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车、捡钱、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七十八岁,退休教师。二零一四年一月末的一天,我在一个公交车站等公交车。此站只有一条线路经过,而且车隔时间长,有时会聚集许多人等车。那天也不例外,站台上站了很多人。

公交车终于来了,人们蜂拥而上,大家争先恐后的往前挤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别人一样去挤车,这次上不去等下一趟吧,也就是多站一会儿、多挨点冻呗。天很冷,北风也飕飕的。我没有动,还在站台上站着。忽然,觉得脚面子好象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低头一看,一沓一百元人民币正从我的脚面滑到马路牙子下面的马路上。抬头一看,一个老头刚从我面前急冲过去,正挤车呢。啊,原来钱是从他羽绒服兜里漏下来掉到我脚上的。我急忙向他喊:“喂,老弟。”他好象没听见,依然向前挤着。我急忙跑过去,向他后背拍了一下:“老弟,你的钱掉了。”他回过头来看到地上的钱,便忙不迭的跑过来,边捡钱边大声说:“谢谢谢谢”。车开走了,车站上只剩下他和我俩个人了。

他站到了站台上,边拍着我的肩头边问:“多大岁数了?也等车啊?”我点点头:“七十八岁了。”“啊,比我大一轮,看见钱你怎么不捡呀?”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钱我不能捡,大法弟子事事处处都得做个好人,路不拾遗是咱们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相传的美德呀!”他说:“德?现在这年头谁还怕钱咬手啊!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好人都难找啊!”我说:“你算说对了,中共邪党搞假、恶、斗,让人没有了人性,什么坏事都敢干,人无德了。人无德就天灾人祸,你信不?”他点点头,于是我俩聊了起来……

他告诉我这钱是他打工挣的,留下的尾帐,大头都给了,剩下的三千元钱对方想赖帐不给了,他要了多次今天总算要回来了。再有几天就是甲午年除夕了,用这钱回家过年。他是农民工。听了他的一番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中共独裁体制下的百姓活的多难啊。

他又问了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你的师父为什么去了美国,中共这么残酷的迫害法轮功,你为什么还要炼?我一一做了回答,并向他讲了贵州藏字石惊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的必然、法轮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以及当前的三退大潮。他明白了真相后,用真名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

寒风中,他一直很激动,他被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坚不可摧的精神深深的感动了。我也很欣慰:世人在被唤醒,在得救。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人们法轮功这块是净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