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邮局局长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下午,邮局电话通知我去取邮包。我悟到是师父安排我该去讲真相了。到邮局办理完接收邮包的手续,接过青年女业务员递过的邮包后,我说:请问一下,特快专递怎样办理?

她:往哪邮,邮啥呀?
我:往北京最高检、最高法邮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她:你咋告江泽民呢?
我:是为了救那些被江泽民利用和唆使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当他们看到把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都告上法庭了,谁还能再参与迫害呢?控告江泽民是不是在救人呢?
她:是。那你填邮寄单吧。
我:可我还没写完诉状呢,想把邮单拿回去填写。
她:你要几张?
我:先拿十张吧。
她:有那么多要邮寄的吗?
我:这是刚开始,大批的还在后头呢。江泽民迫害了那么多人,人人都得控告它。

业务员正给我数邮寄单时,一个年龄比她大一些的邮寄员从外面進来,得知此事后,对我说:“大姐,她是刚来的,打替班,等明天局长上班,你找她当面寄吧。好象你们寄的这个的得单打封,有说道的,谁办谁负责。”

我接言道:你们是应该负起责任来,将邮件寄达两高。她说:不是(这个意思)。你还是等局长上班再来吧。今天是周日,她休息。我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邮吗?就是为让咱当地百姓了解法轮功,看看江泽民是怎样迫害好人的。

她说:其实法轮功挺好的,以前在文化宫炼功时,你们就是为了锻炼身体,后来被少数人给搞坏了。我说:别说少数,你就是能说出一个也行。她无语了。

我说:你只是听信了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妖魔化宣传。你知道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咱们当地公安局长咋说的?他说:别处的法轮功我不了解,咱当地的可不象他们说的那样。文化宫那么高的楼,他们都敢上去擦玻璃。文化宫主任曾双手抱拳道谢:管你们法轮功叫爹叫妈,也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这么大一院子雪,让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干上半年也干不完哪。

我说:诉江控告状是一定要在你们这寄了,你跟局长说一声。她很紧张的说:还是你当面跟局长说吧。我说:你这是做好事,得福报,也是从中解脱。我这有关于做好“两高一访”的传真电报,你怕什么?

她说:大姐,我也听说过两高一访的事,但还没看到文件。我也想告他们,我丈夫因十年前在学校被强迫“买断”失业,我曾到过农垦总局告过,但不给解决。大姐,你把文件给我看看行吗?
我答应了她。

买了十张邮单回来。同修问:怎么没要信封呢?我转身回到对门的邮局。只见那位青年业务员正在向局长述说着我刚才去的经过。

局长见到我,马上站起来,寒暄道:你这精神头十足,越活越年轻。
我说:这都仰仗法轮功了。
她说:这么多年不见你,还以为你去外地了呢。
我说:你看不见我的那段时间,就是我被关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的时候。進進出出共七次。这不正写诉状准备起诉控告江泽民吗?刚才过来时,听说你休息?
她说:是。过来有点事。
我说:听说你们现在寄诉江状,还挺有压力?
她说:是,这事也让我左右为难。
我说:能理解你,都是本乡本土的,又都了解炼法轮功的人没给社会带来任何危害。不给邮寄,良心上过不去。给办吧,又不符合“上头”的旨意。所以底层百姓,要想在共产(邪)党的体制里吃碗饭,实在太难。
我说:阻拦诉江,是黑龙江省下的令。关于做好两高一访邮件处理工作的传真电报通知,不知你是否看过?
她无语。

我转了话锋:你姑怎么样了?我有三年没见到她了。
她说:我姑可没你身体好,近日刚做了心脏支架。
我很惊讶:怎么可能呢?你姑放弃修炼了吗?
她说:我姑也没炼法轮功啊。
我说:那是没让你知道。你姑在九九年之前就炼了,去年还有人给她送去大法的新经文呢。这不也是迫害吗?如果江泽民不迫害法轮功,你姑一直炼下去,会是这样吗?你得告诉你姑,也得让她控告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剥夺信仰自由的权利。

她若有所思:我看现在问题不大,其它地方也有邮的了。
我说:是啊,都有十四万人邮寄了。诉江大潮是挡不住的,这是天意使然。
她说:可以邮,你们邮吧。
我说:祝贺你,选择了福报,将来你会看到的。

当我买好信封,再回头时,局长已不见了。前段时间,这局长对办理邮寄诉江状也很负面,公开说:要是有来邮寄诉江状的,就送公安局去。我悟到,她此时赶来,就是为了听闻真相后作出正确选择的。

故事回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是早四点在当地文化宫炼功。因学法炼功都在这里,每天都有同修提前到文化宫,先开窗通风,扫地、拖地,打扫卫生。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们都带着扫帚、雪锹来扫雪,雪下的特别大的时候,上班的同修走了,剩下的同修一干就是一上午。一次大暴雪,凌晨两点,就有同修赶去的了。炼完功,吃过早饭,大概又去了六十多人,把偌大一个广场上的积雪清扫得干干净净。文化宫主任双手抱拳激动地说:管你们法轮功叫爹叫妈,也无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这么大一院子雪,就我们这几个人工作人员,干半年也干不完哪。

夏天时,我们帮着打扫文化宫附近树林里的杂草。有来检查卫生的,我们就登高擦玻璃,有时临时得到通知,我们还曾帮着刷水泥地。不管他们通知与不通知,打扫卫生的事,我们都包了。同修们都自带工具,而且都抢着来干活。

因为我们走的正,当时农场工会主席主动让我们免费使用文化宫里的电和水。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他们依然顶着遭到上级多次点名批评的压力,给我们提供场地学法炼功。

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当我们炼到最后抱轮时,数十警察包围了我们,强行抢走了录音机,阻止我们炼功。

工会主席找到我说:这回看来是过不去关了,请告诉大家别炼了。
我说:今天,在这些警察面前,必须要炼完。
工会主席说:那我去找他们(警察)。
工会主席就跟警察说:等等吧,不用多长时间,让她们炼完吧。

那天,文化宫的铁栅栏墙外围满了人。事后,世人无不佩服的说:法轮功做的就是正,警察都不敢抓。也有的说:法轮功真厉害,那么多警察围着,还敢坚持把功炼完。

早饭后,我们几个辅导员被带到公安局,局长说:电视看了吧?今天让你们来,就是让你们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写,就得给你们办学习班(洗脑班)。我们给他讲真相时,他说:“别处的法轮功我不了解。咱当地的可不象他们电视说的那样。文化宫那么高的楼,你们还有那么大岁数的,都敢上去擦玻璃。要炼法轮功,回家去炼。讲理?江泽民都不讲理,还跟谁去讲理?”

农场政法委书记说:“我们也不愿管这事,是电话会议要求对你们监管的十一条。”我们问他有书面文件吗?他说:“没有,是记录的。我记得其中一条是: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言行,必须在警察的监控下。”

局长说:你们写一个保证(书)吧,我们也好向上交差。我们就写道:“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在家里:是好子女,好丈夫好妻子,好父亲好母亲;在单位里:是好干部好工人;在社会上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局长看后,说:“这不还是你们那一套吗?”我们说:“是啊,我们做的就是这一套。”农场政法委书记说:“行了,就这样吧,让他们再写也是这些,你们回去吧。”

这位公安局长在任期内(二零零三年升迁),从未绑架过一位当地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