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好医生钱厚民被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法轮功学员钱厚民医生,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被绑架、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判刑七年、强制洗脑等残酷迫害,身心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点多带着遗憾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钱厚民生前照片
钱厚民生前照片

“医院的医生都炼法轮功就好了”

钱厚民于一九五五年七月七日出生,毕业于大庆市职工医学院,生前是黑龙江省大庆管理局萨中二医院(油田井下医院)外科医生。作为医生的他却治不了自己的病,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钱厚民身患肾结石、肾囊肿、肝囊肿,高血压,心脏病、冠心病、颈椎等多种疾病。由于病痛折磨使他脾气暴躁易怒,经常发火。随着社会的道德下滑,他曾利用职务之便接受患者家属的吃请和红包(钱)收礼,染上抽烟、喝酒等不良习好。

自从一九九六年一月份修炼法轮功后,钱厚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使他的世界观发上了根本的变化,他所有的病都神奇般的好了,身体健壮,脾气不但变好了,整个人变得善良、宽容、忍让。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且医术求精,提升了医生的职业道德,不再受贿收礼,诚恳、热心为患者服务。还自觉的打扫医院卫生,天天拖地(以前领导叫他扫雪不扫,表示不是他份内的工作)。

一九九八年一月份,有个病人脑瘤手术后,家属为了感谢钱厚民医生,两次送他五百元的红包和服装,都被他真诚的婉言谢绝,他自豪的告诉病人家属:“我是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师父让我们做真正的好人,我不会要你的红包和东西”。而且每次他给患者做完手术后,对请吃、送礼的人一一谢绝,医院领导和同事常说:“钱大夫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患者说:“医院的医生都炼法轮功就好了”。因此,钱厚民医生曾连续被单位评为先進个人。

讲真相遭受种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凌驾于宪法之上,滥用职权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诽谤法轮功,并设立指使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群体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象钱厚民这样的一位好人,好医生,也惨遭迫害。

一、多次非法关押、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操纵中共媒体喉舌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钱厚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单位人到处找他,他从北京回来后,被谎言蒙蔽的医院领导知道他去北京上访,非法罚款他一千五百元。

同年十月六日,大庆市让胡路区勤俭派出所(让胡路龙岗分局前称)片警卢东宇到钱厚民家逼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被钱厚民严词拒绝后,就把他绑架到让胡路区独立屯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已被迫买断工龄的钱厚民医生正在家里。大年正月十三晚上,片警卢东宇以中共开两会为由到他家,让他明天到派出所“有点事”。

善良的钱厚民不知道是骗局,第二天(正月十四)早八点钟到了派出所,结果就不让他回家了,逼迫他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他不助纣为虐,被迫锁在铁椅子上,不许吃饭,不让上厕所。晚上五点钟家属去派出所时,看到他在铁椅子上锁着,再三请求警察把人放下来,这才勉强的给打开锁去厕所,从上午九点钟到下午五点钟钱厚民被锁在铁椅子上长达八个小时。

于当晚六点多又被送到让胡路区独立屯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又转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钱厚民几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由于长期关押和监室潮湿,他患上奇痒的疥疮很痛苦,看守所怕传染其他人,于二零零零年七月被放回家。

钱厚民回家后,片警卢东宇多次打电话骚扰,要求钱厚民每天向他汇报一次,卢东宇不分白天黑夜搅得家人不得安宁,甚至有时到家砸门,野蛮的砸门声搅得四邻不安。钱厚民为了不使受蒙蔽的警察对大法犯罪而遭天谴。

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为避免再被绑架,就流离失所在外,过着动荡不安的日子,有家不能回。而派出所多次骚扰逼迫其家人寻找钱厚民的下落,并伙同医院向家人施加压力,强行克扣家人工资三千多元(后要回)和两个月的奖金,致使家人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造成极度紧张。

二、酷刑折磨、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钱厚民在肇东市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肇东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他的皮带、手表、传呼机及七百多元现金等个人物品被抢劫一空,合计价值一千多元。

不法警察对钱厚民酷刑逼供,没得到他们所需要的信息,就把钱厚民劫持到哈尔滨市公安七处进行更惨烈的酷刑迫害:上大挂、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把人吊起用棒子打腿、塑料袋套头令他窒息,残忍的折磨了一个多星期。钱厚民凭着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使恶徒的邪恶阴谋落空,同样没获得所要的,无计可施,就把钱厚民从公安七处又送回肇东市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被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上旬被送进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从钱厚民在肇东市被绑架到非法判刑送进呼兰监狱,他的家人一概不知,没接到任何人的通知。对他的下落不明,家人经过多方打听查找,十一月中旬得知他被关进呼兰监狱。

家人赶到监狱看望他时,他的身体已被折磨得瘦骨嶙嶙,几乎认不出来,但仍未改变的只有他对法轮大法坚定的心和被酷刑折磨历经七个月时间、还清楚可见手腕上被手铐勒得深深的印痕。

钱厚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队,吃饭时间只给三分钟,超过时间就挨棒打,稍不留神就也会遭打,换衣服、刷牙时间都不给,致使他身上长满了虱子。集训队对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打得死去活来,钱厚民因反迫害被关小号,多次被打骂。

为了强迫钱厚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逼迫他写所谓的“三书”,实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恶人接连一个一个的来对他酷刑折磨,不许睡觉、不给饭吃,拳打脚踢。恶警曾经指使犯人头七天七夜不让其睡觉。二零零四年一月份,钱厚民被关入小号,他在小号绝食十八天,每日遭灌食、插鼻管迫害。

二零零五年元月份钱厚民、刘宇、马宗林等法轮功学员被戴刑具上地环(手铐和脚镣链一起锁在地环上)蹲小号,只能长期蹲着坐着,不能站立,十分痛苦,他们绝食抵制酷刑迫害。刘宇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被迫害致死;钱厚民再次被关入小号。二零零五年下半年,钱厚民因与同修说话,被毒打;十月十二日因看大法书,被恶狱警姜印毒打,双腿被打坏不能行走,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后来有人看到他步履艰难的扶着墙走。

在呼兰监狱钱厚民多次被关进小号,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多次遭受野蛮插鼻管灌食的痛苦折磨,多次遭受人格侮辱和毒打。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钱厚民冤狱期满,七年的时间,二千五百多个日日夜夜,使他身心饱受摧残,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回到了家。回家以后,有两三次不明的连拉带吐,在呼兰监狱曾经吐的全身都出现黄疸。

三、在五常洗脑班遭受折磨

钱厚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从呼兰监狱回到家以后,创伤还未完全恢复好,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大庆油田公司“610”和大庆油田矿区事业部“610”的不法人员,把钱厚民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为了掩盖其罪恶,对外挂牌是“五常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全国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春风化雨”,全是恶煞般的彪形大汉和女人暗藏刁钻的假意伪善,而且限制一切人身自由,整天逼看诬蔑法轮大法的邪恶录像及宣传材料,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用各种酷刑迫害。钱厚民在这里多次遭受各种折磨,致使血压高一百八十,腿脚有一根筋没知觉,就这样洗脑班的残忍帮凶又把他弄到整天黑暗不见光的“里屋”,不给饭吃,双手反铐在暖气管上,使他站不起、蹲不下,痛苦不堪,身体的不支和心灵的一次次摧残,导致他承受不住迫害违心的写了“三书”才给放下来。

钱厚民心里明知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好,由于身心屡遭折磨,此次因承受极限,他违心的写了给自己十几年修炼路抹黑的所谓“三书”后,他感到人格的耻辱与剜心痛苦的难受,对不起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他被折磨的迷迷糊糊的失去了理性,做出了违背法轮大法禁止杀生和自杀的法理,一头撞在“洗脑班”的玻璃上。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就是把好人变成说谎话的坏人,就是人格侮辱的逼迫学员违心的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让人在痛苦中自责,让人消沉、生不如死。

钱厚民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一个多月,致使他身心遭受到极大的凌辱和摧残,回家后情绪一直非常低落,在痛苦中虽然学法炼功,加之在恐怖中、惊吓中艰难度日,使身体状况难以恢复健康,有时出现不适状态,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点多突发心梗,带着满腔的遗憾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法轮功已经被迫害十六年,据法轮大法明慧网站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三千八百七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以上钱厚民所遭遇的迫害经历,也只是千千万万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中的冰山一角。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准民众按“真善忍”做好人,对法轮功学员折磨、虐杀甚至活摘器官,同时以贪污腐败收买各级官吏帮助它迫害好人,导致中国社会道德与司法正义沦丧,国已不国。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已有十二万多之众纷纷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刑事责任,把这个出卖国土、迫害人民的元凶绳之以法,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