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要在诉江状上签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

一、“给我留一个签名的空地儿”

法轮功学员华写好了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告诉不修炼的丈夫:“我起诉江泽民了!”丈夫说:“早该起诉他了,早该让他偿命了!”

打印好控告状该签字了,华打电话问在上班的丈夫:“你要不要在控告状上签字?”她丈夫说:“签!你给我留下个签名的空地儿,我回去签。”

二、咱得佩服人家法轮功

几个老头围着一张“起诉江泽民”的不干胶看,各自发表意见:

老头A:“这是法轮功干的事。”
老头B:“这法轮功敢起诉江泽民,你有没有这胆?你敢不敢起诉江泽民?”
老头A:“我去起诉他?我吃饱撑的!”
老头C:“咱得佩服人家法轮功。你看江泽民当政这些年干啥好事了?那么残酷迫害法轮功,而且这些贪官都是他带出来的。”
老头D:“你不佩服人家还不行,你说这些贴,有人揭下来,人家立马就粘上。”
老头E:“楼道里那些(真相)小册子哗哗的发。”
……

三、“我看谁敢揭!”

某小区凉亭里几个老头在玩麻将。凉亭的柱子上贴着一张“全球起诉江泽民”不干胶。

其中一个老头看见了,说:“又是法轮功干的”,说着就要去揭。另一老头说:“你看见法轮功贴啦?我看谁敢揭!”说完,麻将也不玩了,就在那看着那张不干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