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被迫害、四子女遭判刑 董淑兰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现年六十七岁的董淑兰女士近日通过EMS特快专递向最高法院邮寄控告状(已妥投签收);又通过网络向最高检察院投诉,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导致她一家八口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其刑事罪责,将此元凶绳之以法;恳请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董淑兰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中有家不能回,多年流离在外,多次遭警察骚扰、非法拘留一次、关洗脑班一个月,非法劳教三次、遭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如:被野蛮灌食、灌盐水,拳打脚踢,坐老虎凳、关小号、不让睡觉,用手铐将左手吊在杠子上,脚尖刚刚能碰到地面的长时间吊铐,电棍电击脖子、前胸、脸部,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不炼功的“五书”,每天被强行奴役劳动十六七个小时等。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董淑兰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共七人同时遭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610”伙同莲花派出所及通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野蛮殴打,抄家。在派出所关押一宿,警察逼迫大女婿、未修炼的儿子、儿媳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放人。三人第二天才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四人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

以下是董淑兰女士陈述遭迫害的事实经过:

患世界罕见绝症等死 幸遇法轮大法获重生

一九九六年四月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更是我人生路上生命重大转折的时刻。初春的四月,大地复苏,枝柳发芽,万事万物都呈现着生机勃勃的气息,春暖花开,人们都走出家门分享着大自然给人们带来的美好!可我却蜷曲的躺在床上,叹息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就要抛下四个儿女而暗自流泪。

这些年来为了求生,治病住遍各大医院的那一幕幕又展现在我的眼前……

身患多种疾病的我,肺结核、脓胸、(做大手术左侧摘除五根肋骨)、胆结石、肾结石、颈椎、游离肾等,最后又患上了世界罕见的病,叫作“恶网”,就是骨髓里的网状细胞恶化,它比恶性肿瘤、白血病都严重。看“专家”、“教授”,住遍各大医院都无法医治,根本治不了,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属医院将我介绍给天津血液研究所,国家拿我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债太多,没有希望了,装老衣服都做好了,绝望中就等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这时经人介绍,有幸喜得法轮大法,看了一遍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后,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为什么会得病,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重要,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通过学法炼功,心里一天比一天亮堂,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不到一个月,久治不愈的十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干活有劲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心情舒畅,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从内心感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丈夫看到我的变化非常高兴,见谁都说:老伴变了,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法轮功真好啊!因此丈夫也走入了修炼,不抽烟也不喝酒了。三个女儿也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我们一起学法,一起炼功,按照法轮大法最高法理“真、善、忍” 修心向善做好人。家庭温馨、祥和。我们全家因为修炼法轮功而生活在幸福之中。

邻居、亲友们看到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功真神奇,为此,有十多人走进大法中修炼。

下面这张母女照片是一九九八年留影,那满脸的笑容透着内心的幸福与喜悦!

左起:大女儿刘红辉、母亲董淑兰、二女儿刘红艳、儿媳、小女儿刘红霞
左起:大女儿刘红辉、母亲董淑兰、二女儿刘红艳、儿媳、小女儿刘红霞

做好人三次被劳教 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整个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诽谤师父和大法。我心里非常难过,我就向人们讲述我身心受益的事实,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江南桥头炼功洪扬大法,被非法绑架到吉林市市政府院内,被莲花派出所押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因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书又被劫持送到洗脑班一个月,罚款一千元。之后被莲花街道,华书记、居委会主任、派出所指导员关鹏等多人,长期监控,并经常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绑架到天安门附近派出所审问。我报了地址,被送往吉林驻京办关押一个星期后,由吉林市莲花派出所警察关鹏押回,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灌盐水,迫害的吐血,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春女子劳教所严管六大队遭受迫害,在非法劳教期间,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整天放高音喇叭。强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拒绝写不炼功等“五书”,孙管教和李大队长就拳打脚踢,靠墙站立,用电棍电我的脖子、前胸、脸部,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每天坐小板凳,强行奴役劳动(十六、十七个小时)等。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三年冤期满我回到家中。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我在朋友家,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国保大队和山前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这次因为不穿号服,不写“五书”,被管教王丽慧电击,用电棍电我人中部位,人中部位被电出了血。并加期十五天。二零零六年四月回到家中。

同年七月份,我的女儿刘红霞在吉林市日杂批发城内自家经营的文化用品商店被山前派出所警察野蛮绑架,之后把刘红霞劫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由于刘红霞不放弃信仰,几个月以来,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家人去看女儿,每次去都不让接见,突然马上就让接见了,并安排合餐。当在餐厅接见女儿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连光日(曾多次找到他要求正常会见),到餐厅说要和我谈话。我不配合,想马上走,刚走到楼下登记处时,连光日一把抓住我,并把我推倒在地,然后给吉林市船营区刑警大队打电话,骂骂咧咧说:你们快点来,人我给你们抓住了。过一会,船营刑警大队几个警察恶狠狠闯进屋里,硬是架着胳膊,一人拽一条腿把我拖出二百多米远,衣服都被磨坏了,把我拖到警车跟前,硬是把我塞进警车,在挣扎的过程中,我左手无名指的指甲几乎弄掉下来了,到处是血。我被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刑警二大队。到那后,下午三点钟左右就把我扣在老虎凳上。

晚上八、九点钟,进来三、四个警察给我拍照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气势汹汹说不拍了,到半夜又来了五、六名警察打开老虎凳把我拖到另一个屋,我看见墙上有根铁管子,铁管子上有好几个手铐,墙上有血迹,这时一个警察说:“你看见这个铁杠子了吗?比你厉害的人都没逃过这个刑具,你认识刘宏伟吗(法轮功学员)?你要不配合就给你吃摇头丸。”一会儿又来几个警察,问我儿子、媳妇、女儿家的人都叫啥,说孩子爸叫什么名,家住在哪,(意思就是他们什么都知道)。我不说,他们就强行把我左手用手铐吊在了墙上的杠子上,脚尖刚刚能碰到地面,不知铐了多长时间,过程中他们还强行按两手手印,让我认罪。强按完手印后又被吊铐了很长时间,后来又强行让我坐了一夜的老虎凳。第二天下午找来三名犹大给我洗脑,犹大说让我写个不炼功保证书就把我接回去,说让我上她家,三名犹大轮番表演直到下午四点,见我执意不写,她们都气急败坏走了。

晚上十一点多,警察把我送进看守所,因我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管教因我不放弃信仰用脚踢我,用电棍电我手,把我关到小屋,被包夹黑天白天看着,不让我跟别人说话,不让下楼吃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没一点人身自由。上下楼吃饭只有十几分钟,根本吃不完饭就得回来,近二十天后下车间干活,强行加班,每天干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就说给加期,不让家人接见。因我女儿被劫持在另一大队,怕我看见女儿,走路,吃饭都叫人看着,连坐的位置都给我调了好几次。

全家七人遭绑架 四子女被冤判入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610”伙同莲花派出所和通江派出所警察同时绑架了我的三个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共七人,均遭野蛮殴打,抄家。劫持到派出所关押一宿,逼迫大女婿、儿子、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让回家。第二天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当时,关鹏领一伙警察骗开大女儿刘红辉的家门强行闯入,将大女儿刘红辉和正在姐姐家的妹妹刘红艳同时绑架,警察用胶带将姐妹俩的嘴封住后又塞进卫生间不让动一下,进行野蛮抄家,疯狂将家里能拿走的所有财物:家用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全部掠走,并掠走家里的一万多元现金。

另一伙警察闯进儿子家中,声称儿媳炼法轮功(儿子和儿媳未修炼法轮功),并野蛮殴打儿媳,儿子上前护住妻子也被野蛮殴打,连儿子的岳父岳母也被警察推搡、质问。并抢走家中孙女学习用的电脑,(至今未还)。接着强行带走儿子和儿媳。孙女打电话给姑姑刘红霞哭诉爸妈被警察绑架经过。小女儿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得知哥嫂及姐姐刘红辉、刘红艳被绑架后,通知上夜班的姐夫见面时,由于电话被监听,被早已等候的警察将其三人蒙住头野蛮殴打,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宿。逼迫大女婿、儿子、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骂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否则不让回家。三人第二天被放回。女儿刘红辉、刘红艳、刘红霞和丈夫李广军四人被非法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都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

一夜之间七个孩子被非法抓捕,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什么样的打击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为躲避被抓捕,我不得不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真正无家可归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怕再受牵连,儿子、儿媳不敢和我联系,怕再遭迫害。亲友们都不敢收留我,只有修炼的人收留我,而且他们还要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真的是好难啊!四个孩子在看守所里不知道怎么样,心特别疼,苦不堪言,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几天后才知道我自己的家(租房)也被洗劫一空,经查证,是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伙同莲花派出所警察利用非法手段闯入我家中,将家中三千多元现金、一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三部手机、师父像片和大法书籍等全部抢走。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流离在外的日子,每天都牵挂关在看守所里的孩子,四个孩子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将近一年后,都被冤判。大女儿刘洪辉被非法判五年;二女儿刘洪艳被非法判四年;小女儿刘红霞被非法判三年;小女婿李广军被非法判四年,均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吉林省公主岭监狱。

四子陷冤狱 刘红霞夫妇再遭迫害

小女儿刘红霞与丈夫李广军因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崇高信仰、在这场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里,曾多次被骚扰,多次遭绑架迫害。刘红霞曾被非法拘留两次、关洗脑班四次,劳教一次,因不放弃修炼被加期迫害。丈夫李广军两次被非法劳教,现在夫妇俩双双被冤判入狱遭受迫害

孩子们被关押迫害,我流离在外的这段日子诸多的苦楚无法言表。日夜盼望的孩子们自二零一四年末至二零一五年初,都相继从冤狱出来了,大女儿是假释出来的,二女儿和三女儿是期满回家的。

我丈夫从一九九九年迫害一开始因害怕就不修炼了,而且又开始抽烟、喝酒了,还经常喝完酒耍酒疯,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住到一个有夫之妇的女人家不回来了,二零零九年得小脑萎缩说要回来,我不记他的过错,接纳了他,可他住了几天又走了。几天后我接到法院通知,他以我炼法轮功为由起诉离婚(他回来的目的是了解我的住处写起诉书)。这场迫害使一个好人,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人。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建立在谎言上的迫害,毒害了众多人士,使众多世人对大法犯罪。谎言、诬陷、和暴力摧毁着人们的良知,摧毁了整个社会的道义、良知。

我之所以起诉控告江泽民,不是为我自己,因为我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普通一例;起诉江泽民,是为了让他的谎言全面曝光,从而正本清源,洗刷冤屈,还大法和大法师父公正与清白,同时驱除人们心中被强加的谎言毒素,让人们正面认识法轮功,让每个人都能公正的享有法轮大法福泽的机会。

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