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七旬退休医生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七旬退休医生邢妙秀,近期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发起并推动对法轮功迫害的元凶江泽民,请最高检察院根据被控告人江泽民的犯罪行为和事实,根据刑法、刑诉法规定,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法律和刑事责任。

邢妙秀老人说:“因为我不愿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承受着由江泽民操控下的‘610’和公安国保的非法迫害。我被非法拘留六次,抄家五次,进洗脑班三次,被非法监视、跟踪、骚扰等更是难以计数。”

下面是邢妙秀老人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和家人带孩子到杨浦公园游玩,看到有一群人在炼功,看简介是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我感受到这个炼功场非常祥和、舒服,我本能的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好功法。当时我身患心脏病、甲状腺亢进、糖尿病、胃病、颈椎病、腰椎病等多种疾病,我精神萎靡不振、面色灰黑、消瘦、浑身没有力气,连坐都没有劲,就想睡,已经病休三、四月了。看到这么好的功法,第二天我就参加了法轮功的晨炼。参加炼功一个星期左右,我就恢复了健康,面色红润,精力充沛,我马上就去上班了。科主任感到很惊讶,我说是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大家都感到法轮功的神奇。

法轮功是修炼,以修心为主、炼功为辅,事事、处处用“真、善、忍”作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我是一个医生,退休后为里委邻居、亲朋好友义务看病,风里雨里、白天黑夜、随叫随到、不计较得失、一心为病人着想,深受大家的欢迎。我为大家服务的过程,是我遵照师父的教导、不断提高心性、自我修炼的过程,也是做一个慈悲、善良、真诚的好人的过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一场针对法轮功的惨无人道的镇压,因为我不愿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承受着由江泽民操控下的“610”和公安国保的非法迫害。我被非法拘留六次,抄家 五次,进洗脑班3次,被非法监视、跟踪、骚扰等更是难以计数。目前,我三次申请到国外探亲、旅游的护照、都被上海公安无理的拒绝,我被非法剥夺了公民人身自由的基本权利,这也是对法轮功大迫害的延续。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为了证实大法、为大法、为师父讨回公道,我毅然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我在天安门广场上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被警察抓住、关进北京看守所,被捕的同修在里面心齐志坚、一起反迫害、绝食一周,我们被强迫灌食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三日,我被上海的警察押回上海、关进杨浦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因我再次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被刑事拘留在杨浦区看守所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劫走大法书籍、炼功音乐带等大法修炼用的物品。

(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警察突然闯进我家,又是一阵抄家,也不说任何理由,将我绑架到杨浦区看守所。进去后给我检查身体,我不知道他们要干啥,里边的人给我透露,要送我去劳教。第一次检查身体我血压很高,过了一段时间又给我检查身体,我血压仍然很高,在看守所关押了四十五天,也没说什么事由把我放回家(估计是我身体条件不符合劳教要求)。对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是这样想抓就抓,无法无天。

(四) 二零零一年底,我地区“610”和居委会非法闯进我家,用欺骗的手段将我非法绑架到杨浦区洗脑班、所谓的要转化我,我用绝食抗议他们的非法迫害,我被他们进行野蛮灌食,使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关了我一个月才放出。

(五)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我在长白路贴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到长白路派出所,被审问时我不予配合,不说姓名、不配合拍照,后进来了一个着便装的年轻人,动手对我拳打脚踢,把我一把拖到地上、用穿皮鞋的脚使劲踢我的胸部,我感到胸腔一阵剧痛,因我是外科医生,我知道我被他踢断了三根肋骨。随后,他们抄了我的家,晚上把我关进了杨浦区看守所。我对看守所的警察说,我被暴打、胸部剧痛,第二天送我到提篮桥监狱医院拍片,因他们拍的是胸片,所以看不见骨折线,他们就认为肋骨没有断,送我回看守所后、我已经痛的不能动弹了,是同监室的好心人帮助我、照顾我在那里艰难度日,我被关押了一个月后,放我回家。

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有一次,在规定做广播操时我们炼功,被看守所的警察看到了,把我用手铐铐在铁门上二天二夜,还用大功率的电风扇对着我的后背吹,他们极尽能事的折磨我,是江泽民用谎言和金钱蛊惑了他们人性中恶的一面,罪恶的元凶是江泽民。

(六) 二零零二年,我地区户籍警、“610”、街道、居委会四个人又一次非法闯进我家,他们把我强行抬到楼下、塞进汽车,把我非法绑架到上海市青浦洗脑班、进行强制性洗脑迫害约一个月,后因迫害诱发高血压,他们才放我回家。

(七)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警察突然闯进我家,也不说任何理由,将我绑架到杨浦区延吉派出所,同时又非法抄我家,劫走电子书、MP3等。晚上将我押到南汇区看守所刑事拘留。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他们说:“有人举报你”,到底举报了什么内容,他们也不说,要我自己交代。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就随便抓人。当时我血压很高,把我送到提篮桥监狱医院住院。四月二十二日以证据不足将我释放。但同时又对我进行“取保候审”、“行政警告”等处罚。我现在也没搞明白,那次到底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他们要抓我、关我?

(八) 二零零八年,我在医院上班时,我给了病人一个神韵光盘、被举报,我被闸北区警察强行绑架到闸北区看守所,同时又被他们再次抄家。关押一个月后,随即又把我非法押送到上海青浦洗脑班进行强制性的洗脑迫害。在我被迫害期间遇到中秋节,别人都回家了,就扣押我一个人不让回家,还派了二个包夹来看管我,叫我女儿给我送饭。我那时的血压很高,我家住地的“610”和国保还要挟我丈夫、女儿、女婿、弟妹等亲人来给我施加压力,他们来回跑了三~四次,路程是那么远,来回一次路途至少要四~五个小时。这次我又遭受洗脑迫害一个月。

我丈夫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胆子又小,来回的折腾,又看到我遭受这样的苦难,心里很痛,因此加重了病情、引发脑梗,带着恐惧和担心离开了人世。人死了都不肯放过,办丧事、开追悼会时“610”和国保都要派人监视,施加恐怖气氛,让友善的左邻右舍害怕他们的淫威、不敢前来示哀。这也是江泽民欠下的一笔血债。

以上仅仅是简述我受到迫害的事件而已。十六年来,北京奥运、上海世博、APEC会议、国家各种大型会议及所谓的敏感日,在我家门口都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外出时就有人紧跟身旁……法轮功修炼者过的是什么日子?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给我本人、家人以及千千万万法轮功家庭带来的深重苦难及身心伤害,难以用语言说的清。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已经对控告人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绑架罪、非法搜查罪、诬告陷害罪、侮辱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侵犯通信自由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等。

因此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现提起控告,要求江泽民必须对公民承担应有的法律制裁和进行赔偿、道歉、消除影响。

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能够真正以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前途为重,行使国家、人民和宪法赋予你们的权力,对江泽民对亿万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滔天罪行立即进行立案、侦查,追究一切法律及刑事责任;真正本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为亿万法轮功学员和无以计数的遭受非法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