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聘请律师过程中心性得到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去年三月,邻县一个资料点遭到了警察的破坏,三名同修同时被绑架,警察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及不少耗材。

当地同修及时打电话告诉我们发生的事。我和另一位协调人组成营救小组,找了本地几名协调同修切磋,大家一致认为,首先要做好家属工作,让他们明白真相,积极配合,共同抵制邪恶,要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到相关部门去要人;第二步就是要组织我市全体同修参与营救。通过我们讲真相,三名同修的家属都同意这个做法,家属同修的底气也足了。

同修配合几名家属到派出所去要人时,警察却推说不知道,叫他们去找县国保,他们找到了新上任的国保大队长,他说:“(真相资料)东西太多,很严重,是个大案,怎么能放人啊!”此人由于是新上任的,想在法轮功事情上捞取政绩,想给家属来个下马威。要人未果。

聘请正义律师

我们和两名家属同修没有被眼前的假相吓倒,继续讲真相要人。同时,我们想聘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这样做的目地也是为了救度公、检、法、司各部门的众生。最后我们联系到了南北两地的协调人,就此事做了深入的交流,再到各个学法小组讲清此种做法的重要性,大家认为这个办法可行。于是我们联系到了两名北京正义律师,两名家属很快与律师签订了合同,两位律师到市看守所见到了两名当事同修,了解了她们被迫害的经过。

到了六月份,警察将三名同修的黑材料上交到了县法院,法院决定在七月份对三名同修進行非法审判。我们得到了消息,马上打印发正念的通知,第二天一早,把发正念通知及时传递到各位同修手中,大家很快形成整体,整个地区都为三名同修和正义律师发正念。

检测人心

有一名家属家庭条件优越,却不同意聘请律师,认为这次警察抓到了“证据”,找律师还是要被判刑。他和“610”有熟人关系,想让“610”出面给他妻子弄个精神病证明,结果“610”不同意,认为他妻子被抓时没有病。他妻子也不同意此种做法。这名家属在无奈之下又找到我们想请正义律师,并提出条件:要求聘请律师只能为他家属辩护,不许为其他同修辩护,还要求律师在法庭上不能顶撞法官。结果律师坚决不同意。

我一见这名家属的所作所为,心里很生气,觉得他太自私,也太可怜了,同修为了你费了这么多心,跑了那么多路,没向你要一分报酬,你反而向律师提出这种不合情理的要求,也太过份了。于是,我生气地对他说:“既然是这样,这正义律师干脆不请了,你就请常人律师吧。”同时心里对他产生了反感和厌恶,在场的一名律师也说我不应该叫他去请常人律师,说这名家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正义律师,他认为跟其他律师一样,只是走走形式罢了,应该理解他。

从邻县回到家后,我心里一直堵得慌,很难受,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心潮起伏,我想这可不是修炼人的状态,肯定是我出了问题,我必须向内找。我把白天发生的事像过电影一样在脑子里重新回放了一遍,马上悟到了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利用这名常人家属和我没修去的人心在捣乱,我一下子警惕起来,绝不能上邪恶的当。同时我也找出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争斗心、怨恨心、委屈的心和看不起人的心。

于是我加强学法。通过学法,我心里的迷雾一下子被法光驱散,心里顿时变得亮堂起来,虽然这名家属的表现不尽人意,却给我提供了一个修炼环境,从中暴露我的魔性和执着,让我在认识上提高上来,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他呢!

其次,我加强发正念,清除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所反映出的所有不正的败类异物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邪恶就是想从中阻挠,让我们做不成救人的事,我就不听你邪恶的,我坚信:只要我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做事,师尊一定会加持我,邪恶必将清除解体。不论以后谁再说什么,我都不会被人心带动,就按照既定的目标走下去,当我放下这一切归正之后,邪恶没招了,败物被清除了,官司進展的十分顺利。同修们资助的钱不断的汇集到我手中,一分一厘都用在了救人上。

广发邀请函

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邪恶即将对三名同修非法开庭的具体时间,我们又把本市和邻县的同修联系到一起,大家围绕如何向公检法司各部门的众生讲真相,怎样才能救度他们这一主题展开交流,同修们各抒己见,提出了很多建议,最后综合大家的意见,就是向本地区所有民众发出邀请函,内容是:“尊敬的朋友:××县法院于××年X月X日××时间将开庭审理法轮功案子。届时将有北京维权律师出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十多年来在对法轮功的处理过程中到底是谁在破坏法律,是谁在犯罪,其真相将大白天下,届时诚挚邀请您参加旁听。”

最后,我们征求当地协调人的意见,彼此达成了共识,同修在很短时间内做好了几百封邀请函,在庭审前顺利的把信函发了出去。

向相关人员打真相电话

另外,我们搜集了本地区相关部门人员的姓名、职务、电话,大面积的向这些部门讲真相,有的写真相信,有的打语音电话,有的直接拨打电话,有的贴不干胶,有的向民众揭露当地恶人的恶行。每天几百部真相电话,不间断的向公检法司各部门打進去,开庭那天通知各地同修针对这些部门和人员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6点半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要求人人参与,清除操控公检法司各部门及相关人员背后的所有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同时律师也极力配合我们给法官讲真相:“我们都知道,法轮功是无罪的,是一群善良的好人,你在法庭上别说什么‘×教×教’的,没人愿意听的。最好别说话,对你有好处。”

色厉内荏的法院

开庭那天,法庭内外增派了很多防暴警察,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察们个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如临大敌,临近法院的两条街道,同样也是戒备森严,阻止民众進入法院旁听。他们预先安排了一百多个旁听座位,指标分到各乡镇派出所,各社区,居委会也来人旁听,剩下几个座位留给家属。据律师后来讲:市中级法院、政法委、“610”也派了人来旁听。

庭审开始时,公诉人对三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提起了公诉,当事人同修在法庭上也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最后北京正义律师为三名法轮功学员作了有理有力的辩护,法官和公诉人被驳斥的哑口无言。在场的所有法官、公诉人震惊的无言以对,在师尊的加持下,邪恶的嚣张气焰灰飞烟灭,法官自始至终都没说上几句话,最后法官理屈词穷,只好宣布休庭。

至今三名同修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法庭也不敢宣判。我们希望借此能让公检法司各部门的众生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为他们将来的得救打下基础,这就是我们的初衷。个人现阶段的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让弟子用最谦卑、虔诚与恭敬的心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