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我是辽宁省辽中县法轮功学员,于2013年-2015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22个月。

自大约2010年严管大队为迫害法轮功重新命名为集训矫治监区到我出监(2015年年初)近五年中,作为法轮功学员,我是唯一一个被分到那个监区的。所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亲眼目睹了那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辽宁省女子监狱集训矫治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原来叫严管大队,在2011年为迫害法轮功重新命名为集训矫治监区。

凡是被送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到监狱的入监队进行登记,包括家属的联系方式,发放劳改服,剪头发,并由狱政科的警察逐一询问有关修炼法轮功的事宜,并问是否还继续修炼,如果说不炼了,就逼迫写放弃大法的“五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直接就可以给分到监区参加劳役。

如果还炼,就送到集训矫治监区强制转化,不管时间长短,只要转化后,才可以分配到别的监区。

送到集训的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由两个“包夹”犯人看管,通过逼迫成天坐小板凳、剥夺睡眠、禁止购买生活用品、取消家人探视资格、逼迫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队长谈话,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而且转化不仅是写背弃大法的“五书”,还要答一张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试卷,每周还要写一份思想汇报,汇报内容就是揭批法轮功,与大法决裂的态度,然后队长还要找谈话,看是否真心放弃,还要到监狱的狱政科过关,说放弃大法的话,

最后沈阳市司法局还要来验收,也要表达放弃大法的态度,这样才算转化过程结束,然后就可以分到别的监区了。

来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和“包夹”犯人在一起劳动,出去上厕所、洗漱也都要由“包夹”犯人监管,“包夹”犯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可以随意辱骂、殴打、罚坐小板凳、剥夺睡眠等,也就是说,“包夹”犯人是直接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然后每天向队长汇报情况。

监狱明文禁止任何犯人和法轮功学员说话,禁止向法轮功学员提供任何生活用品,有的犯人是和法轮功学员来自一个看守所的,到了这里也不允许彼此说话,犯人之间在狱警看不见的情况下随意串换东西,但是却都不敢和法轮功学员串换。

这里挑拣的包夹犯人多是刑期长的罪犯,她们由于在现实生活中看重金钱而形成了极度自私的心理,并且在社会生活中也多数都是非常狂妄,强势之人,再加上长期被非法关押,大多都是心理变态者。表面上可能表现出和颜悦色,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同情法轮功学员,可实际上对法轮功学员的理解都是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并获取警官对她们的信任,以便自己有机会再继续做转化工作。

因为凡是可以当上“包夹”的犯人可以在监舍里参加劳动,任务量相对比在大车间小,时间也比较宽松,因为她们的主要劳役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且这样的犯人还可以拿到高分,以达到多减刑的目的。所以这些人都争抢着做这样的劳役。

有很多大监区的犯人也让家人拉关系走后门调到集训监区。这里的犯人都知道来这个监区的长刑犯绝大多数都是靠家里的权钱进来的,很少数人是正常分过来的。

监区长在给长刑犯下号(这里给犯人开会叫下号)时都说过,自己怎么来的自己不知道吗?犯人们心里非常倾向于集训监区监区长郭晓瑞(女,50多岁),因为她有权利挑选谁来做“包夹”。这个监区她说了算。

郭晓瑞外表冷漠,犯人都害怕她。为了让犯人多完成产值,多赚钱,本来监狱允许周日休息一天,可都被郭晓瑞剥夺了。大监区每一个劳动现场都安有监控,可是集训监区最大的劳动现场却没有安监控,所以在休息日可以放心、大胆的加班。一旦在休息日有狱里的领导来检查,就让所有正在劳动的犯人停止手中的活,假装看电视,等到检查的人一走,就又继续开始劳动。

监狱的劳动时间规定是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可是集训监区却在早上六点半就开工,晚上也加班到半夜十点以后,周日还不休息,这样天天如此,累的人白天干活时一点精神都没有,困的睁不开眼睛。

犯人心中也有怨气,但是谁也不敢吱声。一旦谁在背后说点真心话被告密了,队长,科长又要下号教训一翻,说是散布消极言论,影响改造,如不悔改,就送到别的监区,以此相要挟。

监区有的时候因害怕检查,就正常出工,早七点,晚七点,但是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收工后也不让休息,由两个“包夹”带到另一个监室,进行强行转化。

有一葫芦岛的法轮功学员,可能叫胡兰芝,因坚持信仰就被拖到劳动现场殴打。
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可以申请减刑,但是必须要再写一次“五书”才行。还要参加“听证会”,再说一次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因为许多法轮功学员在“听证会”上都反悔了,又声明从新走入法轮大法,邪党因为害怕自己的转化工作白做了,2015年的“听证会”就取消了。

营口法轮功学员王影,60岁左右,因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身体就极度虚弱,再加上到监狱后被强行写“五书”后,心里承受巨大压力,身体状况不佳,有高血压症状。一天收工后疲惫不堪,“包夹”犯人吴桐强迫睡着的她起来背监规,她拒绝,吴桐就对她大吵大嚷,污蔑大法和师父,王影正告她不准欺负好人,吴桐恼羞成怒,就把她带到厕所站到凌晨3点,并辱骂她。回来后撤掉了她所有的被褥,让她在木板上坐着。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玉凤,50来岁,也是由吴桐包夹的。吴桐为了让陈玉凤放弃信仰,就说她本来能减三年刑,如果陈玉凤不转化,监狱就不给她减刑,她害怕自己不能活着出监了。陈玉凤为了她能减刑,就违心的写了“五书”,后来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就声明“五书”作废。

吴桐于是魔性大发,在监舍挂上诽谤大法师父的文字,从早到晚又蹦又跳的骂师父,骂大法,骂陈玉凤。监狱让包夹犯人负责法轮功学员的生活用品,以控制法轮功学员听包夹的话。陈玉凤来月经的时候,吴桐也不给她卫生纸,经血流到凳子上,也不管。

后来吴桐又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在被转化之后,吴桐没事就打她,后来被和她在一起的犯人告到马一丁队长那,马一丁随后抓了个正着,就撤了吴桐,吴桐于是急给家人打电话,让家人疏通。(正常情况下犯人只在规定的时间才能给家人打电话,可她却随时都可以,这里当然有背后金钱的交易。)这样为了避人耳目,吴桐不当包夹了。

可没过多久,监区来了一些信全能神的人,吴桐就又开始包夹她们了,慢慢的又让她包夹法轮功学员了。

吴桐十二年半的刑期,因为家里使了不少劲,在监区里她减刑减了四年半,在2014年7月份就可以出监了。可是善恶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大约四月份,她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最后确诊是子宫癌晚期,做了二次手术,几经辗转在六月份办理保外就医出监了,二个月后传来了她病逝的消息。监狱为了掩盖事实,说是没死,是谣传。有思想的人应该知道其实是狱方害怕别的“包夹”犯人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被利用做包夹这项劳役才欲盖弥彰。

吴桐,44岁,经济犯,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先锋,其前夫是沈阳市公安部门的,在她入狱后就和她离婚了,说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女人。但是一直负责她在监狱的一切事宜。和监区长郭晓瑞有一定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所以狱警也很照顾她,她才如此肆无忌惮。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由大连的诈骗犯徐迎梅包夹,徐迎梅经济条件差,专靠做包夹犯人来骗取另一个包夹的衣物和食物在监狱中生存。她虚伪不堪,其他犯人称她和吴桐放在一起就是“狼狈为奸”。她也通过监狱的同一模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因为曲淑梅拒不转化,就让她每天坐小板凳,在监室靠窗的一个角落里,不让她干活,也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能有半年的时间,曲淑梅的身体明显消瘦,她没有任何生活用品,洗衣服的时候只是用清水荡一荡,也没有牙膏刷牙,来月经的时候没有卫生纸,就用袜子当卫生纸垫,脏了再洗。由于长期受迫害,后来她的后背长了一个非常大的包,不得不进了医院。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淑兰,被经济犯郭淑梅(抚顺一社区书记,刑期14年)包夹,转化后在监室内也不准她和别人说一句话,不准下地走动,让她在床上睡觉。

法轮功学员陈莹,被经济犯孟玉芝(沈阳税务局一科长,刑期五年,已于2015年1月出监)包夹,都遭受过罚站的迫害。

锦州葫芦岛法轮功学员尚兰玲,被李晶春(大连诈骗犯,刑期18年)、李小芳(四川贩毒犯,刑期15年)包夹,被逼迫背弃大法。

辽阳法轮功学员董艳梅(大学数学老师),被李小芳(四川贩毒犯)包夹,因拒不放弃大法,备受折磨,后来身体极度虚弱,去医院救治时被诱骗背弃大法。李小芳被称作“女流氓”,曾经残酷殴打法轮功学员。她诡计多端,骗术高明。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雍芳,50多岁,因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患各种病症,在看守所送监狱二次均遭狱方拒绝的情况下,看守所又欺骗她说给她办保外就医,让她下楼签字,放她回家,趁机由警察抬上车,强行送到监狱,她入监时除了身上穿的夏天的一套衣服,什么也没有。换洗衣服的时候,洗完就直接穿在身上,也没有任何洗漱用品。因她拒绝背弃大法,包夹犯人郭淑梅对她就软硬兼施,有时也是敞开门骂她,刁难她。

经济犯郭淑梅,50多岁,和吴桐一样,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监狱里只要来了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就由她包夹,她积极向警察献媚,以讨高分。因为她有伪善的那一面,所以有的法轮功学员也会被她迷惑,从而放弃正念。

更值得一提的是一小队的管事犯人刘伟,36岁,(抚顺市,组织卖淫罪,刑期6年,2015年9月20日出监),她可以到各个监室随意打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队长们对她都很好,因为她长年给值班的小队长做饭,供应她们水果吃,给她们买被罩等各种东西。监狱规定每月家人可接见一次,而她每个月家人都可以来接见两次。她还享受这些特殊的待遇,却不知当她面对未来生活的时候会有多少恶果要承担。

这些“包夹”因参与迫害法轮大法,身体都不怎么好,内心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但为了在劳役方面轻松点,还能多得分,也是或主动或被动的参与了迫害。这些本来就是迷失了灵魂的生命,到监狱里不但不能自省,反倒又雪上加霜,犯下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致使人身走出监狱的那一天,生命也走向了地狱之门。这些人才是真正最可怜可悲可悯的人。

小队长马一丁,胡阳,李晗,谢琳(2013年调到狱政科),二十六、七岁,刚参加工作。在当前诉江大潮风起云涌的形势下,在百年红朝大势已去的形势下,无论作为什么职业,什么社会阶层,都应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弃恶从善,匡扶正义,不要在浑浑噩噩中失去了美好年华。

希望集训监区的警官们深思明鉴,别再做邪恶的帮凶,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的灵魂一个赎罪的机会,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