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九九八年北京万例健康调查报告的一段历史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记得是在一九九八年的九月份的时候了。那年的六月初,刚刚发生过“北京电视台事件”,电视台对法轮功的不实报道以及法轮功学员去电视台讲真相,还真起到了宣传大法的效果,炼功点来学功的人更多了。那段时间北京城里到处都是炼功点,修炼法轮功的人很多了。

当时我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做教师。有一天,同事小林老师来找我,说国家体委要求所有的气功组织要進行申报登记注册,注册后才算合法。为了给学员争取到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法轮大法研究会准备去申报注册,这就需要一些关于祛病健身的材料,我们去问问国家体总。

于是我和他就去了当时位于先农坛体育场内的国家体育总局,见到了负责管理申报登记的领导及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申报并不复杂,只要提供该门气功有祛病健身的效果就行,需要提供一些气功治病有效的病例,病例不要少于30例,当然越多越好。

说起来,从一九九二年师父开始传法到一九九八年,特别是后几年,来学法轮功的人增加的很快。公园里,广场上,街道旁,早上骑车上班,昨儿那个大商场前、或是马路牙子那儿,还有个空地儿,今天就站了几个人在那炼功,没几天,那儿就站满了,整整齐齐的。随时会有人加入進去,有的人炼完动功就走,赶着上班去了。来晚了的人就悄悄的站在队伍的后头跟着炼。炼完了大家各自散去。所以有的人虽然在这里炼功,但却并不一定认识,面熟了会笑一笑,算是打了招呼。那些年这种情况很多见。炼功点很有特色,一块黄布撑挂起来,上面是法轮大法简介,有两、三个人在外围走动,为学员纠正动作,或者为新来的人介绍功法或教他们动作。骑车一路走过,这些景象成为了城市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所以,有那么多人炼功,要收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的病例没问题。

小林老师年轻,腿脚勤快,所以很多事他去张罗。说起他来,也有故事。他来自南方的乡村,学习很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协和医大的研究生,而且专业很好,分子生物学专业在当时来看是前途无量的。他的机缘很好,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他为人朴实、踏实、工作也很努力,他的研究生导师非常的喜欢他,认定他是一个很好的有前途的年轻人,于是让他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在硕士转读博士时,导师安排他做一组实验,要杀掉几百只大白鼠。小林当时得法不久,觉得这是杀生,于是向导师提出能不能不做这个实验,换一场实验,导师否定了他的想法,并告诫他如果不做这个实验,可能毕不了业,也不能留校做教师,只能回到南方家乡去。小林考虑再三,给导师写了一封信,做好了回家乡的思想准备。结果导师改变了主意,他顺利毕业,留校任教。

当时协和医大有几位教师和学生炼法轮功。大家凑在一起琢磨怎么做,做什么。想法不少,最后定下来在北京的炼功人群中做一个流行病学的调查和情况分析。就以炼功者本人为自身对照,观察被调查者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体健康状况、体质状况、精神状况的变化。参加者人数不限,被调查者的情况不限,因为时间有限,所以主要以北京几大城区炼功点的学员为主,北京郊县的学员得知消息后也有参加的。协和医院的博士生小李的手真快,第二天就拿出来一张调查表的初稿。修改后,我们又在校内请教了流行病学教授的意见,教授说用这个表做调查可行,表格的项目虽然比较简单,但如果调查的案例数量很大,就不是问题。

搞医的人都知道,流行病学调查的难度在于案例的收集,数量太少便无法真实反映出所调查项目的内在因素的作用及外在因素的影响,也就是说案例的数量越多,这份调查报告的分析结果就越可信。这位教授还提出,如果每一个案例都有炼功前后的各种化验等检查更好。

我们没有采纳这条建议,因为即使在临床上,医学指标也从来都不是判断疾病情况的主要临床依据。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就完全可以判断疾病的发生与发展。我们不是做病人服药前后的临床指标的变化,我们是做学员修炼法轮功前后的身体整体的变化,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观察被调查者的情况:⒈修炼前后身体健康状况;⒉修炼前后体质状况;⒊修炼前后精神状况。所以只需要掌握被调查者修炼前后的身体状况即可。对修炼后身体的变化的认识其实也与学员自身对法的认识有关。因为没有任何规定的要求,只要如实反映自己的身体感受就行,所以,如何填写这张表,与填表者对自己修炼前后的身体观察及认识有关系,在这一点上也是如实的反映了学员修炼后心性的变化而反映出的身体的变化,非常真实。

迫害开始后,有人曾借口没有化验等各种指标证实被调查者的身体变化情况而抨击这份调查报告,认为没有医学指标不能说明痊愈。我们收集的一万多份案例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炼功前患有三种以上的疾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有病。很多人得的病在现代医学上讲是疑难杂症,或不治之症,走進炼功场几天就好了。此时,即使让这些人把所有的检查都做一遍,获得的检查结果也无法反映出他身体的整体状况是好是坏。可是我们这三项观察就足以反映出一个人身体的整体状态来了。

明慧网报道的大量案例,许多人修炼后即达到身体一身轻的状态,很多人十多年过去了,没有病,也就没吃过一粒药。有一位学员马忠波,双侧股骨头坏死,CT检查证实了的。只能在地上爬,还有其它的疾病,几乎快活不下去了。修大法后三天完全康复,行走正常。医生得知她的情况,想看看她的股骨头是不是恢复到正常了,又给她做了CT检查,结果没变化。奇怪吧。不奇怪。另一位医生给她做的骨密度检查,发现她的股骨头的骨密度很高,断定她已恢复正常。可是股骨头的表面表现还是烂骨头一个,这个问题一般人理解不了。这里想说的是医学指标不能说明真实的状态。有的人浑身难受,可医学检查指标正常,有的人检查指标不正常,可啥事没有,这在临床上并不少见。

我们把表格样本交给大法研究会北京辅导站,再分发到炼功点,由辅导员复印后发给学员,学员按照自己当时的身体情况如实填写表格所询问的内容。填好后收回,汇集到我们这里。记得当把调查表分发到炼功点时,听说是做一个调查,去申请注册以获得一个好的炼功环境,学员们都很高兴。我们知道,炼功点老太太居多,没文化的不少,这也没难住大家,在辅导员的协调下,有请别人帮忙的,也有找家人代填的,很快就弄完了。一个星期,我们就收到了一万多份表格。有的学员觉的这张表中的内容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就在表的背面写下了很多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心里话。

表格回收后,开始筛选,数据录入,分析,成文。筛选和数据录入一起進行,输机时把项目不全的表拿出来就行。输机算是一项大工程了,当时几乎没有什么人有个人电脑,单位里的电脑使用的人很多,根本无法满足要求。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来了一个好消息。外单位有一位学员在单位里借来了机房钥匙,可以使用。这真是天大的好事,有神助啊。只是时间很紧,只能晚上干。大家满处张罗,寻找各炼功点的技术人员,很快来了大约三十多人,记得是干了三个晚上(通宵),另带一个星期日整天,终于在周一的凌晨五点,把一万四千多份表格全部做完了。很多人是晚上来输机,白天照常上班。这些学员很多人彼此并不认识,在大法的事情需要时他们出现了,静静的做着手上的活儿,随后就无影无踪了,似乎什么也没留下。但我相信,在宇宙的历史中会有记载。

前期工作结束后,便开始对数据進行分析。由于有一部份学员表格填写不完整,有缺项,只好剔除出去,整理出一万二千七百三十一份有效调查表進行分析。这部份工作主要由小林为主完成的,当然这个人群里的能人不少,大家一直在提意见,完善它。过程中大家都有很好的建议。小林经过几天通宵达旦的工作(白天还得照常上班),终于完成了调查报告的初稿。辅导站为我们请来了几位医学专家及教授论证这篇调查报告,提出来许多有意义的改進意见,最后成文。

这一段过程已经成为历史,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当时的人都不在那里了,被开除了公职。这些当年的精英、人才,这些年都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有的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有的被折磨的致残,有的精神受到巨大的伤害,有的甚至现在还在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但是这改变不了什么,大法弟子对宇宙真理的信仰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改变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