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彝良县警察毒打66岁老太并丢弃野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孙治贵女士是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进修学校的退休工人,今年六十六岁。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孙治贵老人来到小草坝乌包林村(音)向乡亲们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派出所所长左朝剑带领杨培勇等警察对孙治贵老人暴打、拖行,并丢弃在风雨交加的野外。

当老人跌跌撞撞来到派出所索要私人物品时,又遭警察抬出门外,丢弃在路边……

孙治贵以前身体很差,患有严重的妇科病、肾炎、风湿病、胰腺炎、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七、八月大热天还要穿棉衣。特别是九六年又患上了“肾炎合并肾功衰”,全身浮肿,曾经到成都医院检查治疗一个月,回来后又在昭通地区医院住院,治疗三个月不见好转,医院叫家人把她接回家准备后事。由于为了治病几乎花尽了全部积蓄,家庭关系也很紧张,一切家务事情都得靠邻居帮忙。就在她万念俱灰之时,一九九八年五月,有人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开始由别人给她读《转法轮》,仅一个星期后,她就能起床下地了,炼功九个多月后,全身的疾病都不治而愈。自九六年就病休在家的她,于九九年三月又重新回到单位上班了。

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以来,孙治贵老人只因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利,就被非法劳教,正常生活受到严重骚扰。丈夫害怕受牵连强行和她离了婚。

二零零三年孙治贵向有关领导邮寄了一份法轮功真相材料,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她遭到彝良县610和国保大队的非法抓捕、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板桥劳教所被迫害得出现“肛瘘”症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早晨,孙治贵老人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从昭通到彝良的客车上,被昭通市昭阳区国保大队杨云昆等警察强行掳走,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孙治贵回家后,县610和国保大队警察天天到她家中骚扰。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国保大队长王毅,安排单位、法规股警察王条海(音)长期监视、跟踪她,一到敏感日就打电话给孙治贵的儿子,要孙治贵去谈话、写保证。孙治贵跟王毅、王条海讲法律,他们说,共产党给他们钱,他们就听共产党的,法律在中国没有用。

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适逢当地赶庙会,为了清除当地民众思想里被恶党灌输的谎言,一大早,孙治贵老人来到小草坝乌包林村向乡亲们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想告诉世人,法轮功不是媒体抹黑宣传的那样,而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

早上九点左右,彝良县小草坝乡派出所所长左朝剑带领杨培勇等全派出所的人来抓孙治贵老人。他们把真相资料连同背篓、背包,一起抢走。背包里有家中钥匙、钱、日常用品等私人物品。

左朝剑气势汹汹,当场逼问资料来源,孙治贵不配合,并大声向周围的百姓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左朝剑打她几个耳光,把她打得眼冒金星,耳朵当时就听不见了。几个协管员过来,把她的手扭转到背后,又把她打倒在地,左朝剑说,把她倒拖着走。这时,孙治贵已晕过去。

当时,天上下着小雨,地上满是稀泥。山上的小路很窄,路面也不光滑。警察把孙治贵倒拖着,走到一半路时,因转弯处较窄,转不过去,这些警察用脚踢孙治贵的左肋骨,把她踢醒,她才发现这些警察一边一个人提着她的手,而头、身体、脚却都在地上拖着走,外衣被翻上来蒙住头,让她看不见是谁在踢她,只听见他们骂骂咧咧的叫她起来自己走。警察们又踢她左胸,叫她快站起来,别耽误他们的时间。孙治贵说:“你们把我整成这样,我起不来了。”这些警察开始一边一个把孙治贵的大臂提起来,再放下,让臀部触地,就这样不停的提起来、触下去,反复折腾。孙治贵说:“我没有触犯国家法律,你们为什么这样整人?!”警察们耍赖说:“谁看见打你了?你指出来谁打你了。”

左朝剑说:“不站起来就把她从悬崖顶上推着滚下山去,我们在山下等着。”孙治贵死死抓住边上一个人的裤脚,说:“谁敢这样推我滚下山崖,出了人命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左朝剑让孙治贵自己走下山,叫杨培勇把蒙在孙治贵头上的衣服翻下来。这时,孙治贵才发现鞋跟都拖烂了,脚也磨破了,在淌血,衣裤全烂了,保暖内衣、背上、头上全是稀泥,头上有三个鸡蛋大的包。

这时,左朝剑带着其他人走了,杨培勇还在不停的骂了十多分钟,催促快走。孙治贵说:“我被你们折磨成这样,走不动了。你把我的东西还我。”杨培勇说,背篓等丢在山脚了,东西自己去派出所拿,然后就丢下这位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老人也走了。

天上一直下着小雨,孙治贵已全身湿透,山上很冷,老人身体出现抽搐。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杨培勇上来了。他看看孙治贵还在原地躺着,没说什么就下山了。大约到下午两点,孙治贵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山上爬,爬到山顶的仙仰寺已四点左右,庙里几个教徒说,警察已交代过,不许她们救孙治贵,但实在于心不忍。她们把孙治贵扶进寺里,躺在床上。

第二天一早,孙治贵找来一根木棍,自己一个人,一步一步,慢慢走下山。下午三点左右到了派出所,所长左朝剑不在。孙治贵说:“你们不是叫我到派出所拿东西吗。我来了,请你们把东西还我。我要上医院检查你们昨天打我的伤情。”杨培勇说:“谁看见我们打你了。”过来一个人说:“我们正找你,你还送上门来了,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开个会。”过了半个多小时,一个警察说:“你到办公室来一下,就给你东西。”他们把孙治贵带到楼后的一道小门,过一道门,就关一道门,一直过了三道门,来到一间很暗的小房子,里面有一个很高的凳子,叫孙治贵坐上去照相。孙治贵说:“我是来要东西的,照什么相?”孙治贵不坐,过来两个协警强行拉她坐下。孙治贵大喊:“警察打人了!”折腾了半天,他们也拉不动,一个警察说:“把她丢到公路上。”他们来了四个人把孙治贵抬出门,丢到外面公路上。孙治贵躺在公路上大喊:“小草坝乡的老百姓们都来看看,派出所警察把我的钱和东西抢走了,把我打成这样,现在又把我丢在公路上!”来了两个老人,他们把孙治贵从地上扶起,对警察说:“你们怎能这样对待这个老人,天气这么冷。”

孙治贵要求警察赔她的东西,一个警察说,东西被锁在保管室,明天早上十点来拿。第二天十点,他们又说,钥匙在所长拿着,他十二点才回来。一直等到下午一点,所长左朝剑才来。孙治贵说:“所长,是你叫我来派出所拿东西的。”左朝剑说:“你问题交代清楚没有?”孙治贵说:“我没有触犯国家任何一条法律。你们把我打成这样,快把钥匙还我,我好到县城医院去检查你们昨天打我的伤情。”孙治贵把带来的国家宪法三十五、三十六条信仰自由的条款、以及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等有关法律拿给左朝剑看,对他说:“国家法律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法轮功是正法。”左朝剑说:“你这些顶个×用,我们抓的人多了。”一把把这些资料扯去撕烂了。最后,左朝剑扣下真相资料,只还了孙治贵其它私人物品。

象孙治贵老人这样的遭遇,每天都在中国大陆上演着。十六年哪,十六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经历和承受的磨难,绝非一纸信笺所能表述!唯愿善良的你看完此文后,对是非曲直能够明辨,善待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彝良县六一零:袁敏
彝良县公安局
法规股 王条海(音):13578030596
警察:苏贵安、游童华(女)
国保大队 队长:王毅 13887003669
梁东梅(女)、
彝良县小草坝乡派出所所长 左朝剑 13887046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