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后给上门干扰的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常年在外打工的农村妇女,先后提交了三次诉江状,六月二十七日我与其他三位在外打工的同修把手写的诉状通过邮局,寄往最高法院与最高检察院,七月一日收到最高法院签收的短信,等了一周还没有收到最高检察院的签收回信,于是我又往最高检察院发了一次诉告状,但后来查询我的信件被邪恶安检扣留了。

八月初,我有事回家一趟,三天后返回打工的地方时被跟踪。我是给人家做保姆的,就在我返回的第二天早饭时,突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区值勤员与我村的村委支书,我问那村支书:“是你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吗?”他告诉我一同来了五个人,那四个人在大门口等着,让他先来看看的。我就把他让進来,给他讲真相:“我知道你是因为我诉告江泽民来的,好,我告诉你,信是我写的,句句实话,我学法轮功在咱本地十里八乡无人不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通信自由,有诉告的权利;再者,政府五月份发出指令‘有案必立,有诉必查’;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诉告江泽民是履行我的权利,你如果是了解事实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是要就此事干扰我,我要劝告你,不要助纣为虐,赶快了解真相,莫做错事,以免将来也被诉告。”

村支书告诉我,他们只是在完成“任务”,听说你坐火车走了,我们跟着来看看,没别的意思。我正视着他质问:“我在家几天你们不找我,跟我到这里,千里迢迢,人力物力财力的浪费,是为完成什么样的任务?你看看,共产党就是这样叫你们花公家的钱的!”紧接着一阵敲门声,我打定主意不给他们开门,最后,村支书就走了。

我马上调整自己,请师父加持弟子,同时向内查找自己有什么漏洞让邪恶钻了空子,打电话让同修帮助发正念。刚静下来对照法归正自己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又响起了。隔着防盗门的纱窗,我看到门外有一堆人,我义正词严的问他们:“你们什么人?骚扰民宅为什么?”他们说要進门,找我有事,让我叫来主人家,要把我带走,我告诉他们:“主人不让我与陌生人开门,今天这事你们说了不算,既然你们找我,我就要问问,你们是什么人?请出示证件!”开头第一个说,他是太原平阳派出所的姓郭,第二个说他是我们当地派出所的姓刘。正说着,后边有人拿起相机闪亮的灯光照上我,我马上质问他们:“谁允许你们摄像的?!”转身将门关上,再也不给他们开了。

师父讲:“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鼓掌)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1]

坐下来调整自己的心态,既然这样,我就拿起手机,给他们一个个打电话,讲真相(他们没找到我之前给我手机留言,留下的号码,我开机后才发现的),谁打给我的次数多我就先给他打,一次说不完挂断了,不听了,就再拨一次接着说。从法轮功是什么,到共产党是什么,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到法轮功学员不懈的反迫害,讲到于国于民,对他人对自己什么才是好的,不听了,挂断了,我就再拨,一连三天,我有时间就给他们讲,直到他们不说话了为止。

同时,他们给主人家施加压力,以工作要挟我。我平心静气,本着慈悲与善念给他们讲:“咱们相处三年了,你们知道炼法轮功对我有多么重要,开始时,你们嫌弃我炼功,怕招来麻烦,到后来对我的信任,咱们也都相互了解了不少。起诉江泽民这事是法律允许的,也是我个人不能推脱的义务,你们知道十六年来法轮功受到的迫害有多么严重!至于其他人因为这件事要找麻烦,有我担着,与你们毫不相干,你们尽管放心。工作的事,你们觉得我还合适我就继续留下来尽心尽力的干,你们觉得我不合适,或者实在害怕,那我就走,没有什么为难的。”看我意志坚定,一家姐妹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我们不想换人,你还是好好干吧,我们再给你加二百元工资,只是希望不要有什么麻烦。我告诉他们,我自己会好好把握的。

作为修炼人,对照大法方方面面都要做好,不能有半点含糊,才是师父的要求。师父就是在这个完善弟子的过程中不断的提醒弟子,保护弟子,让弟子利用诉江这件事灭邪恶,救众生,让一切好事坏事都变成好事,让大法弟子成为人类大舞台的真正主角,让众生走向美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