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伴发生争执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前几天,我未守住心性,因一事,与老伴发生争执。开始,我还没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只说了几句,看他满身是理的样子,便不理他了。谁知他得寸進尺,倒打一耙,故意曲解我的话,拿不是当理说,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我告诫自己是修炼人不和他一般见识。可是越听越来气,火憋不住,就和他吵了起来,出口不逊,啥解气说啥。

吵完转身回自己屋,一抬头看见房门四周的白墙上趴满了各种颜色的奇形怪状的生命体。我心一惊:气也消了,火也灭了,恨也没了,恶也跑的无踪影了。我知道我错了,背离了宇宙“真、善、忍”特性,没有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心不正,才招来这些不好的东西。随着我心性的改变、提高,趴在墙上的那些乱七八糟怪异的东西一瞬间都消失了。其实吵的时候,心里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和他吵。还想就吵这一回吧,压压他的气焰,太嚣张了,憋了这么多年,以后再不吵了,让他知道厉害收敛点。

我真是明知故犯,可见我的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该有多强。表面的忍是做给别人看的,是假忍、假修。那些不好的东西并没有去掉,而是积压在心里了。积攒到一定程度,那隐藏的报复心一起,就要给对方点颜色瞧瞧,于是就象火山一样爆发,不可收拾,太危险了。

由此让我想起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改过善神随》:

过去有一个叫阮自实的人,痛恨一个姓缪的人负德,天刚亮就磨刀,想去杀他。刚好路过一庵,而庵主轩辕翁是一位有道之士,见阮自实前往,有奇形异状的鬼数十个跟着他,各持剑戟,气势很凶恶。不一会儿阮自实又回来了,有金冠玉佩的人百余跟随他,那些人擎蟠掌盖,和容婉色,表情很安闲。

轩辕翁心里很疑惑,天亮去问这件事,阮自实说:“那个人欠我很多债,既不偿还我,我又遭到他诟骂,早上去是想杀他,转而又想他虽然负了我,而他的妻子有何错?而且他还有老母,如果杀了他,是杀了他一家,于心不忍,于是饮恨而归。”

轩辕翁祝贺说:“你将有厚禄,神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于是说明来的原因,阮自实更加勇猛向善,于是登第,位至卿相。(《命相真谛》)

当时读此文时,并未多想,今天有其类似经历后,自有一番感慨。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不论什么原由,都是生恶念恶鬼相随;生善念善神相随。常人尚且如此,何况修炼人呢?

联想到师尊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和《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两次讲法中都提醒、告诫过弟子不要有人的报复心。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决不能有报复心,这一点一定要警觉、牢记。一个心里装着恨、装着恶的生命决不会成为高级生命。我对修炼人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故事到此并未结束,吵架后的当天我就向师父认了错。有句话反映到我脑子里“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说声对不起。”可是我实在不想跟老伴说“对不起”。我知道作为弟子,得听师父的话,得按法的要求做。不说不对,就拖着。一天没拖过去,就嗓子疼了,牙也疼了。拖到第三天,我开始找自己了,真正的明白了错在自己。于是很诚恳的对老伴说声:“对不起,是我错了。”

错了要改,改得见之于行动才行。

今天写出来,提醒自己与同修。任何时候,修炼人都要以慈悲为怀,善念善行,善待他人;一定要修口,不能再与人争吵;更不能图一时痛快,逞口舌之能。不但失德、造业,还会招来不好的东西。为自己修炼的精進,为救更多世人。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1]。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