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小弟子重返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我曾是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小的时候跟着爸爸妈妈学大法,沐浴法光,在邪恶迫害中,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

长大后,由于课业繁重,放松了学法,对母亲的亲情执着,我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逐渐消沉。走入社会后,深受邪党党文化毒害,追名逐利,迷于物质享受之中,差点走上不归路。幸遇师尊慈悲苦度,现在我又从新修炼

将这一段心路历程写出,希望大人同修们多多帮助昔日的小同修,找回昔日小同修,共同精進,不辱使命。

(一)从小得法有佛缘,品学兼优当模范

一九九八年,爸爸妈妈双双得法。大法使我爸爸绝处逢生,鸡蛋大的脑瘤钙化。爸爸妈妈同化“真善忍”,我们家一片祥和,全家人身心受益。

那时候,我基本上没有吃药打针。有一次全班同学都得了腮腺炎,脸蛋都鼓起来了。我妈妈抱着我读《转法轮》,读完一讲,我的鼓脸蛋就消失了。还有一次三伏天发高烧,在外公家盖了棉被和毛毯还冷的直哆嗦,外公一定要我喝“银翘片”,我喝不進去,全吐了。妈妈用摩托车接我回家,外公要妈妈送我去医院急救,妈妈说没事。被邪党谎言毒害的外公以为我们拒医拒药,气得大骂我爸妈,说要到法院去告他们,信法轮功不给我看病。可是我回到家,和爸爸妈妈一起打坐,炼“神通加持法”才半个小时,就恢复了正常,蹦蹦跳跳有说有笑。妈妈又把我送给外公看,外公仔细给我量了两次体温,才不吱声了。

还有一次,初中下晚自习骑自行车回家,在十字路口的下坡段刹车突然失灵,车子从四十五度的大坡上快速冲下来,四个喝了酒的年轻人骑四辆摩托车开着很大的音乐声在主路上一条线的飚车,与我呈垂直方向。当时我什么都不敢去想,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竟神奇的擦着摩托车的边从他们极速的飚车中穿了过来,安然无事。

因为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我从小就是公认的好孩子。善良,为别人着想,吃苦耐劳。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学习从来不费劲,别人怕考试,我从来不怕考试。小考时,八百多名考生我考了第十五名。中考时,又考上了市重点高中的预录。

小学时,上学放学路上,和妈妈背《洪吟》,读初中高中,下晚自习,还和妈妈一起去送真相资料。课堂上,给老师和全班同学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读初中时,我发正念除恶,初一语文老师不上江××的文章,并在全班大声读我带的真相小册子,“水知道答案”等文章,班主任自己两次把毛魔头的画像取下扔掉。做政治作业和试卷,我从来不写污蔑大法的虚假答案……初三时,邪恶控制着语文老师每天上课都散布谣言,并且直接针对我,把我的作文全部打零分,说是思想态度不对,要求按他的标准重写,并多次在全班攻击我,一次让我把被他批评的作文读给全班同学听,听完后,出乎老师的意料,全班同学拼命鼓掌,班长带头在黑板上写我的名字,写对不起。老师恼羞成怒,一直刁难我。妈妈去他家讲真相,他也不听。

妈妈第一次被非法关押,被灌食迫害,我才十岁。爸爸带我去看守所看妈妈,我指着女恶警,指着墙上写的《八不准》,一条一条的对照,指责恶警们对我妈妈的迫害,要求他们必须立即放人,否则就上法院检察院告他们。大法和师父给了我智慧和勇气,恶警连连说:“放人,放人。”

妈妈第二次被绑架到省洗脑班时,我十五岁,爸爸的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经常神智不清。下晚自习我知道消息后,冒着瓢泼大雨,打车把家中的大法资源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第二天,我去妈妈单位要人。

(二)在迫害中迷失

师父讲:“大法弟子为什么被邪恶残酷的折磨,是因为他们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是因为他们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1],师父还说:“但是,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要干的一切,不断的利用它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直接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1]。

我读的是所谓的“奥赛班”,课业非常繁重,同时我和母亲同修对学习成绩又都很执著,很少去学法、同化法。时间一长,就陷在常人之中。特别是我妈妈被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关了四十多天。邪恶以取消我高考升学的资格、开除妈妈工作籍、直接判刑等卑鄙手段,高压强迫妈妈“转化”,威胁家人将我爸爸送進医院做开颅手术,手术后,爸爸神志不清,智力如同三岁小孩,脾气说来就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骂人摔东西。我的心都碎了。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好人要挨整受罪。我甚至认为妈妈从小叫我做好人都是错的。我爸爸是清官被撤职,我妈妈是好老师被关進牢房。亲戚朋友看着我们就躲。他们不敢申张正义,跟着邪恶指责我们不该学炼法轮功……我按“真善忍”做人,被同龄人当作异类,甚至遭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耻笑……

特别是我妈妈被绑架到省洗脑班的那段日子里,我想把妈妈救出来,就结交了一些“狠人”,不服老师,染上了抽烟喝酒的恶习,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经常出入酒吧等娱乐场所。那真是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迷失了自我,找不到方向,家人和昔日的朋友都不理解,都与我日渐疏远,只有靠酒精麻痹自己,和戴上假面,在陌生人中找安慰。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大家都感到我变了一个人,放任自流,再也找不到原来那个天真善良的我了。

读大学时,因为拒绝写入党申请书,班主任以“政治倾向问题”和“心理问题”为借口逼我退学。

走入社会后,面对金钱物质的诱惑,我更是为了得到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把男女关系也当成一个跳板,经常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爱慕虚荣,追求物质享受。为了出人头地,把自己身体搞得一团糟,挣的钱大多送進了医院。

(三)师尊慈悲召唤,重返回归路

长期的恶习导致我全身都有毛病。鼻炎,咽炎,肠胃炎,神经性皮炎、痛经,例假的血都是乌黑色的,量很少,不规律,四肢无力,经常关节疼痛,腰酸背痛,不出汗,不能晒太阳,不能剧烈活动。长期夜不能眠,一睡着就做噩梦。有时我记起来喊“法轮大法好”,有时什么都不记得。

今年夏天,脸上、脖子上又长满了湿疹,痒痛不堪。由于西医用激素药的剂量加重(长期服用或注射应激性皮类激素会导致类风湿关节炎、股骨头坏死,肾衰竭),而普通的消炎药对我已经不起作用,只有转寻中医保守治疗。中医见效慢,我每天喝中草药、中成药、抗生素和各种增强免疫力的补药,依然每天痒痛难受睡不了觉,身体状况更糟,经过一个多月的睡不了觉,精神上也基本崩溃。至此,我也只好暂时放弃了手上的工作,回家休息。

回到老家,看到妈妈和同修们一个个长得白里透红的,活得那么舒坦自在,每天都乐呵呵的去做好三件事,同修的善良,慈悲祥和,先他后我、自律和忍让感化了我,感到这才是真正的人。

听着大法音乐《普度》、《济世》,我睡安稳了。师父多次梦中点化我。有次,梦见我在危险中,谁都救不了我,情急之中我喊“法轮大法好”,危难消失了。第二天醒来,跟妈妈讲了这件事,妈妈说感谢师父慈悲,还没有放弃我!我又开始从新走入修炼。

(四)不畏万魔重重拦,正念闯关

学法第一天,全身剧痒难受,那真是一秒钟都没停过。学法都是哭着读的。到第二天晚上,我总共才睡了个把小时,难受的我几乎要放弃。同修伯伯说,这是好事啊,这是师父在管你,想想你生生世世造的业,不承受一点怎么行。第三天,我能清醒学法了,开始炼一到五套功法。不断有同修主动来我家带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闯关。

我身上一天一个样子。第三天晚上皮肤大面积红肿、溃烂、流水,洗头时,满屋都是浓浓的中药味。第五天,两只手臂居然神奇的恢复了正常,并且脸上出汗了。房间拖地后,有一股难闻的怪臭味,皮肤上渗出的液体都是腥臭味、药味,手上打过点滴和激素的部位全都翻出来了,是师父帮我向外排药。而第五天,学到第四讲的时候,再一次痒的打滚,没法读法了,痒的我不能控制自己,发正念也没用,我用手乱抓,往墙上撞,整整闹了四个小时,最后精疲力竭。长好的皮肤被我全部抓开,血迹斑斑。到这个时候,我已经连续五天每天只睡了一、二个小时。人真是要崩溃了,哭着求师父说,我不想放弃,怎么办啊?

同修甲说,放下一切心,师父要管你。同修乙带我背“主意识要强”[2],排除思想业的干扰。同修丙也是叫我多学法,法中一切都有答案。妈妈说,无论多么难受,都是师父承受了大部份业力后剩下一点点让我自己还的,考验我的正信的,无论多么难受,都要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又经过两天学法,我已经看到让我身上难受的是另外空间的小虫子,黑压压的一片蜘蛛,源源不断的往我身上攻。我们意识到,这除了消业外还有邪恶迫害。

师父给我推的真是快啊,二十多年的顽固性湿疹,居然五天恢复了嫩皮。然而邪恶疯狂的阻拦不让我修炼,给我造成非常严重的病业假相,到今天已经连续八天一秒不停的痒,晚上更厉害,不让我睡觉,每天就睡一、两个小时,还是在精疲力竭中睡去;不让我学法,痒不起作用就让我迷糊,干扰我的主意识……那过程真是非常痛苦的。

师父讲:“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3]。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旧势力还在疯狂的阻碍,妈妈出现肚子痛的严重病业状态,而我痒痛非常,人的想遮掩的心,怕人知道的心又在保护这些败物,阻止曝光它。但我下定决心,要曝光它,走出死关。最终还是正念走了过来,写出来,已经感觉好很多了,走出了那个阴暗的心理。

师父说:“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2]就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去修,把自己交给师父。

引用师父《洪吟三》中《寻》:“迷迷尘世路 尽把苦难布 来前本是天上王 寻 为法来世间 要精進 别误登归步”,与同修共勉。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