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天国乐团”庆祝成立十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为了庆祝纽约“天国乐团”成立十周年,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纽约“天国乐团”的全体成员召开了修炼心得交流会。二十四位乐团成员分享了他们在这个项目中,见证修炼的殊胜、法的伟大、师尊的慈悲的心得体会。交流会开始没多久,法会收到了李洪志师父为天国乐团写的诗词。

图1-2:庆祝成立十周年,纽约“天国乐团”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


图1-2:庆祝成立十周年,纽约“天国乐团”召开修炼心得交流会。

图3-4:在法会上发言的纽约“天国乐团”成员
图3:在交流会上发言的纽约“天国乐团”成员

纽约“天国乐团”目前有将近一百七十名队员。此次法会,有四十位加拿大“天国乐团”队员远道而来参加。在发言的二十四位队员中,将近一半都是老队员,跟随着“天国乐团”走过了十年的历程,大家不约而同在各自的心得体会中回想起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师父亲手建立这个项目、带领大家走过的那段幸福时光。

“一转眼十年快过去了,当年经历过的事还是那么记忆犹新,师父的指导,示范,手把手的传授还是那么历历在目。”

“回想当初,每个周末,师尊带大家一起练习,大家积极性很高,一般从下午两点钟开始,一直练到晚上九点半到十点,来去路上各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也不觉得累。”

幸福的经历收藏于心,鼓励着每一位队员走好修炼路、承担起大法弟子救人的责任。修炼路上,吃苦,是一定的。无论是新、老队员,遇到的难关之一就是提高技术,其中的第一步就是识五线谱。

“我第一次拿到印有五线谱的曲子时,真是傻眼了,被吓着了。小时候只学过简谱,可这些五线谱每个音符都象个小蝌蚪一样,怎么区分哪,真是不知如何是好。这对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来说,简直是太难了。”

“对于音乐,我没有什么基础。声部长从什么是四分音符,一点点的给我们讲乐理知识。”

作为一个军乐团来说,每个队员平时的基本功练习是必不可少的。不少队员们遇到的提高技术的另一个难关就是没有地方练习吹号。许多队员都是住在公寓楼,练习吹号影响左邻右舍,只能去外面找地方吹。

“当时正值冬天,我到家对面的公园,人很少,又空旷,我可以使劲吹不用担心影响人。很多次练完号才发现脚冻的都没知觉了,但练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在纽约上州上学,在学校附近租住的公寓不能吹号,所以每天要拎着号从停车场走一英里左右到教室,下课后去音乐练习室吹号,之后再拎着号到下一个教室上课。这一年就是这样来回拎号,把臂力全练出来了。”

“我注意到公交站有加热灯为乘客取暖,我就下班后到车站练,但时常被误解为在乞讨,遇到好心人还会给扔些零钱,也遇到恶搞的故意扔些钢蹦逗着玩,最不可接受的是遇到一个流浪汉伴着我吹奏的旋律乱蹦,后来竟摘下破帽子向乘客要钱。”

纽约“天国乐团”中的许多队员都是身兼数职,要想把在各个项目中的工作做好,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家谨记师尊的教诲,不做劈苞米的“熊瞎子”,克服困难“挤”时间练习基本功。

“时间不够用怎么办?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挤’……反正时间是能挤出来的,你放松一点儿,就会损失一点儿;你抓紧一点儿,就会得到一点儿。就这样,真的象挤牙膏一样挤出一些时间。”

“挤时间练习各种有助于吹号的项目对我的提高非常有帮助,直到现在,我还会在做饭的时候伸舌头,休息的时候听音准,洗澡的时候背谱和练呼吸,开车的时候听曲子练指法。”

对于身兼数职的乐团队员来说,平衡手里的项目,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每每遇到时间上有冲突,不能参加乐团排练,尤其是有可能不能参加游行的时候,对每一位队员来说,都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验。往往,心放下的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发言的队员中,有好几位队员都提到过“病业”关的经历,尤其是发生在参加游行之前几天、甚至是游行当天。在这方面遇到的干扰形式就是,嘴周围起泡,练习吹号时水泡破裂流血、咽喉肿痛、咳嗽、流鼻涕流到手离不开卫生纸、腿痛得不能着地……进而严重到咽口水都痛、喘不上气整晚不能休息、全身都痛,连每根发根都痛、头痛得象是有个电钻要把脑袋钻个洞……

不论身体上遇到什么样或轻或重的干扰,大家都能够清醒认识到这是干扰,从而不受影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同时发正念清除、请师尊加持。

“我开始发正念,绝对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游行,它们不配!临游行前我的脑仁儿依然很痛。当游行开始,我的左脚第一步踏在马路上、‘法轮大法好’的第一声打出来时,瞬间就感到从我的大脑中心向四周,“唰”的一下像过了次电一样,之前的疼痛感全部消失,我心里大声喊着:谢谢师父!”

对于乐团中的老队员来说,坚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坚持做好,就更不容易。几位队员都坦诚的在心得体会中提到,由于遇到各种各样的难关,不止一次的产生了退出这个项目的念头。最终都是因为回想起当初从师父手中接过乐器时的幸福和承诺,使得自己打消了退出的念头,继续走下去。十年,在“天国乐团”,在有苦有乐中走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