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西市于占英老人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我叫于占英,今年八十岁,我的丈夫退休前一直供职于二十六军七十七师炮团,曾参加过“朝鲜战争”、“国共内战”,渡黄河,过长江。先后立过二等功二个、三等功十六个,奖章无数,每年都被评为劳动模范。(编注:中共把军人和百姓当炮灰发动这些战争,是为了争夺和巩固其邪恶政权。)

一、一家的困境

长期积劳成疾,丈夫得了心脏病。一九九六年退休,转到山东省莱西市。为了治病,我们花光了多年的积蓄,病没治好,还欠下五、六万的债。

一九九七年三月丈夫去世后,我的经济压力很大,当时,一双儿女都下岗了。我也失去了经济来源,无奈,我拿着病历和住院单据,去二十六军寻求帮助。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领导们都以各种借口推脱,没有人管,愁得我一个劲儿的哭。一位小伙子过来说,大姨,走吧,哭也没有人会管你。(编注:中共拿军功章欺骗军人为其卖命,但并不顾惜这些军人及其家属。)

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如果眼前有口井,真能跳下去。当时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头痛、腰椎盘突出、血压低等疾病,真是度日如年啊!

二、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

一九九八年有人向我介绍法轮功,因为识不了几个字,开始没当回事儿,后来,我知道了这是佛家修炼功法,很感兴趣,就学了起来。

我只進过识字班,只认几个简单的字,学习大法书很困难,我让同修到我家学法。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学,经常夹个纸条做个记号,慢慢的大法书我几乎都能通读了,能理解很多了。

伴随着炼功,我的病也都神奇的好了。我每天学法、炼功。

到现在我都八十岁了,一直很健康,也不用别人照顾。儿女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非常支持我修炼。

三、为法轮功上访,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听说天津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关押,我去北京上访,三次都被截了回来。一次,走到平度被警察半路截回,关進了收容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在威海的女儿家,看到电视、报纸等媒体诽谤师父、污蔑大法的新闻,电视每天二十四小时播放。几天后,我离开了女儿家,回到莱西。我刚走,女儿家就被好几辆警车包围,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警车,如临大敌,就因为他们知道了女儿家住着一个大法弟子,听说他们把我当作跨地区法轮功“领导”,惊动了市、省及北京的国安、公安。当天,我回到莱西的家,晚上十一点多,莱西公安局政保科的沈涛非法到我家绑架了我,关進了收容所。

我一个不识几个字的老太太,就因为学了法轮功,修心向善,让堂堂的各级国家机关出动这么多警力,又是包围女儿家,又是把我关押,值得吗?我能怎么的?真是可笑至极!

一九九九年九月,记得是中秋节前夕,我又被非法关押在莱西收容所,几天后,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我和一起被非法拘留的同修--莱西市人民医院医生李红香、护士居瑞红、粮所职工陈玉香、马连庄镇宗格庄腾达、王永虎等,被逼迫剥花生皮,手都被磨起了水泡,很疼。还被迫给警察洗被套、床单,男同修被指使打扫私人刚刚装修好的房子卫生。我们是莱西第一批被非法拘留迫害的大法弟子,当时拘留所李所长直喊:“这帮儿人两样儿,这帮儿人好!”听李红香说,后来,拘留所所长和指导员都找过她给自己的亲属看病。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要去北京上访,走到望城,被警察截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抓住,同时抢去我们带的横幅,先是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后又送到石景山派出所,关了几天后,被莱西警察劫持回当地,关進莱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我去北京上访,被前门派出所非法绑架,第二天转到青岛驻京办事处,送到城阳。当时还通知了家人,家人立即去了北京,没接着人。我又被送到莱西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我在街上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被举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和沙岭村的大法弟子李福玲、王金月、葛连合(现三人均已被迫害致死)关在一起。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莱西城区老年女法轮功学员王桂芝和我在月湖西大门讲大法真相时,被莱西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水集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了一天,并被抄家抢劫。

这些年公安警察对我的多次绑架、非法拘留、抄家等,给我及儿女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灵创伤,我老伴的在天之灵看到他全家遭到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共产党如此残酷的迫害。望世人看清邪党的罪恶,远离邪恶,选择光明与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