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前北京弟子集体炼功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在1992年和1993年,先后在北京举办了十三期传法教功面授班,参加人数达到13400人次;还带领部分弟子参加了1992年和1993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举行过多次报告会。当时北京的学员与日俱增,炼功点从城市到乡村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由法轮功研究会安排,还在北京進行了三次较大型的国际心得交流会。

到1995年后,随着法轮功人传人,心传心,炼功人数逐渐增多。1998年曾经有个了解,北京地区大大小小的炼功点(含室外和室内的)有千多个,当然还有许多老学员不到炼功点去炼功。当时的北京辅导总站安排了一些较大型的集体炼功活动,如戒台寺、地坛、天坛、长安街海洋局前广场、首都体育馆前广场、圆明园前广场,和南郊的一足球场等地。人数从几百到三四千人。

一、师父亲临炼功现场指导炼功

在1993年6月的一个周日上午约9点,阳光灿烂,北京地坛公园炼功点二百多人正在炼功,身材魁梧的师父穿着金色的炼功服亲临炼功现场。有的学员看见了,轻声的说:“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有的学员停下来,师父挥手叫大家继续炼。看到师父亲临现场,大家非常激动。师父看到有的学员动作不准确,就亲自给纠正。

不久,师父又亲临天坛公园指导炼功,还带着他的女儿小美歌,都穿着金色的炼功服。记得小美歌当时仅11岁,也和大家一起炼。当时,据开着修的弟子说,那几天,看到北京天空常出现顶天立地的大佛。师父亲临现场后,天上地下到处都有五彩缤纷的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

1992年和1993年师父多次到过北京的好几个大的炼功点,如地坛、天坛、龙潭湖等处,穿着金色的炼功服,耐心地指导和纠正动作,极大地鼓舞和促进了广大学员实修,带动了更多的有缘之士走入修炼行列。小美歌到现场和大家一起炼功,也带动了许多大法小弟子参加到修炼行列。师父亲临现场纠正动作,也有效地激励着各炼功点的辅导员,严格要求大家炼功动作要准确、规范、整齐。

1998年法轮功国际交流会中外学员在北京文化宫集体炼功
1998年法轮功国际交流会中外学员在北京文化宫集体炼功

当时北京辅导总站专门组建了一个功法组,由七八个动作比较标准的学员组成,到几个较大的公园炼功点检查并纠正动作。不久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出来了,各区县分站把各炼功点的辅导员集中起来,认真观看,学习,一个一个的纠正动作,都达到标准了,才回到炼功点。第一次教新学员动作,一定要尽可能准确。人有一个先入为主的习惯,开始的动作不准确,以后纠正就难了。当时北京各炼功点都很认真按照师尊的要求炼功,大家的炼功动作都比较规范。

炼功方队整齐,动作准确

随着修炼的深入,学法修心,精進实修,整个炼功场面宏大庄严,整齐划一。有几个特点:(1)场正场强,不仅炼功的学员直接感受到,现场观看的常人反映,看你们炼功感到壮观,感到舒适,不少人走入了修炼的行列。(2)人虽多,但很整齐,动作都较准确。(3)安静,现场只会听到师父洪亮的炼功口令和音乐(4)干净,炼功结束后,现场干干净净。

记得在1997年的秋天,一次在圆明园南门前举行约三千余人参加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辅导总站通知的是附近的炼功点在周日上午9点开始集中炼功,大家在9点前都到场了。

炼功音乐一响,学员们马上安静了,自动左右看齐,前后对齐,一会儿,一个上千人的炼功方队齐刷刷地站好了。所有的学员都跟随着师父洪亮的引导口令和音乐炼功。不快不慢,每一个动作都注意了与师父的口令同步。比如,炼“法轮周天法”,师父说“随机下走”,大家都弯腰“随机下走”;“绕脚一周”,大家都“绕脚一周”;……师父说“拧掌”,大家都“拧掌”;师父说“过头”,大家都做过头的动作。不超前,不滞后,每个动作都听师父的口令,所以上千人的炼功方队,整体看来,非常整齐。

大家参加炼功后,不是马上都走了,不少人弯着腰在捡地上原来的果皮、烟头和纸片,现场一片干干净净。原来环卫工人担心,这么多人炼功后,现场不知会脏乱到什么程度,但一看比原来还干净,感到十分惊奇,感慨地说,“这些人都是好人!”他们也有不少的人走入了修炼行列。

当时,国外一些媒体如英国BBC,美国和韩国等国记者现场采访我们,包括现场止步观看的行人,都提出一个共同的问题:“这么多人炼功,如此整齐划一,你们训练了多长时间?”我们回答他们很简单:“我们没有专门地训练。所有的学员都严格地按照师父的带功口令,做好每一个炼功动作,自然就达到了整齐划一。”他们很惊奇,说:“你们的师父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了不起!”

1996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戒台寺集体炼功
1996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戒台寺集体炼功

举行大型的集体炼功洪法活动,需要有几个辅导员在场外值班,因为有些人现场表示要学炼法轮功,辅导员即带领他们到方队旁边或后面的小树林里去,那里有专门的辅导员教功,还有些初学者集中在那里炼。当时每次大型炼功活动都有些人,少则十几人,多则几十人走入修炼的行列。

在炼功点洪法

当时许多炼功点都挂出了“中国法轮功”醒目的横幅,既炼功又洪法。集体炼功后,还向现场观看的人们介绍法轮功。对表示要学炼法轮功的由动作标准的老学员教功,并告诉他们一定要认真阅读李老师的《转法轮》著作。不少炼功点还把交流会上学员的修炼心得体会,打印在A4纸上,挂出来,供人们阅读了解法轮功。

记得有一次在东城一个炼功点,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士,认真阅读学员写的心得,一个女学员原来同婆婆闹矛盾二十多年,发展到互相对骂,家庭不得安宁。正当婆婆得了半身不遂后,她学炼了法轮功,完全变了一个人,每天起早摸黑地照顾婆婆,给她洗衣洗澡,倒屎倒尿。婆婆感动的含着眼泪说:“你比我亲生闺女还好,我过去对不住你啊……”这个学员说:“妈,过去是我的不对啊,学了法轮功,我才知道该怎么做人。”婆媳紧紧抱在一起泣不成声,从此家庭和睦了。

还有一个学员在银行买了9000元的国库券,发现竟给了他90000元!这学员首先想到的是那办事员准是因笔误多给他写了个0,他们发现出了这么大的差错会有多着急啊。第二天一早他就到了那银行,敲门进去,经理问他何事,他要退钱,看到两个办事员正在流泪,她们查账查了一夜,也没查出来。经理和办事员知道是这么回事,都感激不尽,并要回报他。他说:“我学了法轮功,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个好人,替他人着想,我这样做是应该的,不要任何回报。”看到这两个例子,那个男士含着眼泪脱口连说:“好人功啊,好人功!我也要炼法轮功!”我们有些学员就是这样走入炼功行列的。

又如,记得是海淀区的一个七八十人的炼功点,知识分子较多,教授、研究员、高级工程师、大学生等,他们也打印了些心得交流材料挂在炼功点,内容是他们以前得过多种疑难病,几十年的神经衰弱,甚至是绝症等,参加了师父办的面授班,或看《转法轮》书,或听师父讲法录音,看录像带学炼法轮功,很短时间这些“不治之症”都烟消云散了;还有的被汽车对面相撞,却安然无恙等等。有些人看了这些心得,半信半疑,就问现场的炼功学员,这些专家教授就现身说法,谈自己的亲身经历,并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家的高层修炼大法,重在修心性,身体很快就会得到神奇的变化,甚至是脱胎换骨的变化。有个人听了后,说“神功啊!”这些人当场就表示“我们现在就要学炼法轮功!”

法轮功当年就是这样人传人,心传心,修炼人群迅速扩大,《转法轮》书也供不应求。当然,许多人(包括我自己)开始是为治病学炼法轮功的,但是读了《转法轮》,又参加集体学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懂得了师父真正往高层次带人的良苦用心,很快就成了大法实修弟子。

在公园里,有练其他功法的开了天目的人,看到法轮功的炼功场有红光罩着,有的还看到佛像(师父的法身)、大法轮等美妙景象。他们说:“这才是真正的神功啊!我们上下求索,找了多少年都没找到,原来近在眼前。”他们毅然过来,还带了一些跟随他们的人,都走入大法的修炼行列。

夏炼三伏,冬炼三九

当年北京地区的大多数炼功点一年四季不管是炎热的夏天或是寒冷的冬天,学员们都能坚持在室外晨炼,有时周末在公园或其它较大的场地集中几个炼功点的人集体炼功洪法。

这里例举两三个较典型的例子。记得在1998年的一个三伏天的周日,北京南郊几个炼功点大约百余人集中到一个较宽敞的水泥地上炼功,当天气温达到36度,烈日下的水泥地可能高达四十一二度。一小时动功,一小时静功,大家都坚持下来了。炼完功后,不少学员衣服都湿了。有些修炼不错的学员说,打坐时,不仅入静了,还入定了。

南郊还有个农村炼功点,夏天草地上都有些虫子。一次炼静功时,一个新学员炼的腿疼,睁眼看到旁边一个老学员脖子上有一个大蚂蚁叮在那里,那老学员一动不动,一直到炼功结束。新学员问老学员“那么大个蚂蚁叮在你脖子上,不疼吗?你怎么不把它弄走?”那老学员说:“怎么不疼啊,可它是在帮我消业哟。再说,你一动手,也会把气机弄乱了。”

记得在1997年一个隆冬的周日上午,天气预报最低温度为摄氏零下十四五度,刮着四级西北风,五六十个大法弟子在邻街的一块雪地上炼静功,大家都不戴手套,绝大多数是双盘,打坐一小时。几个过路的穿着很厚衣服的人停下来观看,有的议论:“炼法轮功的人真能吃苦。”“多冷的天气啊,坐这么长时间,一动不动。”一会儿炼完功后,一个老太太关切地走到几个女学员跟前问:“姑娘们,你们不感到冷吗?”“我们不怕冷啊。”其中一个伸出手来说:“大娘,您摸摸我的手。”老太太摸着她的手惊奇地说:“哎呀,怎么还是热乎乎的哟!”旁边一个男士不相信,也去摸一下:“神啦!我还以为你的手冻成了冰棍啦。”老太太问:“姑娘,你结婚了吗?”她回答:“我孩子都上中学了,我41啦!”其他几个女学员也说:“我们都过40啦。”老太太惊奇地看着她们:“看着真年轻啊,红红的脸蛋。”一个男士感慨地说:“雪中梅啊!”

听一个辅导员说,有个炼功点,有一个男学员,四十来岁,一年四季炼静功就凭一张报纸双盘打坐,雪天就是一块塑料布。这样的例子有许许多多。师父传法当初那几年,大法弟子真能吃苦耐劳,真是在精進实修。

记得在1998年,一个由大法弟子录制的炼功录像带,近一百人的炼功场,头顶空中有一个金色的大法轮,而打坐的炼功人绝大多数只能看到不太清晰的头部,肢体好象是水晶体,只有几个人能看到全身(可能是新学员)。大家说,绝大多数都达到师父在《转法轮》说的“晶白体”状态,进入佛体修炼了。

集体炼功也应“修炼如初”

当年炼功,我们不管严寒或酷暑,一年四季大多数都能坚持在室外集体炼功,而且动作都比较准确整齐。可现在退步了,晚秋,冬天和早春都不在外面炼了,理由是外面太冷。炼功动作也越来越不符合要求了。在大陆,由于邪党的残酷迫害,失去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学员们只能在家里炼。我长期在家里独立炼功,不放音乐,自己控制炼功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不标准,原来形成的机制也变了。

来到国外来生活后,融入海外大法弟子修炼环境,感到回到了当年的炼功场一样。有的同修给我指出:还是老学员啊,怎么动作这么不标准?比如,在炼功点上炼“法轮周天法”时,师父引导“随机下走”,我在“绕脚一周”;师父说“拧掌”,我却在“过头”。炼“法轮桩法”时,抱轮动作也不准,左手低,右手高,也抱不圆。同修指出,当时注意了,过后照常。有同修说:“你们这些老年学员就是顽固,知道不对也不改。”

几月前学法时,突然感到,大法是严肃的,炼功动作不准确,也是不听师父的话,实际上也是偏离了法。我才下决心一定要改过来,重新读师父的《大圆满法》,看师父的教功录像,一个一个的动作对照,再对着镜子看自己炼功更正。在炼功点,加强主意识,严格按师父的引导口令,做好每一个动作。现在已基本上符合要求了。有一次参加集体炼功活动,我留意地观察了一下,发现多数学员能注意整体的协调一致,但也有一部分同修的动作不能与师父的口令同步,不是快了,就是慢了,动作也不标准。佛学会负责集体炼功的同修也注意了纠正不准确的动作,也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我们海外的学员参加集体炼功活动,也应“修炼如初”,每个学员都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做到动作准确整齐。当然今天的集体炼功特别是大型炼功活动还与讲真相,反迫害,救众生紧密相连,担负着神圣的使命。

近一年来,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渥太华参加了几场较大型的集体炼功活动,亲身感受到又象回到了当年的修炼场地,而且还增加了醒目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标语,天国乐团和腰鼓队鲜艳的蓝服金装,整个大法炼功场宏伟神圣。如诗所述:

大法炼功场
绿草飞莺宏苑庭,
金装蓝衬春光映。
佛音洪亮群姿展,
路人留步观圣境。

2015年5月6日加东大法弟子庆祝法轮大法日在渥太华国会山前的炼功场面。
2015年5月6日加东大法弟子庆祝法轮大法日在渥太华国会山前的炼功场面。

建议我们海外的大法弟子,不管新老学员都能参加佛学会组织的集体炼功活动和各炼功点的日常炼功。每个大法弟子,特别是老学员,都认真地严格地按照师父的教功录像和《大圆满法》的要求标准炼功,每套功法的每个动作都与师父的口令同步,那我们的大型炼功场面,不仅壮观神圣,还十分整齐准确。媒体记者拍摄我们的炼功场景,不管是哪套功法,哪个动作,都会是整齐划一的,不至于只能拍“法轮桩法”的抱轮动作才显得整齐。而且,广泛洪法的效果会更好,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为和风貌会展现的更好,定会带领更多的不同肤色人种的有缘之士修炼法轮大法,救度更多的世人。

修炼层次所限,不当处,请更正。
多伦多大法弟子梅绽

附:解决大型炼功活动高音喇叭问题

记得在1996年的初夏,在北京南郊的一个足球场举行了一次约三千人的集体炼功活动。安排周日上午9点开始,一些学员早上6点就开始作准备,拉很长的电线安装高音喇叭。为保障炼功正常进行,反复试验音效。因离居民区较远,高音喇叭不至于扰民。那天炼功洪法效果也很好,不少人走入了修炼行列。

至于在象长安街海洋局前,首都体育馆前和圆明园前等地进行大型炼功活动,拉很长的电线安装高音喇叭就不合适。怎么办?有懂无线电通信的学员就试验制作了一个功率较大的调频(FM)广播频段发射器,用一个收录机播放炼功音乐,去调制发射器的高频信号(避开当地的调频广播频道),经过高频放大器放大再发射出去。炼功场上只需均匀分布五六个收录机,即使在三四百米范围都可清晰地收听到炼功音乐,而离现场50米以外听到的声音就很小了。这样不需在炼功前花很多时间准备,也不会象高音喇叭那样大的声音传播很远,不至干扰民。

现在市场上有此类FM发射器,直接购用即可。所有FM收音机和有此接收功能的电子设备均能收到,是解决在较大范围集体炼功场地播放炼功音乐问题的一种简便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