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见证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护士,工作中从最偏远山区的小医院到大医院,再到一所高等学校的卫生所,在这过程中到过不同的科室,期间看到无数病人在死亡线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挣扎与无奈,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医学的浅薄,无数生命匆匆离去,无数亲友泪眼送别。

在乡区医院,农民很多是在病入膏肓的时候才送到医院看病的,很多还没查出是啥病就死了。那时我想的是:农民经济条件不好,否则到大医院去医治一定能医好。可当我到大医院去工作后,看到的病人是有钱的,医疗条件也好得多了,可最终有很多病人仍然医治不好死了,最后人财两空。医生也好,家属也好,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现在工业化的空气污染与食物污染所造成的各种怪病越来越多,越来越重,病人和家属都把希望寄托给医院,但很多病医院是无能为力的。人啊,到底从哪里来,又将要回到哪里去,生命来去匆匆到底为哪般啊?

而后我有幸到了一所高等学校的卫生所工作。工作单纯多了,看到学生上课时,行政部门的职工都在集体炼功。出于好奇,也凑过去看看。原来他们在炼法轮功。同事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让我也去炼。我想骗我可没门,我是学医的,经过不同环境的大小医院,经历的太多了,官方的正规医学、科学都解决不了,练气功能好病?好笑。

由于上班总是闲着没事,他们炼功又不收费,同时看到他们集体炼也挺好的,我也就跟着他们一起炼了起来。法轮功有五套功法简单易学。炼功后我的确感觉身体很舒服,精力也旺盛了。

除了炼功,有时间还要读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这本书教你如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待人处事心态要平和,凡事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无私无我。

炼功不久,发现伴随我多年的严重神经性皮炎不知何时不见了,这对我触动很大。随着修炼的深入,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知道了法轮功(法轮大法)原来是一种古老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和中共无端的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黑白颠倒与谎言宣传使无数的百姓被蒙骗而仇恨法轮大法。我很不理解,因为我身边有很多熟人、同事、朋友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炼法轮功后,祛病健身效果太显著了,甚至好多是得了恶性肿瘤、绝症的人、医院判了死刑的人,通过炼法轮功后有的明显好转,有的痊愈了,医学和科学都不能解决的,大法能解决,那他不就是真正的医学、真正的科学吗?为什么不承认这个事实呢?

为了证实法轮功是正的,是好的,是真正的科学,从此我对来卫生所就医的全校师生都讲大法好,让他们亲身去体验。

一职工家属,女,六十多岁,不慎摔成重伤,几节腰椎、尾椎严重骨折,在家里睡了半年起不来床,生活不能自理。我听说后,立即找到她家,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从即刻起,你只要没睡着就真诚的、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一定能好。

这老太太半年多来每天只能面对天花板无奈的发呆,早已睡够了、疼够了,就指望奇迹能发生呢,听我这么一说,可相信了。每天就象小孩读书一样,不停的读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天后,她就自己试着往起坐,真坐起来了!又过了三天,她能下地,自己拄着拐杖在屋里活动了!再一周后,她拄着拐杖从五楼下来到卫生所告诉我这好消息来了,她拉着我一边哭一边不停的说:没想到我还能站起来,还能走路,谢谢、谢谢啊!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被感动了。

感动之余,我们也都觉得这简直太神奇了,她就诚心敬念了两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样重的病就真的好了,天哪!我们该怎样感谢我们的师父啊!

后来这老太太高兴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了,现在健康着哪!

这下我心里有数了,真正开始全面的向我接触的病人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以及法轮大法被邪恶迫害的真相等,特别是对来卫生所输液的学生,我一边以一个母亲的角色给他们最好的照顾,一边给他们做治疗,一边让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数学生都很纯净,也很相信,嘴里不停的念、念着念着高烧就退下来了。

在这十多年的实践中,我做了仔细的观察、记录与追踪,如同样感冒、发烧的病人,常规要输三至七天液的,如百分之百的相信大法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学生,只输液一天就好了,有的一天都不到就好了,就像没得病一样;而受中共谎言毒害不相信的学生,同样的病就要输液一周才能好。特别是甲流流行期间,大批学生患甲流,卫生所床位爆满,大量的学生就住在学校招待所,接受隔离治疗。凡是住在卫生所隔离治疗的学生,我都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他们好的惊人的快,一至两天内全好了;而住在招待所的学生(我未接触他们),基本是一周以上才会好,差别真是太大了。

有位大二学生A,男,患肾病综合症,长期吃含激素的药,每两周到医院做血尿生化检验指标,用以指导用药。吃了大半年的药了,每次化验指标都是老样子,都不正常,甚至还更糟糕,随后身体越来越胖,胖的整个人变了形。他说:“阿姨,我大腿上的皮肤都快要崩开了似的,全身无力,父母在沿海打工,看到我的样子,叫我退学回家,可我不想退学,如果回家,农村没有治疗条件,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一边说,一边哭。我一边安慰他,一边告诉他,“如果你相信,从这一刻起,除上课、睡觉之外,以最虔诚的心反复诵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希望的。”我也给他举了一些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重病都好了的实例。他说他相信,会照做。

一周后,他突然一口气跑到卫生所来,一把拉着我,把化验单举到我眼前,啊!化验单上的所有生化指标全部正常!大概半年后,在没有继续用药的情况下,他康复了,还真是个帅小伙。毕业后他要去上海工作。临走时来跟我道别,当着很多学生的面,含着泪不停的给我鞠躬说:“谢谢!”

学生B,女,顽固厌食症,吃啥吐啥,经常晕倒。每到此时就被同学抬来卫生所打点滴。学校领导、老师怕她出生命危险,每次都通知家长来,家长老远跑来无数次,来了就带到大医院住院、检查,但她又没病。于是我教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两周,没吃一粒药,不吐了,病好了。

临时工C,是学校食堂的勤杂工。双脚踝关节以下重度烫伤,皮肤又红又肿,伴有大大小小的紫色水泡,还未用药我就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他念着念着皮肤就开始从红肿紫色逐渐变成正常颜色了,肿也消了,水泡也在变小,前后只半小时的功夫。在场的人无不惊讶法轮大法的神奇。最后医生只给了他三元钱一支的烫伤膏就了事了。几天后我去看他,他已经全好了,又上班了。

老教授D,男,长期顽固性失眠,失眠虽不会要人的命,可有时比要命还难受。我多次劝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均遭他拒绝。后来他必须加倍吃强力安眠药才能入睡了。实在没法了,最后才决定试一试。连续三天晚上都是念着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睡着了,他终于相信了,且从那之后再也不失眠了。

写到此时,好像已经说了很多了,其实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想找到一种真正能为病人解决病痛的简单的科学方法,我今天找到了,那就是法轮大法。不花钱、不痛苦,却能为需要帮助的人解决实实在在的痛苦,这是多年的医学实践、科学实践,这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我认为法轮大法无所不能,但你信多少就能得到多少,你百分之百的信,你就会得到百分之百的收获,你信的比例和你得到的福报是成正比的。这个信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信,而不是表面的信。这是我,一个护士在多年的医务工作中,在中共迫害大法的巨大压力下,在无数次的实践中让世人见证了的真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那是佛法,佛法无边啊!

在这里我替所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受益的世人向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说一声:谢谢您,师父!师父您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