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来的结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正法修炼已经十六年有余。近几个月的诉江让我想到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十六年来,七千万人中,到底有多少学员在修“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把“助师正法”视为自己今生今世在人间的第一要职?是否只有几十万、几百万?是否还有几千万同修(至少一半以上)处在不做、不会做,或者脚踩人神两只船、不能算不做的做,或者做累了、够本了、不想做了的状态?

从九二年五月到九九年七月,读大法书、炼大法功法的人数是师父要的,最少一亿人,本来想要两亿人;旧势力的迫害把九九年上半年刚得法、还没来得及打好基础的三千万人掉了下去,只剩它们固守的人数——七千万;十六年来,一直坚持把讲真相救人放在第一位、同时不断在法中修炼、向上攀登的,如果用每天所花的时间、完成的工作量、救人数字,用这些人中看得见摸得着的方法计算,是否只有几百万人、不足一千万呢?是否还有几千万人,没有脱离大法,但也一直没有把实现师父正法的安排和需要放在首位呢?看看各地的情况,估计很难排除这种可能。

换个角度说,海内外同修们都看见了,很多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学法很自觉,倒背如流,炼功更是不松懈;常人中的生活和工作有序、有成就,讲真相救人却很“随缘”,不能影响常人生活和个人修炼。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可能连学法和炼功都很荒疏了,自己都不相信正法能结束,还有多少人生路,不经营常人日子能行吗?抱着类似的思想越来越混同于常人。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和学员,总是在执着时间,在执着结束,在时时寻找结束的征兆,以至于一再判断失误,从兴奋到失望,人心的执著也招来很多人事中的干扰,事与愿违。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等待,消极的,积极的,笔者认为,正法的结束应该是等不来的,等来了也一定不是等待者所希望的结局。等来的结束我们会后悔多多,悔之不及。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的《美国首都讲法》中明确说过:“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面临着为将来的众生得救的责任。”“因为人类大淘汰中会留下一些好人为未来做人种,同时在法正人间时期还要给大法开创一个人类回报给大法的荣耀,也就是出现一个大法在人类社会的全盛时期,这是历史中必然要出现的。”

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再次明确提醒大法弟子:“历史在往前推進,路在往前走,天要变,谁也挡不住。大家在这个过程中尽量的多救一些人,能够使他们留下来。是啊,作为大法弟子,我告诉大家还真得多救人,因为当初我是这样安排的:我叫人在未来要给大法一次回报,就是剩下来的人吧,要给大法开创一次最辉煌的时期,全盛时期。那人得来做这个事,要剩不下几个人这怎么做?”

天机尽泄。救到了足够的人数,才是达到了正法必须实现的目标。可能够在人间“给大法开创一次最辉煌的时期”的人数,能等来吗?能在过日子中实现吗?能在追求常人名利情中实现吗?能在消沉和失望中实现吗?能在脚踩两只船中实现吗?能在个人修炼中实现吗?我们都知道,肯定不能。可是我们很多同修,知道师父讲的是对的,却总是选择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我行我素,把师父讲的当成信息,而不是作为法来理解和接受。

人的观念和习惯是很顽固的,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理、人的情、人的观念。现代社会,诱惑又那么多,斑驳陆离。我们自己到底是谁?究竟来干什么?从哪里来?能到哪里去?师父讲的,符合自己的都接受;不符合的当理论学,同时享受人生和大法的好处。或者,有选择的学法。这些好象很常见,可能不是有意的,却没有清醒的去排斥和修去这些观念和人的习惯。

靠师父亲自做神韵,把我们几千万人在人间该做的份做出来么?从师徒的道义来说,师父在上,我们在下;从人间长幼顺序来说,我们很多中年、青年、少年弟子都比师父年轻。不论什么理,都是我们该努力多做,让师父少操心、多宽慰,而不是我们在人的诱惑和执著中追求、消沉,救人的事让师父“能者多劳”啊!

这点想法,以前也有过,没有说出来。我知道很多同修学法炼功都很肯花时间,希望大家花一点时间给明慧网大陆法会投稿,写出自己每天在争分夺秒救人、助师正法中修炼的体会,不管十六年的路途是曲折还是顺利。笔者希望将来师父在人间实现的“大法全盛时期”,是由七千万到一亿大法弟子救人的辉煌业绩铸造的。过程重要,结果也很重要,过程和结果是无可分离的。

以上是个人在现阶段修炼过程中的想法,不一定全对,写出来也没来得及整理和修饰,谨与同修们交流。真心希望我们不要麻木,不要在人中习惯成自然,希望我们自己不要成为自己所盼望的结束的障碍,在真结束时都能知道自己没有太对不起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