有排字或排法轮图形活动。由于工作和爱好,每年的大型法会我都参与照相工作,让历史给大法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修炼前,我有恐高症,在法会的排字活动中,我站在三十米高的吊车上摄影,一点没怕。过后,我和一位开了天目的同修谈起这话题时,同修说:你怎么会怕呢,有一团黄光把你包围了!我想那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她说法会会场有满场的法轮。

从天上一排一排的佛打着盘坐都飘下来了,还说师父从太阳里出来了。其实在场的很多同修都看到了,当时我们在高处照像,看到场地上的同修都在朝着太阳的方向鼓掌,我想他们一定又看到好事了。同修们还说:整个会场有很强的红光和黄光照着,连观众席上都有法轮,树枝上都有一串一串的光。后来同修们在看法会录像时,跟现场看到的一模一样。

在制作相片的后期工作中,我先生因不修炼,在收费问题上和我有一些争执,过后也不管这事了。后来师尊显现了很多神迹给他看,因他有时工作到很晚,当他忙完工作后,回到客厅里,看到客厅墙面的高处有时看到的是罗汉,有时看到的是卷卷头发的佛,一排排的都在墙上,有时看到家里都是蓝蓝的很厚的云彩。有时他想叫醒我让我看时,就没有了。那时候我也总是劝他和我一起修,他总是说怕玷污了大法。我悟到他与大法有缘份,但悟性又不好,师父不想落下他,所以一直点化给他看。

发正念真起作用

由于我是关闭着修的,一直也没看到什么另外空间的东西,身体也没什么大病。二零零五年,由于有些执着心放不下,也叫明知故犯吧,被邪恶钻了空子。一天,我正在上班时,突然我的腰疼的很厉害,我的老板知道我炼功,我怕老板误解所以没说,自己偷偷在腰上贴了两张伤湿膏片,没想到,不贴还好一点,贴上更疼。我赶紧把药膏拉下来,但还是很疼,连坐着、站起来都难;站着坐下去也难。由于来的太突然,自己也没主意了。直到下班时间到了,为了不让老板看出来,我忍着痛慢慢先走到门口,等着老板一起走,站着硬着身板走路还好,没那么疼。回到家后,我想睡着休息会好的,哪知越睡越疼,动哪里哪里疼。

我心一横,不睡了,起来发正念,不知发了多长时间,一看半小时。我试着弯弯腰,踢踢腿,一点也不疼了,全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尝到的发正念的效果,见证了大法的超常。这次坏事也变成了好事,这次发正念让我更加坚信大法,发正念是起作用的,不管看的见看不见。

还有一次,我在一家饮料厂工作,可以说在那我也算一名小技术员了。因为机器坏了都是我修。但是,有一次由于疏忽大意我在操作机器时,一只手指被卷進皮带机器里,当时我听到骨头被压炸响的声音,我立即将手抽出来。心里不断的喊着师父救我,同事们立即都跑过来,当同事拿着我的手指看时,白白的肌腱都出来了。我把手指捏的紧紧的不让血流出来,心里喊师父救我。同事们把我送到了医院,经过清洗伤口,还要缝针,我不愿意缝针,护士没办法,又去请示医生,医生不同意,说肌腱都出来了一定要缝。现在看来,这医生还是蛮负责任的。后又要打破伤风的针、消炎针、消炎药,我坚决不打针,也没拿药。我想我是修炼人绝对没事的。回到厂里后,我还在笑,同事们说,你现在笑,回家要哭的,俗话说十指连心,现在打木了,过后醒了,会很疼。老板听说我不打针不吃药,很生气,担心以后有事担责任,我说你放心,不会有事,我是炼功人,他还是不放心,我说我写个保证,如果有什么事跟老板无关。当天回去后,我以为真会疼,我做好准备,把手搁在枕头上,等着他疼。结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点都没疼。因为伤口很大很深,半个月才能抽线。一个星期复查时,医生说恢复的很好。

因为此事从头到尾我一直在求师父,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承受了。在这里我想对慈悲的师父说:师父谢谢您!是弟子没做好给您添麻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