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需清源 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2015年里先后有令计划、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苏荣等曾经权倾朝野之人落马,更有上百名省部级高官因贪腐被查。在强力的反腐败风暴之下,数以千计的大小贪官们正在接受查处,锒铛入狱就是他们的最后归宿。这就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的最好证明。

曾经几何,这些位高权重的正国级、副国级官员掌握了13亿中国人的命运,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巧取豪夺,鱼肉百姓,漠视生命,滥杀无辜。中国政府之腐败,中国军队之腐败,由此可见一斑。是谁长期培养、重用和提拔他们?重用和提拔这些大小贪官们的人是否应承担责任?!从目前调查的证据和结果都指向了罪恶的总后台,曾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江泽民。正是江某人在任时的放纵和渎职,导致了今天政治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的局面。从这个意义上说,江泽民是中国的罪人。

一、贪腐治国,遗患无穷

从中共党内历史来看,江泽民执政期间,是各级政府急速向腐败纵深发展的时代。这是因为江泽民奉行排除异己,贪腐治国的理念。通过排除异己,不断的扩大自己手中的权力,培植听话的自己人。所谓贪腐治国,就是以默许官员闷声发大财的方式,对自己派系的官员贪腐行为放任不管,任由他们鱼肉百姓,欺负百姓,对于含冤上访人员一律抓捕遣送回原籍。据统计,江泽民执政期间,中国的官民冲突不断,强拆不断,暴力冲突不断。这些都是江泽民奉行的执政理念导致的恶果。

江泽民贪腐治国的另一面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反腐败成果。从习执政以来,已有100名多副省级以上高官落马,军队的反腐败更是以查处徐郭两个前任军委副主席为契机。周永康,他是江泽民一手提拔的正国级干部,他曾是中国的政法委书记,公检法和武警均由周永康分管和指挥,其权力远远超过了时任名誉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从周永康的石油帮、四川帮落马人数之多,牵涉之广,腐败之严重,案件触目惊心,可以看出周永康彻底把贪腐治国理念推向了中国的石油系统、四川政界和中国政法系统,从而导致了大面积腐败和渎职行为的发生,给国家和民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周永康掌管中国政法系统的时期,中国司法毫无公正性可言,是中国司法倒退的10年。其中冤假错案频发,监狱里打死白死也成了风行一时的潜规则。周永康掌控的中国政法系统针对数十万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更是登峰造极、邪恶之至,除了周永康们,人类能干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就只有日本的731部队。而且他们活体摘取人体器官数量之大,手段之残忍令日本731部队不及!

徐才厚、郭伯雄两个把持所有中国军人命运的军委副主席,也是由江泽民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两个从目前的查处情况来看,也是秉承了江泽民的贪腐治军的理念。因为徐才厚主管军队组织工作,所以要升将军、要升官的通通要向徐送钱,只要送钱不管是否有能力通通提拔,不送钱的即使有能力也不予擢升。通过查抄徐才厚的住所发现: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种名贵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制品一大堆。网传徐家中一共抄出16亿元人民币(约2.7亿美元)财物。不仅如此,徐经常搞两面手法,当面说的是伟光正,背地里全是男盗女娼,正是这样徐才厚被称为“国妖”。另一只大老虎郭伯雄主管军队装备和训练,所以倒卖军火也成了他敛财的方式。具体郭伯雄贪腐多少,尚需等待最后的官方公布,但其数目肯定也是特别巨大的。

以上三人均是江泽民亲自提拔的国级干部,从这三人的腐败成度可以窥知江泽民家族的腐败一定比他们更厉害,更严重。

古语有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是贪腐治国的江泽民看上了本性贪腐的官员并加以重用,其目的是为了维护利益集团的贪腐持续下去,继续鱼肉百姓直到永久。江泽民怒骂香港女记者,并告诫女记者:中国有句话叫“闷声发大财”,这就是江泽民贪腐本性在不经意间的完全暴露。

江泽民这种贪腐治国的方式,已经遗患无穷,它对国家、民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和灾难。他实际执政期间彻底地败坏了中国社会。从这个角度上讲,江泽民就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真正的罪人,是真正的国贼、国妖!

二、出卖国土,民族罪人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是让无数中国人感到耻辱的日子。在这期间,江泽民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海参崴、伯力、尼布楚、外兴安岭、库页岛、江东六十四屯……这些本来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门一样回归祖国的土地,却被江泽民为了个人的利益,背着全中华民族,拱手奉送给俄国,断了中华民族生存发展之后路。因为按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2条规定“以威胁或使用武力而获缔结”的条约无效。而中国和沙皇俄国以及前苏联签订的一系列割地赔款的条约都是属于武力威胁下的典型不平等条约,因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

其实这片领土的归属权,最早属于清政府,后来由于晚清政府无能,这片领土被俄国人非法占领。以后的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从来都没有承认俄国对这片土地的合法占领。

在《议定书》中,江泽民未经全国人大听证和授权擅自决定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江泽民擅自出卖的中国北方领土有几大块,一块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另一块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有40万平方公里,还有就是唐努乌梁海地区,有17万平方公里,以及库页岛,有7.64万平方公里。

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国官兵浴血奋战换来的中俄边界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拒绝承认的中俄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不仅如此,《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这其中包括1953年联合国大会表决裁定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面积),还包括连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都承认是中国领土的江东六十四屯,以及自金代开始即归中国管辖、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划归中国的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

目前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想要再拿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只有彻底否定江泽民及其同伙签订《议定书》,把他们的卖国行径告知天下,并以叛国罪追究上述当事人的刑事责任。由此看来江泽民及其同伙出卖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他们是民族的罪人,必定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三、纵子贪腐,道德堕落

江泽民有两个儿子,长子江绵恒,次子江绵康。1993年1月江绵恒从美国回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长。1999年11月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主要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并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

众所周知,如果江绵恒不靠其父的影响力,他绝不可能在中国体制等级森严的制度下短短四年提拔为上海冶金所所长。也不可能用6年时间当上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更不可能在担任官员的同时又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江绵恒一个精力有限的人,却在短短时间担任了如此众多经济组织的决策者,他的精力一定是不够用的。但为何他要同时挂名这么多的头衔?原因只有一个,他是通过挂名的方式来控制这些公司,并从中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说白了就是为快速大量敛财提供方便。

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曾任上海市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巡视员。上海城市发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但被江泽民塞进了南京军区任副政委,军衔为少将。江绵康历来的工作都与军队毫无关系,江泽民这样随心所欲、目无法纪的把未有军队工作经验的次子直接提拔成军队的将军,是肆意对中国军队制度的践踏,是对中国职业军人的侮辱,让无数默默为军队付出的基层官兵义愤填膺。这背后显示出江泽民父子怕被秋后算账的惊恐不安。

江泽民一边放任家族利用其权力大肆敛财,一边利用权力淫乐。江泽民利用自己手中的绝对权力随意提拔贪腐官员,默许家族成员凭借其权利大肆敛财、肆意贪腐,道德堕落。这一系列的行为触犯了国法!不依法处理江泽民这种败类,依法治国永远是空话。

四、迫害正信,泯灭良知

江泽民执政期间除了贪腐淫乱、出卖国土之外,还干过一件极端邪恶之事,那就是对秉持“真善忍”准则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是一个以“真善忍”为修炼标准,严格要求自身心性不断提高的气功团体。法轮功团体讲求大道无形,无固定组织,学习者来去自由,而且学习法轮功不收任何费用。法轮功要求学员在矛盾面前首先应该找自己的原因,找自己的不对,遇到问题首先要替人家考虑,看别人能不能承受。与此同时,法轮功还要求学员要去掉各种各样的执著心,包括对美色、金钱、权力、利益的执着。就是这样一心一意做好人的团体,不断要求提高自身道德水平进而达到无私无我境界的团体,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未经政治局讨论通过,擅自发动了对其灭绝人性的迫害。

从1999年7月20日迫害至今,法轮功在除中国以外受到了众多国家的褒奖,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世界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等纷纷对法轮功和创始人颁发褒奖及感谢,已达1223项。在遭受迫害的16年里,法轮功及其学员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没有因为遭受到中共政府的迫害而暴力报复。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完全是一种犯罪,即使在中共的法律体系内也是属于犯罪行为。2010年3月16日,美国众议院全票通过第605号决议,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由此可见,法轮功全面得到了西方主流社会的认可。

江泽民迫害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不断要求自身道德水平提高的法轮功学员,其实质就是针对每个中国人的迫害,他想把中华民族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众所周知,当今中国社会的假药、假酒、地沟油、有毒添加剂、毒食品、环境的恶化、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官民冲突不断、社会各种矛盾激化,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人心。人人都向外要求别人去做好,要求别人去付出,很多矛盾将无法化解。造成这些矛盾无法解决的根本原因就是人人都站在自己的利益上思考问题,不考虑别人感受,发生矛盾时不检讨自己的错误,而且一味指着对方如何,关键时自己的利益不能吃亏。

如我们华夏子孙人人都能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事情首先考虑到别人能不能承受,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发生矛盾时检讨自己的错误,在个人的物质利益面前放一放、舍一舍,人人都向内心去修,向内心去求,整个社会矛盾都会引刃而解。如果社会上每个人都在向内修心,要求自己道德水平不断提高、约束自己的不良行为,社会上的所有矛盾将会化解,所有问题都将得到圆满的解决,华夏民族又会迎来璀璨的明天。

江泽民出于私利故意迫害、诬陷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就是有针对性的对人类道德底线的破坏,他打击和毁灭的是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良知底线。如果中华民族没有了社会公共道德和心法的约束,这个民族必将迅速的沉沦并走向自我毁灭。从打击正信这一点来看,江泽民不仅是中共的罪人,也是中国的罪人,更是全人类的罪人。作为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人都应该起诉江泽民,追究其当权时的渎职罪和对打击人类道德底线犯下的深重罪行。

五、群体灭绝,丧心病狂

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大力推行了群体灭绝政策,打死白死也成了当时邪恶之徒的座右铭。当时江泽民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提出了十五字方针,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在迫害之初,江泽民还提出了江镇压四点要求:其一,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什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其二,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能压制住,可以不择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约束,整死了人,不负责任。其三,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其四,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

根据调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了毒打、体罚刑、铐刑、电刑、摧残性灌食、关监刑、吊刑、坐刑、冻刑、施药/注射刑、捆绑刑、火刑、锥刑、性侵害、折/压/碾刑、闷刑、兽刑和其它酷刑。其中直接杀戮是种种残酷迫害手段中令人发指的一种。法轮功信息中心统计显示,至2015年6月,通过各种渠道得以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3888名,更有大量的不被外界所知的无名学员屈死于劳教所、洗脑班、拘留所等。

不仅如此,江泽民集团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不用麻药进行活体摘取并拿去牟利,这种事情超出人类道德底线,这是魔鬼才会干的事情。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公布了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确证了中共大规模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行,指出:“中国政府及其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拘禁场所和人民法院,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已把大量但具体数字不详的法轮功学员处死。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几乎同时都被强行摘取后高价出售”,这些罪行至今仍在持续。

据中国官方统计,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约进行了一万八千五百个大器官移植,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进行了六万七千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百分之三百九十四。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九年,九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二百例,二零零零年就施行了二百五十四例,到二零零三年飙升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则超过四千例。目前中国从事肝移植的医院超过五百家,进行肾移植的更多得不计其数。这里面大量供体均来自于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取。

江泽民为一己之私把整个国家拖入“人变兽,兽逞恶,恶伤人”的空前灾难,文革后稍许恢复的良知、道德、正义、公平等基本价值理念,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再一次被彻底地摧毁了。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坚持,可以说是为中国人守护着最后一条道德底线。所以为坚持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讨回公道,江泽民在全世界范围内正被起诉和举报,目前中国最高检察院已收到了十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荀子·大略》中曾说:“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继而又说:“治国者敬其宝,爱其器,任其用,除其妖”。江泽民曾经手握重权,口言善,身行恶,此乃真正的国妖。应该立刻起诉江泽民,还天下苍生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道,还人类一个公道。

其实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正义与邪恶的选择史,历史经常会在正义与邪恶中选择未来需要留下的生命。通过起诉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中华民族和人类所犯下的罪行,会让更多善良的人们了解真相,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过多么邪恶的事情,让更多的生命在正与邪、善与恶之间真正选择自己生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