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龙珊、王昌寿仍被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天津滨海新区塘沽七位法轮功学员——龙珊、王昌寿、龙珊的妈妈、钟万里、孟秋,还有两位王姓学员,被当地“610”人员和警察绑架。目前,龙珊和王昌寿仍在被非法关押中,孟秋可能已回家。其他法轮功学员已确定回家。

七月二十二日晚,龙珊、龙珊妈妈、王昌寿、钟万里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在孟秋家共同学习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学法结束后,几位法轮功学员要各自回家,刚开门,蹲坑在门外的当地“610”人员和杭州道派出所和向阳街派出所警察,突然闯进门,将开门的法轮功学员连推带打的打进屋里。然后,警察非法抄家,并将七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当时很多在外乘凉散步的人看到这些警察粗暴的绑架了法轮功学员。

七位法轮功学员的现状

当晚,两位八旬的王姓法轮功学员被放回。龙珊妈妈被放回,龙珊家也被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主机、法轮功书籍。龙珊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要求龙珊妈妈在龙珊的非法拘留票上签字,被龙珊妈妈拒绝。

法轮功学员王昌寿也被非法抄家,警察还让他带些衣服,欲图非法拘禁。

法轮功学员钟万里被非法抄家,警察抄走他的法轮大法书籍和法轮大法师父法像,转天,钟万里回到家。

孟秋可能已被放回,但是消息不确定。

目前法轮功学员龙珊和王昌寿仍在被非法拘禁迫害。

法轮功学员龙珊和王昌寿被迫害的事实

1.龙珊,女,三十八岁。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善良的龙珊因听说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放学后进不了家门,一直在门口等妈妈,就急忙开车去想把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接回家中,不料被在那里蹲坑抄家的警察非法抓捕,汽车被非法扣押。

当晚十二点左右,于家堡派出所六名警察非法闯入龙珊家中非法抄家,抄走龙珊家所有设备、资料、光盘、传单及龙珊公司的文件、帐本、手机及个人财物。龙珊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取保候审回家。

2.王昌寿,男,家住天津滨海新区塘沽,是法轮功学员冉官权老人的丈夫。

王昌寿的夫人冉官权,在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下午,被滨海新区向阳派出所警察以谎称“查户口”的名义从家中绑架,并将她非法关押在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塘沽法院先后两次对一个善良无辜的老人非法庭审,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冉官权被塘沽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冉官权向天津第二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对冉官权的二审没有进行开庭审理,并且在没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直接对冉官权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非法判刑三年半。

冉官权的被绑架,给王昌寿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冉官权已六十七岁,修炼法轮大法前一身疾病,三十多岁时,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气喘、直肠炎、颈椎病、风湿病等多种疾病,身体非常虚弱,基本无法干活,寻遍北京、天津各大医院也无法治愈。修炼法轮大法后,半年内顽疾全部消失,她在修炼后的十多年内没有吃一粒药,没有任何医疗开销,为家里减轻了很大的经济负担。修炼后的冉官权身体强健,家务活全包,还帮忙带孙子。修炼后,冉官权的脾气和性格都比以前好很多,更能理解他人了。

冉官权在被强行带到看守所前,被向阳派出所带去医院做了体检,体检结果显示多项指标不正常,家人认为可能是冉官权精神上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使得身体出现了异常,她现在被非法判刑又没有了炼功的环境,这让家人非常担心冉官权的身体健康状况。

王昌寿已年近七十,一九九九年前,王昌寿也跟老伴炼过法轮功,可是一九九九年开始,单位不让炼法轮功,说如果炼就不让工作了,因为害怕,他就停止了炼法轮功。可在他停止炼法轮功后,随着年纪的增大,他得了越来越多的疑难重病,心脏病、颈椎病、低血压、低血糖、股骨头坏死、痔疮、手脚冰凉等等,每一种病都使王昌寿备受折磨,例如,十多年前的一场严重车祸,使王昌寿的胯骨粉碎,造成股骨头坏死,走路困难,经常疼痛难忍,如果坐下来后不能马上行走,要扶着旁边的支撑物活动几分钟后才能很费劲的走路。在被病痛折磨的实在是痛苦不堪的情况下,他最终想到了法轮大法,因为看到老伴的身体变化,他想也许法轮大法能治他的病,这也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三年多前,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然而修炼三个月后,他全身的病竟然全部没有了,检查的各项指标正常,腿能活动自如了,手脚有了血色不再冰凉,亲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从未有过的舒服。没花一分钱(他以前每年光治感冒就得花三千多元),仅仅三个月的修炼竟然治好了他十多年都无法治愈的疑难病,让他深切的体会到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这个功法太好了。从修炼开始直到现在他也没吃过一片药,没生过一次病。

修炼法轮大法前,王昌寿脾气暴躁,别人说他一句,他会顶十句,遇到矛盾都是想着对方的错,不想自己的问题。学了法轮大法以后,他知道了平时要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处处要为他人着想,和别人发生矛盾时,首先要找自己的问题,看自己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了。他们的家庭越来越和睦了,每天心情也越来越好。他经常想,如果这个社会的人都象法轮大法教的“真、善、忍”去要求自己,人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就没人去做坏事了,那这个社会该多好啊,多和谐啊。

现在家里缺少了冉官权,家庭生活整个陷入了混乱,家里的每个人都难以承受。王昌寿的二儿子和儿媳现在都还没有工作,儿子正在找新工作,冉官权的离开使儿子精神上受到打击,不能让他安心去找工作。大孙子原来主要由冉官权照看,现在大孙子只得由工作很忙的儿子、儿媳照看,没了奶奶的陪伴,一直很依赖奶奶的大孙子的幼小心灵带来很大伤害。先前冉官权还特别把年近八十岁、一身病痛的姐姐从老家接到家住,冉官权家父母过世早,姐妹相依为命,姐妹情特别深,冉官权想让姐姐在天津得到更好的医治,同时自己也能更好的照料她,让她安享晚年,冉官权被带走后,她的姐姐精神上受到沉痛的打击和伤害,每天以泪洗面。王昌寿也是四处奔波,不顾生活的艰辛,多次到相关部门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说明情况,要求自己的老伴早日回家团聚。

现在,在老伴身陷囹圄的同时,王昌寿老人却也遭到绑架。

他们只是修“真、善、忍”,都是好人,对他人、对社会都是有益的,希望正义的人们帮助他们尽快回家。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