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社区人员“核实”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八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一个年轻男子打来的电话:“你是某某吗?”我回答:“是呀。”他接着又问:“你是某某本人吗?”

我感到不对劲,说:“是呀,你是谁呀?”他说:“我是某某社区的工作人员,请问你是在某处上班吗?”

我知道他是因为诉江的事,没有正面回答,问他:“你要有什么事就直说。”他和善地说:“那您现在方便吗?我有事想问问你。”我说:“我现在非常忙,有事在电话里说就行。”他却说:“电话里不方便说,我一会和我们的工作人员到您那儿去吧。”

我并没有害怕,立即发正念求师父,邪恶不配到我大法弟子环境来破坏和骚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理直气壮的,就象平常一样,心想:正好单位里有很多顾客,他们要是来我就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借此机会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过了十多分钟,门口進来了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说道:“我们找某某。”我高声回道:“有什么事现在直说就行。”他们看屋里有很多人,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客气地说道:“不急不急,你先忙,忙完再说。”

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招待顾客。过了好一会儿,顾客都走了。那个男的年轻人笑着说:“呵呵,你们还挺忙的啊。”我走到他跟前问:“说吧,什么事?”他转身要开开门,示意着:“屋里不方便说,咱们还是到外边去说吧。”我非常坦然地说:“没事,你就说吧。”他有点难为情的说:“还是到外边吧。”

于是,我们就站在了门口。我心想:“这窗户都是纱窗,你不想让别人听见,我非要大声说。我问他:“你说吧,到底什么事?”

那个男青年把他的工作证拿给我并介绍了他自己的身份;那个女的年轻人也把她的工作证从脖子上摘下来给我看。我低头看了看,并没有还给他们。

男的年轻人低声问道:“呵呵,那个……你给高检写过信吗?”

我当时想的是,大法修炼者是修“真、善、忍”的,但是我也有权利不给予回答,按常人角度,我给谁写信是我的隐私,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告诉他。我也笑了,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啊?”他也有些勉强,接着又问:“那你控告、检举过国家领导人吗?”

我心想:他就是不敢直说,明知道违法,底气都不足。大法弟子必须唱主角,不能让常人牵着走,我必须要占主动,我得救他们。我十分坦然地说:“你要有什么事就直说,不用绕。”

我看他的额头和鼻梁上已经全是汗珠,就直接了当的说:“我是写过检举江泽民的控告信了,现在十几万人都在控告江泽民。”

那个男青年点点头说:“是,我们没有别的目地,就是来核实一下是不是你本人,因为高检得核实一下才好立案哪。”

他说到立案,我心底里确实感到很欣喜,不过常人再怎么说也只是形式,真正起到主宰作用的还是大法弟子。我高声说:“对,就是我本人。我就堂堂正正的起诉江泽民了,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但是,我,跟你说不上话。”他回答:“嗯,是,你既然敢实名实姓的写控告信,你就应该不怕我们来问。”

我也严肃的说:“你们今天来问我这件事可能也就是走走形式。既然你们来问我,我可以告诉你们。虽然我不认识你们,但我觉得你们是善良的人。”我笑着对那个男青年说:“你看你刚才给我打电话态度也很和善,语气文绉绉的,挺绅士,也很谦卑。我相信你没有恶意。”

他听我这样一说,高兴的裂开了嘴,连声说:“谢谢,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评价。”我又瞪大眼睛问旁边的那女的年轻人:“你们是不是没有恶意?”她马上摇晃着双手,说:“我们没有恶意,没有恶意的。”我笑着说:“那我就告诉你们……”

这时,他们二人上前伸出手要将工作证从我的手中拿回去。我心想:是你们上门找我的,问完就想走?平时想对你们讲真相都没机会,这次送上门来,怎么可能让你们说走就走。我身子向右一倾,将他们俩的工作证摞在一起,攥在手里,并没有还给他们。他们只好向后退了一步。

我说:“你们不是想了解吗?我就跟你们说明白。”他们俩个双手比划着:“我们不想了解,不想了解。你有你的信仰。”

我说:“是你们来找我,我就得跟你们说清楚。”那个女青年将脸转向了一边,做出无奈的表情。

我看他们俩很着急走的样子,直接了当地说道:“江泽民污蔑法轮功是邪教。可是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了?十四种邪教中也没有法轮功。”

他们俩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接着又说:“说法轮功反党,可是周永康也落网了,人们清算他难道也是反党?江泽民就是下一个被打的大老虎,他逼着你们做违法的事。我们为什么没有通过当地递交到最高检?是因为我们为你们着想,我们不是怕你们为难吗?”

我还想接着说。这时,他们两个好象是听明白了。那个男青年在一旁不停的说;“是,是,嗯,嗯。”他们笑呵呵的又伸出了手,我便将工作证还给了他们。男青年笑着说:“那耽误你时间了啊,我们先走了。”说着就急匆匆的要上车。

我当时只是觉得我还没有讲完。于是他们一边走,我一边在后边跟着他们说:“到什么时候都得明辨是非。”

他们俩打开车门要上车,我又说了一句:“得审时度势。”那个男青年笑着对我连声说:“谢谢啊……”

通过这件事情让我明显感觉到正法的形势已经今非昔比了。世人对大法弟子态度友善,邪恶再也猖獗不起来了。而且诉江这件事就等于我们在世间公开了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身份,这是何等的荣耀!所以我们更要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必须树立大法弟子的正面形像。不能因为高检签收控告信后就放松了,我们必须要让自己的做的事情起到更大、更深、更广的救度众生的正面影响。

当社区、派出所等其他人来骚扰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义正词严。当然这件事情上我也有没讲透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定要讲清我们诉江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的。我们所说的都是事实,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才是受害者,我们要为正的因素负责,抑恶扬善。

以上是个人经历,希望还没有诉江的同修和世人鼓起勇气,共同将江大魔头推向历史的审判台,斩妖除魔,还人间正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