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上半年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二零一五年上半年大庆市最少又有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遭遇各种形式的迫害,主要案例有:

一、最少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判案例

1、古稀老人赵成孝、高秀兰夫妇被多次非法庭审

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下午两点多,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第四次对年近古稀的法 轮功学员赵成孝、高秀兰夫妇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意见后,法官问公诉人有无异议。公诉人回答:无异议。

赵成孝提醒法官:中共规定了“公检法办案终身制”,希望他们要为自己留后路(不要制造冤案)。

第三次被非法开庭是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开庭前,法院方突然把能容纳六十多旁听席的大法庭换成只有十几个席位的小法庭,法警以没有席位为由,勉强允许四位家人入庭旁听。十几个座位已经坐满了青年男女,国保支队警察冯海波也在其中。但因为一位律师未到场,庭审宣布休庭。

2、会计师程金芝、油田退休职工李俊英被非法判刑

法轮功学员程金芝,今年五十四岁,原是大庆市工商银行奔腾办事处会计师, 被迫买断工龄,现已退休。法轮功学员李俊英,今年五十五岁,大庆油田公司采油一厂工程技术大队退休职工。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冯海波勾结大庆市让胡路区龙 岗公安分局警察,在让胡路区阳光嘉城A区 暴力绑架了程金芝、李俊英等七名法轮功学员。

程金芝、李俊英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初被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接到法院非法判决书,程金芝被非法判七年零六个月,李俊英被非法判七年,二人于五月八日向大庆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3、六旬法轮功学员林华文被预谋非法审判

法轮功学员林华文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在集市发放神韵晚会光盘,被大庆乘风分局邓辉等警察绑架。六旬的林华文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第一看守所,现已达四个多月了,大庆让胡路区检察院已将构陷林华文的案卷移交到大庆让胡路区法院刑事法庭,并预谋非法审判。

林华文原来患有严重的妇科病,深度静脉炎和静脉曲张,经常卧病在床,行走困难,不能做家务。炼法轮功后迅速改善,身体越来越好。目前林华文被迫害的血压升至180,腿、脸、手都浮肿,头晕,视力明显下降,健康状况堪忧。

4、大庆中院五天结案 冤判善良妇女刘艳梅

大庆法轮功学员刘艳梅今年四十九岁,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买菜时,被大庆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在大庆市龙凤区法院非法开庭,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艳梅提出上诉,大庆中院开创五天结束二审的记录,不听取律师任何意见就下裁决。

5、小学教师韩乃秀面临非法起诉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大庆法轮功学员韩乃秀在乘风公安分局发正念时被绑架,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韩乃秀接到通知,案子已被转到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面临非法审判。 韩乃秀退休前是大庆创业小学教师。

二、强制洗脑班

1、大庆油田公司又要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大庆钻探工程公司已经有退休的法轮功学员接到所谓“通知”,告知三种“方案”,一是自己主动去洗脑班,二是强制去,三是单位请“专家”办班。据悉本次邪恶计划是把法轮功学员弄到齐齐哈尔市洗脑班。

大庆油田公司“六一零”组织利用洗脑班敛财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其邪恶的本质已经得到各基层单位的反感及至抵制,他们一次次迫害修炼法轮功学员的企图与行动不断流产。

曾经不可一世、满身邪气的“六一零”组织头目刘希平,现在熟人见了他,都象躲苍蝇似的躲着他。

2、 大庆“‘七二一’洗脑班”不断劫持法轮功学员

五月二十七日,大庆龙凤石化第一小学法轮功学员许淑芬在学校被四、五个警察及“六一零”的人绑架,同时,许淑芬的家被抄。许淑芬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七二一”洗脑班。

单位领导对公安局和610的 人说了两点:第一、许淑芬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从不迟到、早退,库房管理的井井有条, 是大家公认的好人。第二、希望能从轻处理。

五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多,大庆市肇源县法轮功学员沙显芝被劫持进大庆“七二一”洗脑班。

大庆新村法轮功学员刘川兰于六月四日被街道的人和一不知身份的人劫持到“七二一”洗脑班。

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郭玉梅被大庆市“六一零”绑架,并劫持进洗脑班。家人和单位领导被骗说里面好吃好喝好“招待”。

3、恶人丧心病狂,预谋绑架七十多岁的田桂婷进洗脑班

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田桂婷,女,现年七十多岁,从一九九九年至今经历六次被绑架、关押,第六次被绑架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并被劫持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五年一月被释放。恶人预谋在今年的三月将其关押进洗脑班二个月。

三、大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拘留案例

1、法轮功学员孙儒林、王淑贤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

大庆市卧里屯法轮功学员孙儒林,王淑贤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在安达市街上讲真相、发资料时,遭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安达特警绑架。王淑贤下午正念闯出公安局回家,孙儒林被非法劫持到安达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2、法轮功学员王翠玲被绑架、家被抄

二零一五六月二十四日,大庆法轮功学员王翠玲被东关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家被抄,掠走了三十多本《明慧周刊》。王翠玲家人已请了律师,四十天后开庭。

3、法轮功学员赵文广被大庆会战公安分局绑架,家被抄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早晨九点多钟,会战分局李志强、张自强、徐凯等五、六个警察闯入大庆市莎大路石材市场赵文广家,把赵文广劫持,并洗劫。被掠走的物品有:笔记本电脑一台、两台彩喷打印机、手机三部、刻 录机一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条幅、小册子、光碟等。

作案主要凶手是大庆会战分局刑侦五队警察张金成。赵文广被劫持进大庆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4、法轮功学员沙显芝被绑架、抄家、非法拘留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中午,大庆市肇源县国保大 队葛祥宇和城北派出所王克文等人敲开法轮功学员沙显芝的家门,把沙显芝绑架。家被洗劫,被掠走的物品有:大法经书、师父像片、电脑笔记本 等。沙显芝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5、法轮功学员刘悦、郭玉梅被绑架、非法拘留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多,大庆市龙凤区法轮功学员刘悦、郭玉梅被龙凤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拘留。

6、法轮功学员洪银凤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下午两点至三点左右,法轮 功学员王玉美、洪银凤在大庆市创业城讲真相,被大庆东湖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并劫持到大庆独立屯看守所。然后,又把她们劫持到大庆龙南医院 进行体检,结果王玉美因血压高被送回家,洪银凤身体检查正常,又被送回大庆独立屯看守所非法关押。

7、法轮功学员宋淑清再次遭警察绑架、抢劫

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大庆市泰康县法轮功学员宋淑清晚上五点半下班回家,骑车到自家楼下,早已等在楼道里的泰康国保支队长马百刚等人上前将宋淑清往车里拽,宋淑清使劲的挣扎,高喊“法轮大法好”。宋淑清的手都被手铐勒破了,警察抢下宋淑清的包,翻出房门钥匙后,大庆来的警察冯海波和司机把宋淑清劫持。

马百刚领着一个便衣拿着钥匙上楼,堂而皇之打开房门,看见在家的宋淑清女儿一愣,随即镇静下来,对不知道发生什么的孩子说:“小姑娘,把你妈的东西都拿出来吧……”。与马百刚一同来的人,开始进卧室翻,马百刚 看着孩子说:“你都这么大了,那年你才不大点。”

这时孩子才想起来,十三年前,那时住平房,也是他(马百刚当时是片警),领着一伙警察,先将她爸妈拽到警车上,然后对吓得不知所措、十几岁的她说同样的话:“小姑娘,把你妈的东西拿出来吧……”

8、六十多岁的林华文、关玉霞被绑架,并被勒索、威胁

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上午,大庆银浪地区法轮功学员林华文、关玉霞在集市发放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乘风分局警察绑架,家被抄,一百多个光盘、一百多个挂坠、七十多本真相册子、五百元钱等私人财物被洗 劫。

关玉霞被勒索五千元钱后放回家,但还是遭遇不断骚扰。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早晨,大庆乘风分局两名办案人员,找到了关玉霞的住所,拿出办案文件(具体内容不详)胁迫她签字,并哄骗、恐吓关玉霞,她的案子要秘密审 理,才能结案,遭到关玉霞的拒绝。

9、 八十一岁的刘亚先被大庆警察不断骚扰

由于不放弃追求“真善忍”做好人,八十一岁的刘亚先不断受到骚扰与威胁。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大庆市泰康国保支队马百刚等三人敲开了刘亚先的家门。当时刘亚先出去遛弯了。警察问刘大爷的老伴这家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这门上怎么有法轮功对联。并声称是社区举报才来的,说老爷子新年期间一兜兜发(真相)台历、神韵光盘。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刘亚先象平常一样出去遛弯,两辆车偷偷的跟踪他,并偷偷摸摸的录像。九点多钟马百刚他们拦住老爷子说:“对不起,老爷子跟我们去趟公安局。”刘亚先说:“我为什么去?”他们威胁说:“你干什么了你看看。”然后将录像给刘亚先看,录像是刘亚先一路上给四个人讲真相,并送两个人护身符的过程。

在公安局警察又录像、又记录,又要求刘亚先签字,副局长林家威还与刘亚先 “谈话”,威胁他不要炼了,都被拒绝。后又到刘亚先家中把《转法轮》《洪吟》、《洪吟二》、《洪吟三》、MP3、 护身符等劫走。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上午,刘亚先象往常一样出去遛弯,马百刚领两个人再次敲开刘亚先家的门,并把师父法像、各期(一摞子)《明慧周刊》、几本各地讲法等劫走。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当地派出所威胁刘亚先的子女(儿女在外地居住):回来劝说老爷子,别学、别炼、别发真相,否则要抓人了。

10、法轮功学员赵正福被国保警察绑架

大庆法轮功学员赵正福,男,四十多岁,在大庆油田采油三厂二矿测试队工作,油罐车司机。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多钟,大庆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开两辆车到赵正福的单位把他绑架,据说是网络原因。

四、大庆监狱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1、“保外”的法轮功学员王江又被劫持回大庆监狱

哈尔滨市平房区法轮功学员王江,因出现病状,半年前被“保外”回到家中。大庆监狱以半年体检一次为由,要求王江去哈市公安医院体检,五月二十七日,再一次把王江劫持到大庆监狱。

王江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可大庆监狱司法局等部门坚持把王江收监,草菅人命,家属非常担心。

大庆监狱警察素质极差,每次都极力勒索钱财,王江被迫害九年,家中根本没有钱,警察还不不放过,连王江儿子带的路费三百五十元,他们都毫不客气的搜刮走,一分不留。

2、 大庆监狱恶警霍伟东毒打赵玉安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赵玉安被四监区区长霍伟东等人毒打,造成左耳内伤、左臂痛伤。

当天早晨九点多钟,四监区区长霍伟东把赵玉安叫 到车间狱警室内。霍伟东唆使十个犯人进来,将赵玉安强行背过双手按倒在地,扒下衣服 ,抹上油漆,打上“犯”字,霍伟东气急败坏地亲自往衣服上打了二十个 “犯”字,赵玉安说:你这么做是非法的。

霍伟东上前连续打了赵玉安好几个耳光,使得赵玉安耳内受伤。赵玉安说你这是执法犯法,要遭到法律的制裁。之后他们给赵玉安强行穿上印了一身油漆的衣服,关进小号七天,寒冷加上不能正常吃饭(每天给二个窝头),给他身体造成伤害。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出小号后,赵玉安要求检查身体,但被拒绝。

此外,法轮功学员张宝胜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警察对其百般刁难,衣服上被印上十个红色油漆的“犯”字。

3、法轮功学员刘福才被大庆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刘福财在大庆监狱被迫害致开放性肺结核,肺部都是气泡,行走困难,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现在监狱内的医院,监狱让家人去看他,说给他保外就医。刘福财的儿子、姑娘去后,恶警又以刘福财不写“保证”(中共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保证)不能保外就医。狱方还说:出现一切后果自负,逼迫家人签字。

刘福财,五十三岁,绥化张维镇民祥村人,曾患多种疾病,因服用激素时间太长,又导致双侧股骨头坏死,医学上根本治不了。他修炼法轮功一个多月后,拐杖就扔掉了,各种疾病都好了,这在当地是人人皆知的奇迹。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乡邻乡亲有目共睹。

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刘福财被四方台派出所警察绑架。同年四月十九日,绥化北林区法院刑庭法官崔有为,在不通知刘福财的辩护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冤判刘福财四年非法刑期。

正义虽然姗姗来迟,但在人类的舞台上从不缺席!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正在以各种方式被清算,周永康、李东生、薄熙来、徐才厚、周本顺等正在一个个落马,诉江大潮也风起云涌,恶首江泽民正在以生不如死的状态等待着最后被清算……

望为了眼前利益还在迫害的人及时收手,赎回自己的未来,避免殃及子孙后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