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芜教师亓廷松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新汶矿务局鄂庄煤矿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亓廷松,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遭恶警绑架,仅二十多天,于十一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此前十一月六日,不法人员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已定是“畏罪自杀”。亓廷松的嘴唇内全烂了,舌头发黑缩短断面是齐的;后腰部和胳膊有严重伤痕。亓廷松处于昏迷状态时曾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亓廷松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名列明慧网报道的3888件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第3070例)

近期,亓廷松家人向最高检察院、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亓廷松的老伴控诉说:“……对亓廷松的迫害使我们的家庭雪上加霜。我没有工作和其它收入,二儿子又从小残疾、常年卧病在床。亓廷松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和精神支柱,他突然被迫害致死,使我们家庭的支柱崩塌了,全家人的活路都没有了。”

亓廷松生前照片

亓廷松生前照片

生前穿的衣服在被殴打过程中撕裂,殴打造成的内伤使他大量吐血,衣物上仅是沾上的一点点。

生前穿的衣服在被殴打过程中撕裂,殴打造成的内伤使他大量吐血,衣物上仅是沾上的一点点。

亓廷松身体受伤害部位

亓廷松身体受伤害部位

亓廷松妻子在控告书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如下:

我叫苏桂兰,是亓廷松的老伴(未修炼法轮功)。亓廷松,男,原山东省新汶矿务局鄂庄煤矿退休教师。他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处处事事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巨大,待人谦恭、诚恳、和善,总是乐呵呵的。身体健康,近七十岁的老人了,看起来就象六十来岁,乐观好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全世界人受到江泽民的毒害。亓廷松作为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深知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为了让人不受毒害,人人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他顶着各界巨大的压力,冒着生命危险进京上访,讲真相,几次被非法关押,抄家。他坚决不配合邪恶的阴谋计划,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他不顾自己的疾苦,心中不忘讲真相救世人,二零零一年冬天他在临沂讲真相,被临沂警察绑架到淄博劳教所,残酷迫害,半年的迫害亓廷松血压升高,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释放回家。

因鄂庄煤矿要进行拆迁,单位一次次逼迫我们搬迁,由于安置补偿不合理,亓廷松提出了合理要求。山东省新汶矿务局鄂庄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怀恨在心,并以他学法轮功为由,一次次诬告亓廷松,迫其搬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心胸狭窄的杨乐平举报亓廷松学法轮功,莱芜市公安局政保科柳青、马庄派出所指导员周树国与矿保卫科刘某等人抄了我们的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等,把亓廷松绑架到马庄派出所非法审讯,实在没问出什么结果才把人放回家。杨乐平没达到目的,之后派人非法偷偷跟踪亓廷松,伺机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亓廷松在莱城区高庄镇沟里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恶警绑架,把他绑架到莱芜市看守所。绑架四至五天,我们家属第一次去找杨乐平想见见亓廷松。杨不同意,我们跪着求他,杨乐平说:“你就当他死了算了吧,死了除了这一‘害’,鄂庄煤矿都讨厌他,工资少不了你的。”(从中看出,杨乐平根本没想让亓廷松活着出来)。第二次又去求他,杨乐平洋洋得意地说,“我还捞不着见他,我见了他以后给你汇报汇报。”我们家属无奈,只好自己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多和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我们去公安局找柳青要人,柳青恼羞成怒,暴跳如雷,派人把我们拖入别的房间,不让见人。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串通柳青及“610”的不法人员企图对亓廷松劳教,亓廷松以绝食抗议。在看守所内,亓廷松被非法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并被野蛮灌食,造成消化道严重出血。他的腰部被严重踢伤,最后被毒打的性命垂危。

十一月五日晚,柳青、陈法勇(莱芜市看守所所长)、杨乐平意识到情况不妙,才把奄奄一息的亓廷松送莱芜市医院急救。十一月五日晚送去,六日凌晨三时十分院方下“病危通知单”。经医院鉴定:亓廷松内脏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内伤严重。亓廷松处于昏迷状态时曾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病历写明肝脏、心脏、肾脏严重衰竭;输血原因贫血,上消化道出血;嘴唇内全烂了,舌头发黑缩短断面是齐的;后腰部和胳膊有严重伤痕。

恶人们当看到亓廷松出现生命危险,还逼迫我们家属签字,证明已被释放,企图逃脱罪责。杨乐平还以看护为名每天派人监视。我们不服,去跟杨乐平要人,杨乐平说: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已定亓廷松是“畏罪自杀”。十一月六日上午杨乐平与莱芜市公检法一帮恶人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密谋,内定亓廷松所谓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畏罪自杀”。说明他们心中有鬼,知道自己做了恶事,想尽办法推卸责任。

住院期间,莱芜市公安局柳青及“610”人员和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拒付四千元医药费,让医院停针停药往死里整。不付医疗费,医院不给用药,转院不给钱医院还不放人。我们家属去找杨乐平要钱治病,杨乐平说哪里送去的你就上哪里要钱。我们又去看守所找所长陈法勇,陈法勇说:“他(杨乐平)怎么这么说话,他亲自来举报的,他要再这样说,我就告他。”无奈我们家属想尽办法借了四千元钱付了医药费才转到山东省新汶矿务局中心医院,输氧急救。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号上午十二点半抢救无效,亓廷松在新汶矿务局中心医院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好好的一个人转眼几天之内为什么住医院急救?在十月十五日至十一月五日这段时间里,莱芜公安局和莱芜看守所的警察究竟对亓廷松做了什么?为什么有严重内伤?身体部位为什么有很多伤痕?人未死,就开会定“畏罪自杀”,可见莱芜市的这些恶人草菅人命,阴谋迫害死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置亓廷松于死地,其罪之大,天理难容!

我们一家就靠亓廷松的一千多元的退休金生活,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儿子天天用药,还没房子住,住的单位的房子还得交租赁。两年之内单位占地被逼搬了好几次家,对亓廷松的迫害使我们的家庭雪上加霜。我没有工作和其它收入,二儿子又从小残疾、常年卧病在床。亓廷松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和精神支柱,他突然被迫害致死,使我们家庭的支柱崩塌了,全家人的活路都没有了。

他被莱芜公安迫害致死两个多月后,我们家属怀着悲痛的心情,每天去莱芜市的有关单位喊冤申诉,有关单位却百般推托,甚至威胁恫吓。莱芜公安分局一吕姓人员更是口出狂言:“局长说了不见你这个疯子,你不用再上这里来。亓廷松死是他愿意死,炼法轮功的还不如一只鸡,打死就打死了,你告也没有用,我们都是一伙的,在莱芜你告不倒我们。”莱芜市公安局其中一位局长竟说:“亓廷松死是他愿意升天。” 有关人员甚至还通过亲戚、邻居进行威胁,劝我们不要上告,要“等过了奥运再说”。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莱芜市莱城区公安分局在“上面指示”下,把我们家属叫去,强迫赶快把亓廷松遗体火化。一局长威胁说:“再不火化,停尸费要从你儿子的工资中扣。亓廷松死是他命短,你要再不火化,我们就给你火化。”我常年体弱多病,大儿子在鄂庄煤矿上班,二儿子瘫痪常年卧床。为不让大儿子去上告,鄂庄煤矿不但不给其假期,还硬逼着他上班,如果不上班就开除矿籍(按有关政策,直系亲属亡故,有法定的十五天丧葬假期)。

我拖着病躯,怀着悲痛的心情,求告无门。在家境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家属万般无奈,只好聘请律师起诉,为夫伸冤。

律师受理此案后,山东省邪610”、山东省司法局,对律师以谈话为名进行威胁恫吓,不断的施加压力,不让律师受理此案。莱芜市政法委、莱芜市公安局也对律师频繁骚扰利诱威胁,也就是邪党惯用的流氓手段:造谣、诬陷。他们给律师的所谓证明材料上,伪造亓廷松已“保外就医”,并谎称亓廷松的家属已“签字同意”,声称亓廷松死亡与他们没有关系。事实上,亓廷松被他们折磨的生命处于危险之时,他们怕亓廷松活转过来揭露迫害,从而停针停药,终致亓廷松不治而亡。而后他们又急于逃脱责任,不顾我们家属处于极度悲痛中的心情,还逼着我们签字证明已经放人,被我断然拒绝。

此案纯属在邪党的鼓动、威逼利诱下,恶人恶警为了个人利益串通陷害杀人。邪党已到末日,连自己定的法律都不屑一顾,肆意妄为,草菅人命,伪装都不要了,其邪恶本性暴露无遗。亓廷松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山东省“610”头子窜到莱芜,还在莱芜电视台恶毒攻击大法、诬蔑法轮功学员,给恶人恶警的流氓行为打气撑腰。

我们家庭所遭受的这一切不幸,最终的原因是江泽民一意孤行、滥用职权发动迫害运动。迫害死亓廷松的这些恶人都是执行江泽民的邪恶指令,他们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听信中共谎言,昧着良心犯罪。江泽民是制造和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

我们虽然未修炼法轮大法,但是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是江泽民这个祸国殃民的邪恶流氓头子,给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制造的磨难和痛苦。

在此,我们恳请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及最高人民法院能够真正以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前途为重,行使国家、人民和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力,对江泽民对我们家人的迫害事实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依法追究莱芜市所有参与迫害死我老伴亓廷松的所有恶人恶警的刑事责任。

将其绳之以法,为我冤死的老伴昭雪!

要求赔偿我们家所遭受的一切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二百万元人民币。

明慧资料馆死亡案例:亓廷松(编号:i4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