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思维中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从五月份开始向中国大陆司法系统诉讼江鬼的大幕已拉开。大陆是正法的主场,状告江鬼在国内也掀起了维护正法、维护信仰权利、维护人间正义的正邪大战。全国各省份有十二万余人参与诉讼,大陆的大法修炼者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当然其中各自的心态反应也不尽相同。这使我想起了当年進京护法的那一次,就象《我们告诉未来》中乌云盖顶时各种心态表现都有。个人修炼状态也的确会表现出面临选择时人心与神念的较量,舍不下的人心就是阻挡不能踏上神的路的障碍。

本文主要是想通过这次诉江的大举看到的一些思维中的表现说一下,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压力在思维中的反映,修炼心性在寻找正路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成熟着。

最大的体会就是要在思维中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在明慧报道五月份开始有第一份诉状控告江鬼时,大陆同修就陆陆续续的加入了诉江的大潮。我是在五月份开始写诉讼状,但是由于不是正规的诉状格式,结果就一直放在那儿到六月份,有同修打印出统一的诉状格式才一起邮寄出去。也表现出了等、靠、依赖的状况。很多同修和我初期决定写诉状的心态一样,这一路过来会有怕心、情的干扰,会表现出现怕这、怕那,放不下亲情等等。阻挡着前進的脚步。当我抓到这些思维反映后,我知道它们会在路上出现动摇我的意志,那么如果不义无反顾、不决裂就会随时被人心拖住,所以我对自己说:“怕啥?写,寄,解体邪恶!”

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表现很多是针对同修的执著在思维中做手脚。所以,在思维中明辨,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很关键,这样才能以很纯净的心态助师正法。

身边的同修状态各异。有的同修当被问到写不写诉状时,回答:“这个与我没关系,我没被迫害过。”还没有认识到迫害的实质。后来经过交流认识到了也写了控告诉状。有的同修直接说:“不行啊,我害怕,我就不写了。”自己就放弃了。还有的同修自己写了,不让家人同修写,说:“如果我被抓了,就抓了吧,已经这么大年龄了,但是儿子、儿媳(也是同修)他们还年轻,就别写了。”先承认了写诉状就要被迫害,还想安排子女的命运,孰不知落下这一步将来是无法弥补的。其实都是执著在说话,而不是正念在说。我们没有及时抓到它修掉它,处于人的状态接受它时,它就会领着修炼人脱离或偏离神的路。

七月末有消息说高检把诉讼状都返回到当地公安厅,把大法弟子的个人信息公布给各公安局、派出所。黑龙江省首先在邪党会议中决定要按着诉状的地址把上告的大法弟子都要绑架(作者注:我们要用法律归正用词,不符合“依法抓捕”就是“绑架”)。消息传出后,有很多同修选择了躲出去避避风头。邪党说要抓三~五天,又说严打一百天,这多少天是它定,就象非法判刑的,判多少年没有法律依据。可我们同修也说:“把资料点的东西都转移藏起来吧,听说没有东西的(指真相资料)拘留十五天,有资料的判五~十一年。”完全都用邪恶的评判依据,而那标准不是神定的,也不是师父定的,是师父不承认的,是邪恶妄图毁众生、毁修炼人的伎俩,是我们应该否定,清除掉的,怎么能跟着邪恶定的多少天走呢!避风头能安全吗?邪恶盯的是人心啊!邪恶在另外空间,坐飞机到上海、北京就安全了吗?避到什么时候?正法结束?还是邪党消停了?

假相随时都会有,随心而化。可是资料都停了,众生看不到真相,邪恶不被曝光,警察不收到真相如何觉醒?为了近距离发正念,有一天我特意去了一趟派出所,在那里感受到警察和善的那一面,出来时真的想落泪,第一次感觉到警察善的那面真好。去掉了报复心、仇恨心,慈悲心出来了真的看到众生善的那一面,不能不救啊!不能舍弃啊!那天开始我天天去派出所发正念清理邪恶。(我想是师父安排我去那里看到作为众生的警察与别人没什么两样,是我们不纯净的心另眼看待了,所以生不出慈悲心。)

回来吧,同修,我们是守护未来宇宙的神,师父给我们推到这个位置上,我们是有能力应对邪恶的。

师父开示我们:“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恶尽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1]。

打扫房间还怕灰尘吗?我们能被灰尘吃了吗?大风大浪走过来的修炼人,在收尾的时刻,不能让众生、让下来的神失望,我们是有承诺在先的。从思维中放下各种各样的“我”,那个“我”就是旧宇宙的私,师父要的是无私无我的大觉。路虽很窄,可是通往的是殊途,师父就无时无刻的在我们身边,那怎么样做不就有答案了吗?

思路清晰了,还会有各种迷惑人的“我”出现,显示、懒惰、争斗……但是我义无反顾的要从思维中结束这些“我”的命运,因为参与正法的觉者是不能留着这些“我”的存在的。

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