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登门闻真相 不愿再骚扰

诉江浪花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吉林省某市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因控告江泽民,被警察、社区人员骚扰甚至绑架。但经过这么多年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很多警察已经清醒,不再盲目追随江集团做坏事,有的只是走走过场,有的还尽己所能帮助法轮功学员。

我拽着警察讲真相

一个警察到我家,手里拿着我的诉江状原件进屋就问:“这是你写的吗?地址都是你自己写的吗?”我答:“是。”警察说:“字写得挺带劲(方言,就是字写得很漂亮)啊!”又问:“谁让你告的?”我答:“不是说‘有案必立,有诉必应’吗?”

我对他说: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从不轻易相信什么东西。但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整个世界观、人生观都变了。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法轮大法就像一盏明灯。师父让我们修真、善、忍,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真善忍是无私的,无私才能快乐……

警察急急忙忙往外走,我追着他说:“你不要迫害法轮功,我希望你以后看到法轮功学员不要去迫害,能保护就保护。如果要迫害法轮功,你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我拽着警察把这些话说完,他才下楼了。

在楼下,警察遇到邻居。邻居说:“法轮功这些人太好了,太让人感动了,他们做的事太振奋人心了。”警察更无话可说了,匆匆离开。

“搜查什么?没有就没有了呗!”

两个警察到我家。其中一个问我:“你写控告信了吗?”
我说:“我写了。”
警察:“你和谁联系写的?”
我说:“没跟别人联系,我自己写的。”
警察:“你有没有宣传资料?”
我说:“没有。所有资料都让你们搜去了,没有了。”
警察:“你有没有书?”
我说:“有!”
警察:“你把书交出来。”
我说“不交!我给你,我学法学什么?!”
警察:“你的控告信在哪打印的?”
我说:“我不能告诉你。我告的是江泽民。其实你们都是受害者,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上边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法轮功要是不好能弘传全世界吗?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对你们有好处。”
警察:“问你的问题你不说,不说就不说吧!你写这信把你自己的身份都暴露出来啦,你不怕吗?”
我说:“不怕!我怕我就不写了,我把所能证明我自己身份的证件全都印在信上了。”
警察自语说:“现在光我们这块有这么多写控告信的,全国差不多能有上万了吧?”
我说:“上万?现在已经十六万多了!”

这时另一个警察接了一个电话,很快又来了两个警察,但没进屋。

警察问:“你能双盘吗?”
我说:“能!”我当时就双盘给他看。屋内警察看我双盘,就和屋外的警察说:“他这一盘经络全打开了。”

警察又问:“你写信有几分把握?”
我说:“百分之百吧,这是老百姓的权利。”
警察:“那你有回执吗?”
我说:“有!”
警察:“你什么时间邮的?”
我说:“你手里不都有吗?我头一天邮的,第二天下午就收到回执了。”
警察问:“怎么回执的?”
我说:“高检往手机上发的短信。现在办事效率高,过去一年办不了的事,现在一天就办了。”

又一个警察说:“一会搜查。”另一个警察说:“搜查什么?没有就没有了呗。”说完都离开了。

警察压根没进屋

一群警察拿着我邮寄的控告书原件问:是不是你邮的?是不是你写的?我说:是。警察又问:为什么现在控告?谁给你写的?我说我自己写的。我随之又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

警察让我交大法书,我不给。他们又找来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只在门口亮了一下工作证,根本就没进屋。过了一会都走了。

“你的上级是谁?我告他去!”

警察打来电话问:“你写控告了吗?”我说:“写了。”“你为什么写?”我说:“江泽民迫害我,我就控告他!”

警察说:“你的控告就在我这呢!”

我说:“不对啊,我的控告怎么会在你手里?你是北京来的吗?你办这个案子吗?”

警察开始支支吾吾:“不是,上边让我问。”

我说:“我的控告是受法律保护的。你这是违法的,根本不符合法律程序!你的上级是谁?

警察说:“你问这干嘛?”

我说:“我要告他!”

警察赶紧把电话挂断了。

明真相的医生

我因诉江被绑架。警察把我弄去体检。医生就给我的病情写的非常严重。看守所拒收。

派出所所长说:“你就说你有病”

两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邮局邮寄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被绑架。警察从一学员家搜出几本大法书,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讲真相,警察就走了。

在去体检的路上,派出所所长对另一学员说:你就说你有病。那位学员体检后,就被放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