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蒙潇等被致死案看中共的黑社会特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四川金堂县大法弟子杨贞祥撰文,《成都市“610”害死蒙潇 图谋杀我灭口未遂》。文中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四川金堂县淮口派出所警察把我从家中绑架到金堂县看守所迫害,在同一监室中,还关押了一位年轻女大法弟子蒙潇。听她讲:她是城厢钢铁厂的中层干部,大学毕业,人很消瘦,因迫害自己流离失所,在租住的房子被绑架到看守所已有一个月左右了,老家是南充市人,她妈妈疯了,父亲脚是跛的,还有个弟弟。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蒙潇每天早上七点左右被带出去了,要晚上十一、十二点钟才被送回监室,身体看着迫害的很严重。一次,我问她:天天把你带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她悄悄的告诉我:“他们给我打毒针、灌食(她一直绝食反迫害),有时把我送在金堂县清江镇的四川省劳改局医院迫害,有时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迫害。”

因所长我认识,是淮口家乡人。有一天,我向他请求说:“蒙潇都被关押了一两个月了,都没吃饭,你们就做点好事,把她放了嘛。”蒋说:“上头(成都610)说了,死都让她死在监狱里,不准放出去。”

我被关到第二十八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左右,这天晚上蒙潇没回监室。快到中午了,看守所破天荒的给我端来丰盛的饭菜,有韭黄炒肉、蒜苗盐煎肉、豆腐、一碗白白的大米饭。警察说:“老年人,你快吃,吃了淮口派出所的车子来接你回去。”

一直等到下午四、五点过车才来,我回到淮口家中已经天黑了,派出所的人多次嘱咐我丈夫:“人交给你了,人好好的哟”。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整个脑袋都肿了,脸肿的很大,嘴歪斜,口水顺着嘴角往外流。医生说是“面瘫”。第二天,蒋增尧一行还特来我家“看望”我,所谓的“关心”,当看到我的情形,没有死,他的脸变的很惨白。当时我没明白过来。

回忆在看守所全过程,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弄一顿丰盛的菜给我吃,吃了叫我马上走。他们怕我把蒙潇的事说出去,在饭菜里投了毒,要杀人灭口。因我吃的很少,没达到致死的程度。

十六年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他们用这种卑鄙、无耻的黑社会手法迫害致死掩盖罪恶的,绑架、暗杀、谎言、恐吓、栽赃,无所不用其极,被冤死的学员难以计数。

陈湘睿
陈湘睿

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陈湘睿(男,29岁),因拒绝转化,2003年3月11日晚上9点,时任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长雷振中带领警察将陈湘睿绑架到市公安局大打出手。电棒、铁锤加书本、橡胶棍……。致使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打坏,肋骨、锁骨、脚背骨被打断,腹腔内抽出2500升血,脑中枢神经致命损坏,于次日早上在衡阳市中心医院含冤离开人世。在第二天警察立即将陈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亲戚多人挟持到市静园宾馆,逼迫其父母签字,并派二卡车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将陈湘睿尸体押送到火葬场强行火化。因其父母不肯签字,警察强行将其全家关押至14日才放人。

2002年10月24日,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鹅毛口七位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张贴真相资料,上午9点被抓,下午4点杨艳英(女)、张爱花(女)、李美兰(女)、邢引弟(女)4人在刑讯中被警察用电棍电击毒打致死。面对警察同时将四名女性法轮功学员刑讯致死的惨案,为封锁消息,山西省公安厅直接出面销毁证据、威胁家属、重判其他知情法轮功学员,将剩下没有被打死的3人史素萍、王明霞、王英香重判15年徒刑。

陈建宁一家
陈建宁一家

2002年8月28日,江西省武宁县公安局政保大队、石渡乡派出所一行六人到该乡官田村法轮功学员陈建宁(男,31岁)家,以弄清真相光盘来源为由,强行将他抓走,当天下午将他活活打死。为了掩盖真相,当晚派出大批警察到该乡所有有法轮功学员的村,上门游说造谣,说陈建宁已自杀,你们不要出去,并通宵守候在各村不准人员进出。8月29日县委副书记、县人大主任、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检察院院长等一行人与死者家属见面,与此同时陈的妻子唐美芬在派出所被警察拷打,以强迫家属在赔款一万五立即火化尸体的协议上签字。陈建宁被火化后五小时,唐美芬才被派出所放回家。

江锡清一家
江锡清一家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锡清(男,66岁)于2009年1月28日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家属们用相机拍下了一些镜头,被发现后当场被二十几名警察(包括火葬场的人)抢夺、毁掉。家属打110报警,现场警察在旁边答腔说:“公安就在这里,110不会来”。家属坚持要守灵,当局不准,并宣称是家属闹事,随后,几人夹拖一个家属把他们拖出殡仪馆,然后将身体还有余温的江锡清强行火化。

何行宗
何行宗

湖北省麻城宋埠镇法轮功学员何行宗(男,55岁),2001年12月8日早上,他在本村大路旁电线杆上张贴法轮功标语,被宋埠派出所警察发现,在路边活活被打死。警察为了掩盖真相,把他拖走扔在公路旁,并将派出所之前撕下的100多张法轮功标语传单揣到他衣袋里,而后请来法医进行人身鉴定,谎称死者身上没有伤痕,是贴传单时意外而死。但何行宗家人在料理他的后事时,发现何行宗脖子上有两个深凹进去用手掐出来的深印,后脑勺有重伤,下身睾丸被捏破。村里的群众见何行宗这样被警察活活掐死,坚决要找派出所为何行宗讨个公道,但派出所却威胁说:这个事情你们不要找我们,我们也不找你们,他是张贴传单而死。

十六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就是这样一桩桩发生着。在中共独裁暴政的体制下,其实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大监狱,许多忧国忧民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律师等维权人士也都在遭受着中共的迫害,所有民众都被中共的谎言欺骗着蒙蔽着。最近发生的数百维权律师及人权活动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中共公安部还通过喉舌人民网和央视对维权律师王宇等及其所在的锋锐律师事务所进行抹黑、打击,采用的实际就是黑社会组织的手法。

据明慧网消息,从5月底到8月27日,明慧网已收到总数超过十六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在大纪元声明退党(含团、队)的民众已逾两亿一千万人。习阵营打虎进度已逼近江、曾等巨虎,逮捕江泽民、曾庆红近在咫尺。

奉劝那些仍然被中共谎言蒙蔽欺骗的人,不明真相追随中共恶党的或还认为中共好的人,对中共仍然抱有幻想的人,在这乱世之秋,千万别再犯傻。今天我们再次把这些迫害真相曝光出来,就是让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中共已沦为彻头彻尾的黑社会组织,它只要存在一天,它的邪恶本质就不会改变,它就会继续做恶。只有解体灭亡中共,这些邪恶的迫害才会结束,中华民族才会长治久安,人民才会安居乐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