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西采矿工程师控告元凶江泽民(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手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鸡西市东海煤矿四十八岁的采矿工程师赵斌被四次非法劳教。近日,赵斌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起诉首恶江泽民。


赵斌

在控告状中,赵斌例数了遭受江泽民集团迫害他的部分事实。

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个月,困扰我十多年的痔疮不翼而飞,本着“真善忍”的修炼原则,在社会、家庭做一个好人,遇事忍让,处事多考虑别人,工作兢兢业业。可是这份平静安宁的生活随着江泽民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而被打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荒唐至极、毫无法律依据的残酷迫害发生后,九月我们一行四人去北京上访,还没找到信访办,就被本矿保卫科程亚东、东海矿派出所刘志刚在北京玉渊潭公园被劫持回鸡西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因拒绝写保证书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挂讲真相小喇叭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在我家楼顶悬挂小喇叭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并劫持到鸡西市第二看守所, 十二月我被非法教养三年送到鸡西劳教所迫害。

在这期间,非法超期拘押我八个半月之久。在看守所里,每天码铺四个小时,每天两顿饭,每顿一个玉米面的窝窝头,半钵咸盐水,根本吃不饱,每天晚上站班三个小时,过着非人的生活。

由于鸡西劳教所卫生条件恶劣,十个月的疥疮折磨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至今疤痕仍依稀可见。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警察张国华把我叫到管教室让我写考试题,被拒后六个警察一起上来打我,张国华拿电棍电我大腿、下颚等处,见我毫无痛苦反应,就把最大号的电棍拿来电我,结果电棍还是没电。警察们把我拽到大厅两人按住我的双臂,祁敏像疯了一样拿警棍打我腿、脚等处,那时我身上的疥疮还没好,全身都是脓包疥疮,打完后用手铐把我铐在楼梯扶手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劳教所逼我们做空心砖,我们拒绝做奴工、拒穿劳教服,我被警察祁敏、张国华、朱立俊等人蒙住头部,用六分粗的白塑料管(也叫小白龙)抽打脚面七十多管,脚面肿起老高。随后宣布给我、宫呈阁、刘学刚等人加期三个月。一个月后,把我们十多个人转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

到达绥化劳教所,对我们来的十多个人进行强制转化,不让睡觉,警察和犹大像苍蝇一样的围着你自顾自的瞎说,稍有不满包夹(用刑事犯看管炼法轮功的人)上来就打,逼着你唱 “红歌”,逼你放弃修炼法轮功,逼着你骂师父骂大法,再不转化,把你拉到一个空房子实施酷刑,牙签穿指甲,上大挂,电棍,烟头插鼻孔熏等等,直到你转化为止。最后再逼着你去转化别人。

为凑指标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警察刘世增伙同张宏伟、刘志刚,到我单位,在我不再现场的情况下,将我办公室的抽屉撬开,搜到三本向世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小册子,并说我拿小册子给同事看,将我非法教养二年,两天后我被关进鸡西劳教所。过后得知,黑龙江省公安厅搞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项活动,称为“铁铲二号”那一天全省统一行动,他们实在找不够人,于是他们凑数构陷将我非法劳教。

电话被监听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警察刘世曾、王丽伙同东海矿派出所窦志军,到我单位将我绑架,原因是我在电话中和别人打听A4纸的价格。多么荒唐可笑,这也是抓人的理由?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把我关押在城子河分局后院审讯室,对我进行非法夜审。他们把我扣在铁椅子上,四肢有手铐脚镣固定。我整个身体无法动弹,二十四小时连续被扣在铁椅子。期间我要求上厕所,恶警杨洪宝不允,最后导致小便失禁。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被非法审讯期间,城子河分局国保副队长金旭东对我刑讯逼供,用鞋底狠命的多次抽我嘴巴;杨洪宝从我脖子处往身体里灌凉水。此时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零口供、零签字。第二天下午四点我被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两个月后王丽将我非法劳教送至绥化劳教所,身体检查不合格回家。随后被城子河610绑架到杏花洗脑班。回家后610的人不断上门骚扰,二零一二年十月我被迫流离失所。

在贵州讲真相被他人构陷非法拘留、勒索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应聘到贵州省贵阳市元和天成公司,在开阳县龙洞沟煤矿任总工。六月二日带班入井,给工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人构陷,开阳县公安局对我非法拘留十天,六月十四日被城子河分局金旭东、杨洪宝、城子河610主任刘波带回送鸡西市看守所关押四天后,勒索我一万五千元人民币改为监视居住。

精神方面遭受的迫害

我从小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所以我一直学习很好,从小学到中专一直到我参加工作从没有与看守所打过交道。可是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四日半夜我被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监室的铁门打开,警察把我推进去,我看到的是:昏暗的灯光下,有五、六个剃着光头的人一字排开站在通铺上,一个胸前纹身凶巴巴的铺头过来问我:因为什么进来的?我说因为炼法轮功,当时没说什么就让我睡觉了。那时我好象进入地狱一般,在我眼里那些剃光头的,就像地狱传说的小鬼一样。当时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就这样我在担心、恐惧、和对未来无法预料的心情中度过了一夜,以致后来被非法关押的日日夜夜。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母亲和我的岳母相继离世,我无法床前尽孝,更不允许我回家奔丧。

二零零四年七月,东海矿五采区缺主任工程师,矿干部科长于修文权衡全矿的工程技术人员,论能力,论资历,我是最佳人选,在矿工作会议提议,建议我去五采区任主任工程师,当时矿党委书记姚宝柱以我炼法轮功为由不予通过。

我所写出的这些事实,只是我遭受中共非人待遇的冰山一角。其心灵遭受的创伤是语言无法表达的。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犯下了:绑架罪、抢劫罪、侵占罪、非法拘禁罪、伪证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剥夺公民信仰罪,他才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所以希望最高检察院负责人能坚守法律尊严,坚守公平正义,惩恶扬善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还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清白,弘扬正气于世间。

为还法轮大法李洪志先生的清白,为这场运动所有被迫害者讨回公道,江泽民必须为这场中华民族的浩劫负全部责任,同时也规劝所有参与这场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由于你们的助纣为虐,给多少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造成无尽的痛苦和不幸,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同时也造成大量公检法等部门的同胞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各种报应,其实这些人才是这场运动的真正受害者,这都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历史的车轮永远都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而逆转的,正义必在人间彰显,为自己,为你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