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截瘫修大法得救 遭迫害二次瘫痪

哈尔滨刘雅琴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现年五十九岁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刘雅琴女士,曾经是位高位截瘫的危重病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得以康复。而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她遭到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再次被迫害致瘫痪。

刘雅琴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一个月后,刘雅琴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收到最高检察院已签收的短信回复。

以下是刘雅琴女士在《刑事控告状》中陈述:

一九九三年底,我被医院确诊:急性脊髓炎,高位截瘫的危重病人。我在中日友好医院住半年院,出院时只能挪动,不能走。回家不久,发现丈夫有外遇了,我的精神几乎崩溃,多次想自杀结束生命。

一九九九年,偶然到朋友家看到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当我看完这本宝书,绝望的我找到了生的希望!开始炼动功我站都站不住,坚持半个月就好了,三个月后能慢慢行走,半年后我已经无病一身轻,不但能正常行走、生活完全自理了,原来患有子宫囊肿、神经性头痛、胰腺炎、咳嗽也全都好了。我的幸福与喜悦无以言表!

经过修炼,我整个人都变了,改掉了说谎话、脏话的习惯,遇事都能向内找、修自己。去掉了对丈夫的仇恨和报复心,丈夫提出离婚,我也平静的接受。绝望的我变得豁达开朗,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生的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作为亲身受益于大法的我,于当天去省政府上访。省政府门前聚集大量军警,他们佩带刀枪和盾牌,面对着手无寸铁的修炼人,把我们强行遣返。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去北京上访,被便衣劫持到驻京办,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才被放回。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平静过,街道居委会经常来家骚扰,警察砸门,他们雇人监视我,我承受到了极点,就离开家开始漂流的生活。“610”人员找不到我,就去找我的女儿, “610”人员还住在我女儿的对面楼监视,给孩子身体和精神造成很大伤害,无法正常生活,经常偷着哭,她男朋友也因此和我女儿分手。

二零零六年四月末,我被绑架到哈尔滨鸭子圈,一个多月后送万家劳教所,经公安医院体检拒收又退回拘留所,一个多月的迫害,致使我第二次瘫痪,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大小便失禁,后又强行投送万家劳教所,当时我被警察连背带抬地弄到车前,有个警察说:“这样能收吗?”另一个却说:“上边有话死了算自杀。”劳教所的人一看我这样,都急了说:这都啥样了?还给我们弄来!

在非法劳教期间,我被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腿脚膀肿,穿不上鞋,吃饭不知饥饱,排尿排不出来,憋得肚子要爆炸!心脏也特别难受,头发也白了,生命垂危。

后来我通过炼功,慢慢的能尿了,腿也慢慢消肿了。劳教所里的人包括狱警,都在议论我没吃药,人都快不行了,怎么好转了呢?觉得不可思议。

一年半的非法劳教迫害,家人为我担惊受怕,年迈的母亲无论刮风下雨,每天都一个人站在道口等啊、盼啊!盼望我能回来!可是在我还有二十多天就出狱时,母亲却再也坚持不住,永远地离开人世了!

我回家后,居委会书记常来骚扰,逼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610”在我家楼下专门安装监控器监控我。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房子卖了,从此过着居无定所、经常搬家的飘摇不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