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喝程维峰:再往前走,就是悬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省报道)程维峰,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是淮阳县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此人多年来采用各种方法、手段非法抓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下面就把他犯下的主要罪恶列出,曝光其邪恶,再对他劝善:

翻墙钻屋如窃贼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国保大队大队长程维峰、李昌峰等人,开车闯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该法轮功学员不在家,他们等了几个小时后才走。当晚十一点多,警察拉来大高梯子,爬梯子上二楼,跳窗钻进屋非法抄家。这时有好几家邻居听到声响出来看,问他们:人家家里没有人,你们怎么能进入人家屋里呢?恶徒说:他们犯了罪。到底是谁在犯罪?警察合伙偷人家东西就不是犯罪这就是中共警察的逻辑。

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半夜,程维峰带领全体国保大队恶警,半夜来到朱集乡法轮功学员蔡友锋家,翻箱倒柜,工资卡、进账卡全部抢走,包括电脑一台、真相资料、大法书等,然后把蔡友锋连拉带推绑架走。

抄家、毒打胜土匪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夜,程维峰、李昌峰、刘贯华、王建、王勇、袁权等闯入北关法轮功学员苏振华家中,撬门别锁,翻箱倒柜,把现金一千七百元、存折、新购置的老年机动车一辆、电视接收器十二套等值钱的东西抢劫一空。将王和平、苏振华夫妇绑架到国保大队,分开刑讯逼供,用酷刑老虎凳对苏振华进行两天两夜的折磨,不让睡觉,稍微一困,程维峰就过去揪她的头发。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许湾乡大法学员许风梅,被程维峰等人绑架到国保大队。她被绑在老虎凳上,背上被扎了二十多针。程维峰打了她几十个耳光,然后又按着她的脚脖子,恶警王建拿着铁擀杖擀许风梅的腿面。程维峰、王建一左一右拳脚相加,把她踢了几十脚。这次恶警在抄她的家时抄走了:十个卫星接收机、一台DVD、两部手机、现金两千元、邮政存折七千元、三轮摩托车等物品。后来许风梅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强行灌药投黑监

新站镇新湾村五十多岁的农妇田桂兰,因讲法轮功真相,于阴历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被绑架、抄家。当天下午在县公安局,程维锋非法审问她: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她不说。程维锋就用书和手照着田桂兰脸上打,打累了,又用拖把杆朝她的肩上、手上、腿上、脚踝骨上乱打,致使田桂兰浑身是伤,脸被打肿,左眼疼痛很长时间。后被送往看守所。因为田桂兰血压高到二百四,所长李西志强逼她服药,她不配合,李西志说:“不吃药就用铁棍撬着牙往里灌。”把田桂兰大牙撬掉两个。程维峰扬言,血压高到三百也不放人。最后非法判田桂兰三年半。因田桂兰血压高送新乡监狱拒收,又被劫持回看守所。经强行灌药后,血压下降,最后将她投进新乡女子监狱。

孝女救父遭毒打,大针扎进脚趾甲

新站乡大法学员李玉枝因父亲被抓,去国保大队要人。程维峰恶意问她是否也炼法轮功。李玉枝因身体不好,曾经炼过法轮功。程维峰一听,带领王建、王勇等恶警对李玉枝拳脚相加,把她毒打一顿。毒打后又去抄李玉枝的家。因李玉枝的脸被打青,恶徒们就用布缠着她的头;怕李玉枝喊话,又用车上的海绵坐垫包紧她的头。恶警袁泉死死地把她摁到车上,使她动弹不得,透不过气来,最后致使她大小便失禁。抄完她的家后又将李玉枝拉回国保大队二楼,狠狠地毒打,用大头针扎她的脚趾甲,当时她就昏了过去,四个多小时以后才醒过来。

架机枪,牵警犬,只为绑架一老汉

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晚七点左右,程维峰带人到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夏中志家,逼迫夏中志放弃修炼,按指纹。夏中志坚决抵制,不配合。恶警把夏中志家所有大法书全部抄走,强拉老人上车。夏中志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迫害好人!”村里的人听到喊声都出来了,看到这事,非常愤怒,高喊:“这么好的人,不能带走。他七十多岁了,干什么坏事了?你们多次迫害他,为啥?”喊声一片,程维峰看带不走人,不死心,就叫打电话。结果调来防暴队和一车恶警,这伙人还牵着狼狗,端着机枪。最后硬把七旬老人拖上车,鞋都被拉掉了。老人最后被关进国保大队,绑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不让睡觉,不让解大小便。两天后才被家人赎回。

刑讯逼供无底线 专门备有救心丸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淮阳县鲁台乡鲁集村农妇李苹,向淮阳县法院控告程维峰等恶人对她的丈夫及家庭造成的灾难,她在诉讼状中说:“我叫李苹,今年四十一岁,是鲁红军的妻子。在二零零八年皇历四月十四夜里十一点多钟正在家里熟睡的鲁红军被淮阳县国保大队和鲁台派出所十来个警匪绑架并抄家,恶警没有任何证件,私闯民宅,非法抄家,私自搜身,从鲁红军身上搜出个MP3,还从我家抢走彩色电视机一台、影碟机一台、大锅六个、接收机七个、电风扇一台、手电灯两把、高频头,还有安大锅用的不锈钢支架。恶警不容分说把鲁红军塞进警车拉到公安局,鲁台派出所负责人程维峰迫害法轮功很卖力,花重金在县里买个国保大队长当上了,从此跟踪、盯梢、敲诈、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都是程维峰带头。他问鲁红军认不认识赫俊英,说个认识就被打昏了过去;又用凉水泼,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鲁红军才苏醒过来,恶警程维峰看鲁红军不行了,给他吃了救心丸,才勉强保着命。我家被抢走的物品,我多次去要,程维峰推托说没时间,连个手续也不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鲁红军非法关押在淮阳县看守所半年多,十一月初在淮阳县看守所院子里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三年。”

鲁红军妻子的诉状揭露出了程维峰等恶人,为何敢那样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原来他们备有救心丸!刑讯逼供是法律明令禁止的,恶徒们也怕将人打死了被追究责任,所以提前备好了救心丸。

表面敷衍,暗地催案,阳奉阴违耍手段

二零零八年八月,安岭乡薛孟村大法学员刘翠华在帮娘家干农活时,被程维峰、李昌峰等恶警绑架到国保大队刑讯逼供。刘翠华从二楼窗上跳下,摔伤脚被送进骨科医院。程维峰派恶警在医院秘密监控她二十多天,一直不通知家人。程维峰不愿由国保大队承担医疗费,竟残忍的将刘翠花关入看守所。大家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能这么快就好了!看守所看她生活不能自理,不愿接收。程维峰这小子竟然跑到公安局长段业林那里写批条,强压看守所将刘翠花收监。在看守所,刘翠华由于摔伤无人照料,小腿肌肉萎缩,骨髓炎症,整日流脓水。程维峰为了向她家人要医药费,这才通知家人。家人知道后,告到省督察组。程维峰怕承担责任,一边假惺惺地给刘翠华做检查、治疗,说让她取保看病,保外就医,不让家人上告他;一边捏造黑材料报检察院批捕科,催促快判。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早晨,程维峰将刘翠华秘密押往新乡监狱。程维峰不但不通知刘翠华家人她被判刑的消息,连她本人也不知道,被劫持到监狱时身无分文。

耍尽伎俩只为钱,残疾人家也榨干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上午八点左右,程维峰、王建、杨全三名恶警闯入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不由分说先从该学员手里把手机抢走。到屋里先拿钱包。这位学员说你别拿我的钱。程维峰说,我给你数数,一千四百元。当时这个学员跟他要了回来。他们就到里间翻箱倒柜,床上翻得乱七八糟,连他儿子上学发的光盘都拿走了。恶警把这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晚上七点左右,程维峰、王建两个用脚踢他的小腿迎面骨,肿了四天才好;打他的脸;用胳膊肘捣背;又背铐他半个小时。程维峰与王建商量,翻这位法轮功学员的钱,从鞋垫底下把钱翻出抢走。后来体检身体,量血压一百八十,王勇把单子送给程维峰,他看了说:“咋量的?”王勇就实话实说。程维峰又给看守所的周医生打电话。晚上八点左右,周医生量血压还是一百八十。在这种情况下,程维峰硬是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投进看守所。程维峰诈骗他说:“你银行卡呢?把钱取出来,要不,你的卡给你封了。”程维峰连勒索带欺骗,这一次就弄了两万五千元。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晚,淮阳县国保大队及十几名恶警闯入亚门乡董营村杨柳家,推倒院墙一角,进屋就骂,见人就打,翻箱倒柜,见啥就拿。抢走书房现金十多万元,各种电器、工具、银行卡,连学生攒的压岁钱也不放过,全部抢劫一空,价值三十多万。杨柳与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弟弟杨起、妹妹、妹夫及妹妹的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全部被绑架到国保大队。杨柳遭酷刑逼供;四个学生被打得身上都有五指手印;杨起及妹妹、妹夫也都被酷刑折磨。杨柳与杨起病情加重,恶警怕担当责任,将他们监外医保,勒索每人四万元人民币。妹妹、妹夫两人各罚款三万多元,非法拘留十五天。

在杨柳、杨起医保期间,恶警想私吞财物,又怕他们的恶行曝光,不断的骚扰、恐吓、威胁他们。不久,国保大队通知杨柳销号,因没有答应他们的邪恶要求,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气急败坏的恶警再次绑架了杨柳和杨起,最后姐弟二人被非法判刑四年。

杨柳有一个哥哥杨贵,住在豆门乡武湾行政村。杨贵婴儿时得了一场大病,因家庭极度贫困没钱治,落下了下肢瘫痪的后遗症,长年在地上爬行,膝盖经常血淋淋的;少年时代拖个凳子支撑着往前挪;年龄再大点时,就用木棍做了个简易的双拐,以在街头摆摊补鞋为生,其凄惨家境可想而知。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程维峰伙同李昌峰等几个恶警闯到杨贵家疯狂抢劫,将他准备盖新房的钱、物洗劫一空,总价值二十一万。

抢钱,死不认帐;绑票,可讲价钱

二零零九年皇历十二月十八日晚,淮阳县国保大队警察闯入鲁台乡董格行政村法轮功学员黑妮老人的家,抢走三百七十元现金、两把手电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并把黑妮老人塞进警车,拉到淮阳县看守所关押五天。教导员刘冠华和负责人李昌峰、程维峰等说要罚款一万元。可是黑妮家太穷,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就找亲戚托关系,最后降价到三千五百元才放人。而对抄家时抢走的钱与物,恶警们却死不认账。乡亲们都说,现在警察抓人简直跟土匪绑票没啥两样。

按中共的规定,抄家时需要有证人在场,对抄走的物品要有清单。可是中共的警察在具体执行时哪管这些?为什么不按规定执行呢?因为按照规定去做的话,那抢走的钱怎么进个人的腰包?再说那所谓的罚款,警察有什么资格去罚款?而且这些恶警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尽可能的榨干法轮功学员的经济。可是要是一看人家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也就算了,如果一味的还是要那么多钱,可能到最后连一分钱也得不到。恶警抓人是手段,要钱才是目的。

交钱,放人;没钱,判刑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淮阳县国保大队长程维峰带恶警闯入城关镇小孟楼村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何洪亮、夏中志、刘中兰、陈金兰、王玉荣、王和平、苏振华、齐凤芝、李军旗、凡云霞、吴女士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家人被勒索两万元后,被释放。后来,另有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缴了一至二万元不等的“赎金”后也被放回家。十一月六日,淮阳县法院对其余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一审诬判他们三至七年。

程维峰等恶警,长期以来始终在玩着一个潜规则,那就是对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交了钱,就放人;要是不交钱,那就判刑。而这些恶人枉判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就是为了敲诈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看一眼,两耳光,心肠歹毒怕曝光

二零一零年皇历十一月初一下午两点多,六十五岁的刘继梅女士因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在刘振屯乡李菜营西头,被刘振屯乡派出所警察劫持。几名警察把她拉到派出所,随后程维峰、李昌峰就到了。可能刘继梅看了他一眼,程维峰就以不让刘继梅看他为由,恶狠狠地打了刘继梅两个耳光。

程维峰作了恶还怕当事人认出是他,所以人看他一眼,他就恼羞成怒。

怕曝光,怕露馅,请来恶人耍伪善

家住淮阳县城关醒众街72号的法轮功学员张素芳,在被非法枉判前,遭到了极其残酷的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张素芳冤狱期满,刚从新乡监狱回来,程维峰就以张素芳给他们曝光为由,将她又关进看守所。

程维峰这些人作恶惯了,自然也掌握了一些作案技巧。二零一二年皇历六月初五夜里,程维峰先带人到张素芳的住处,见门是锁着的,就把门摘掉溜了进去。等张素芳十二点多回到家中,就有五个恶人跟着进来了,这五人为首的正是程维锋。恶警们把屋内的书、钱、MP3,还有她写的上诉状,信件、判决书、户口本、帐条子、日记本、真相币等全部抢走,装了一袋子。

他们把张素芳铐在国保大队椅子上一夜。程维峰让她看电脑上以前她被判刑三年的过程。在问话时,程维锋偷偷录音。问张素芳是谁给上的网,并让她在笔录上签字,遭拒绝。程维峰就用巴掌在她脸上打,用书在她脸上乱砸。第二天早上八点,程维峰一伙,一边拉着她一边骂,穿皮鞋对着她的腰上踹,痛得她几天不能睡觉。

七月四日,批捕科说证据不足,程维峰就想坏点子,把张素芳娘家驻马店市新蔡县六一零的李国青、国保大队长李冠军,还有驻马店六一零的于队长三人找来,在淮阳住了三天。在提审张素芳的两天中,这些人很伪善的说,来看看她。说着说着马脚就露了出来,还是问是谁曝光恶警那些事。

程维峰,休逞能,恶事做尽毁前程;一人祸,全家殃,恶报临头悔断肠

人之初,性本善,程维峰的本质也不可能那么坏。特别是象他这样,从小没有了父亲,母亲守寡将他拉扯大,他应该更懂得人间的冷暖。他从小学习努力,考学,分配,当警察,当上派出所指导员,也真是不易。就是当了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他也可以在这个位置上为老百姓做些有益的事。可他却专信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谎言,甘做中共的打手,不遗余力地迫害无辜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他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也有妻子、儿女,如果你的亲人、特别是你的母亲因做好人而被警察毒打、凌辱或判刑,你是什么感觉?你和你的后代及亲朋好友会怎样看待迫害你亲人的警察和恶人?!

一个靠敲诈好人获得所谓幸福的人,其人生何等的悲哀!想靠迫害好人铸就自己的未来,其眼光是多么短浅!听到他抓捕法轮功学员,有的警察就很鄙视的说:“程维峰这小子,又缺钱花了。”这些年他用抢来、敲诈来的巨款在县城南十字街南路东买套新房,还在北关三岔路口西南角又建一套新房。这就是他作恶的铁证。究竟他存折里还有多少敲诈来的钱,他平时又挥霍了多少,这些还都是未知数。

上述案例并不是程维峰罪恶的全部。我们整理出这些并不是出于报复。我们只是将他的罪恶揭露出来,让淮阳的父老乡亲看看,让他的亲朋知道,这个身着警服,头顶国徽,道貌岸然的人民警察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我们揭露的目的,一个是阻止他继续作恶;另一个也是为他自己,为他的家庭着想。

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层遭到恶报的情况已经大白于天下,如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郭伯雄等等。迫害法轮功被制止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在这之前,参与迫害的恶人遭到报应的情况会大量出现。我们写出此文也算是对程维峰的最后劝告,也是给未来留下的警示。他如果改过从善,将功补过,他就会有未来;执意作恶到底,等待他的将是非常可悲的下场。因此,我们对程维峰断喝一声:程维峰,再往前走,就是悬崖!

程维峰恐惧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手机号码一再改变,他使用的手机号码有(有的可能已停用):13838657286、13938052562、18939403063
程维峰妻子刘丽的娘家住在淮阳县朱集北街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