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女交往中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八日】作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想在男女交往方面谈谈我的修炼体会。

转变观念

今年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一协调同修介绍了一位外地男同修A与我认识。因我和A全家都是修炼人,所以两家人一见如故,当即定下了亲事。我和A刚认识时,并没有太动情,就是一种顺其自然的感觉,就觉得应该是我们在一起。当时因为我们身处异地,联系的少,心也放的很淡,所以我三件事都没有落下。可是随着认识时间的增长,联系多了,我头脑中冒出了一个人的观念没能排斥它,那个念头认为这是在谈恋爱吗?没感情能在一起吗?

师父说:“有些人练功的时候,思想不正确,符合了它的想法的时候,它就来教你。一正压百邪,你不追求的时候,谁也不敢动你。你要是产生邪念,追求不好的东西,它就来帮你,你就修到魔道上去了,会出现这个问题。”[1]

果然念头一不正,假相就来,事态就随着念头变化。随后,我和同修A联系增多,感情升温,我有时有意无意就会想起他,其实这已经是对我的干扰了,可是我却没能引起重视。之后一天晚上,我们聊天到半夜两点,聊的时候就有个念头冒出来说,反正明天周末,可以多睡会,就别起来晨炼了,我当时也认可了。结果早上八点起来后就感到腰酸背痛,下午出门讲真相时就摔了个大跟头。

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不能再滋养情魔了,大法弟子不是不能结婚,只是需要转变观念:婚姻不一定要靠情去维持。我告诉自己在相处的过程中一定要走正,时刻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我们不是来过常人日子的,我们结的是神圣的法缘,所以我们在一起应该更加精進,不能耽误彼此做三件事才对。

我意识到之后就发正念清除我们空间场上情魔的干扰,发出之后我顿时感到自己的空间场天清体透,然后我就真的感到对A的情淡了。之后在学法时师父给我展现了很多法理,指导我如何看待情。我和A也减少了不必要的联系,一般联系时也多是鼓励对方多讲真相、多看书。我真切体会到了没有情也能在一起的殊胜和美妙。

排除诱惑

一天,A带着他的表弟B来找我玩,我第一次见到B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B很单纯,性格也很外向,很招人喜欢。当我得知B小的时候曾与母亲一起学法,但是长大后却渐渐脱离了大法,我觉得很惋惜,就给他讲我从新走回到大法中的经过和感悟,讲我们要珍惜得之不易的修炼机缘,讲我们下世前曾相互叮咛要一起回家。他听的很认真,眼眸中闪着泪花,他当场表示要好好学法,我真是为他感到高兴。

那一晚,我们聊了很多,奇怪的是,面对男友A和表弟B,我感到和B更交心,而A似乎离我很遥远很遥远,冥冥之中我总感到我和B前世可能有过情的纠缠。之后一天,B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今天有雨,要记得带伞;又过了两天,B亲自给我送来很多好吃的。这时我才开始警觉了,理智的一面告诉自己:这是假相,不能陷入情中,B的出现和他的表现是对我修炼的考验;可是被情带动的一面却告诉自己,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意识到从对方空间场中感受到的情正是来自我自身空间场中情的反应。正是因为我对B有好感,情魔才利用他钻我的空子,加深我的执著,让我陷入不正当的关系中,想毁我们所有人。如果我的场很正,没有漏可钻,B也不会如此表现。我喜欢别人捧着我、恭维我,邪恶就利用B嘴甜会来事的特点投我所好,让我动心。虽然我知道我和A这种淡如水的感情才是比较好的,可是人心不满足啊,我的虚荣心、不知足的心和不负责任的心都在害我远离A而接近B。如果我没有及时归正自己,随着情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识破了邪恶的花招后,我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我怎么敢对除了男友之外的人有非分之想呢?念头一出就该及时刹住。可为什么我明明选中一个自己满意的,看到更好的又动心了呢?为什么我觉得什么好东西都是属于自己的呢?为什么我就不知道满足呢?这不就是贪心吗?

我突然想起最近家里打算买灯,本来之前已经看好了一个,可是之后不经意间又发现了一个更好看的,我就想买第二个,可父亲坚持认为第一个好看,要买第一个。我就想不通了,明明是第二个好看,他怎么会认为是第一个好看呢?最后没办法,买灯的计划就搁浅下来了。现在我明白为什么父亲要坚持买第一个了,师父借买灯这件事在点化我不能贪心。第一个是与我有缘的,是属于我的;第二个哪怕再好看我再喜欢,它是属于别人的,不是我的。我能和某人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需要结缘了愿,怎么可能根据人的喜好和想法改变了人生道路呢?

当我归正自己的念头后,B再没主动跟我联系。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切,谢谢师尊!

无条件向内找

在我的择偶观念中,我喜欢阳刚果断的,可偏偏A的个性很柔弱,像个女孩子;我本想找个修炼精進的,可A的修炼状态并不好,学法炼功都不能得到保证。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对方的不足都暴露出来了,我看不上他的心越来越强烈,压制不住,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感到十分厌恶,最后发展到让我无法忍受的地步。我感到自己在一个厚厚的壳里面很压抑,明知这种状态不对,但就是突破不出来,自己痛苦的不行。

我知道该冷静下来找自己的问题了,于是有一个看似向内找的念头打给我:你为什么一定要跟他结婚啊?你是不是看上他人中的所谓条件了?你不找他不是也能修炼吗?我顺着这个念头想下去,动了不想在一起的念头。

我告诉父母同修我的想法,又罗列了很多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的他的很多“缺点”。父母同修并不赞同我的想法,反而说了很多A的好话,我觉得很委屈,我为什么要找一个我觉得并不合适的人结婚啊。于是我找到一个新婚不久的年轻同修C去交流,C也极力劝我,她认为我和A很合适。C说问题出在你这,你就好好学法求求师父吧。

第二天中午,我不经意间翻开《精進要旨三》,师父的经文《致欧洲法会》映入眼帘,虽然以前背过,可今天再一看,句句都象在说我:“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谁太常人了、谁和自己总是过不去了、自己的意见总是不被采纳了,因此什么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都不干了,甚至一气之下不修了。你真的不知是在给谁修吗?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著吗?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

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不就是把眼睛盯在同修A身上了吗?A的出现就是我修炼中必须要走的路,是来帮助我提高心性修去执著的,可我却因为没有放下对所谓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把个人的事看的太重,认为找对像就要找个符合自己观念的,谈对像就是要看看彼此适合不适合,于是在相处过程中就想让对方改变,不合自己心意时甚至想逃避,重选结婚对像,想改变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环境,人为的给自己安排修炼道路,所以在相处过程中完全没有修自己。自己深刻感受到陷到人中很痛苦,真是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心和眼睛放到别人身上时,满脑子都是别人的不是,别人怎么做都不对,自己振振有词的特别有理,其实已经是钻到牛角尖中出不来了。看不上别人时表现出的不屑,自己不快乐,别人也感到受冷落。向外看的这个场真是不善。

当我平静下来无条件找自己时,我发现我所看不上A的所谓缺点都是我所欠缺的,或是说是我需要修而没修出来的。我觉得他个性不够阳刚,做事没主见,可是修炼不就是要放下自我吗?我觉得他说话枯燥,不会哄我开心,这不正暴露出我的虚荣不安份吗?我觉得他太小孩子气不男人,那不正说明他单纯不圆滑吗?问题真是出在我这啊,我观念上喜欢的很多都是变异的、魔性的和非传统的,自己不注意修去还希望别人也如此,太可怕了。

当我扭转了观念,我发现他依旧话很少,可是他对我的关心都体现在行动上了;我发现他仍然没主见,那是他能放下自己的见解,而去尊重我的选择;我发现他依然不够阳刚,因为他把自己摆的很低,而把我摆的很高。

当我把眼睛从A“太常人了”转到自己身上去修自己时,A竟渐渐精進起来了,原来问题的根源不在A,真是自己的心在挡着对方在提高啊。

这时我才看到,这哪是什么我在选择对像啊,这明明就是修炼的一关啊。顿时我感到豁然开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认识到了,心性提高上来了,关也过去了,层次也提高了,修炼真美妙啊。

修炼后,我悟到为什么神定下一男一女结为夫妻,因为阴阳为最佳搭配,能相互弥补。女人的特性就是阴柔、内敛,男人的特性就是阳刚、外露。我意识到要想走正婚姻这条路,在这过程中就要放下自我、修出女人应有的贤惠、柔美等品质,给未来新人类留下参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