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思一念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能走到今天,全靠师尊的慈悲与浩荡洪恩。现将自己近一年来在做好三件事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同切磋交流,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去除怕心

正法形势到了今天,邪恶被清除的越来越少,明白真相的世人越来越多,可是在我地洗脑班还不停的在开办。邪恶得以为继,是因为在被迫害中,有的同修由于怕心和各种人心,再加上平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被邪恶操控的得心应手,一進去就什么都说,以前那些被关押在看守所与监狱等场所的同修,大多都是由于这类同修的出卖而被抄家和判刑的。这些负面的东西如今又不断制造着同修间的间隔,影响了整体修炼

由于我家是做技术和做资料的点,为了避免这些,我与同修A采取单线联系,这样安稳的走到了现在,但期间也遇到许多惊险,如没有师尊的慈悲,我想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

一次,邻县的一位协调人辗转找到我丈夫,他是听邻县的同修在传,说有一对夫妇同修在做什么什么证实法的项目,以及这对夫妇在社会上是做什么什么工作的,他猜想会是我们,为此特意前来让我们必须注意安全,不可大意。

邻县协调同修一走后,我就向丈夫抱怨开了:我们曾前前后后被非法关押这么多年,表象上都是因为同修不修口;正法進程到了现在,有过这么多教训与经验,同修还是不修口,真是没戏了。于是我开始要求丈夫尽量减少与其他同修的来往,对那些平时不注重学法的,光干事的就不要再接触。同时我对与我单线联系的同修A产生了怀疑,认为是她没守口如瓶,使我们这一单线不再成为单线,传得连外地同修都知道我和她在联系。可是同修A告诉我,她没对别人提起过我和她之间的事,什么都没提。

丈夫让我自己向内找,不要眼睛老是盯着别人,这次同修提及此事,是好事,表明这期间有我俩平时不注意的某些方面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我们不仅要注重在人这方面的安全意识,但更应该站在法上来看问题,因为大法才是我们的安全保障,在任何情况都应学会用法来衡量对照,作为修炼自己的唯一标准。信师信法,走在师尊安排的路上,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

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明白看问题不应只看表面,应该站在法上看问题,明白向内找是修炼的一个法宝,平时都明白,可为什么一触碰到自身利益时,我就会忘了向内找呢,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呢?当我静心向内找时,一下就找出自己平时很多不注意的人心与执着及偏离法的地方,深挖下去,我之所以与同修A单线联系,并不是单纯出于为整体安全考虑,而是认为同修A是老同修,多次出生入死,面对警察时正念是很足的,她是决不会向警察妥协和出卖同修的。还有,自己由于受过迫害,被迫害的心理阴影是很深的,平时变得异常敏感,以至对人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保护自己的心也是很重的,每次与同修A见面都要问同修A最近学法学的怎样,状态好不好,这样做的目地说穿了最终还是为了保障自己,否则我不会因为同修说好而高兴,说不好而心不安,有时还会心跳加快、心里不稳。这些表象下面,我从来没有静下心来想想到底是为什么?丈夫不只一次提醒我,我还反唇相讥,为自己狡辩。我想这次同修前来提醒注意安全,应该是师父借同修的口提醒我。

我不断的问自己:我为何怕?怕的是我吗?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了吗:“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看来平时自己还是没有时时事事在法上想问题,没有将自己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对待,不在法上自然是会感到力不从心的,让邪恶钻了空子,在我分辨不清时,邪恶利用这个怕心控制了我,使我长期处于这一魔难中,表面自己也在努力的学法,对照法在归正自己,但那是因为我害怕不认真学法,不在法上,会被邪恶迫害。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自己不被迫害,而不是为了更好的助师正法,在正法中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这一不纯目地,这一错误的基点,使我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在了旧势力安排的修炼路上。

我再深挖下去,我之所以将这“怕”当作了我,是因为我一遇事,就会不自觉将自己摆在一个被迫害者的位置,人为地抑制了自己神的一面,使自己得了法的一面没能更好地证实法。

通过学法,通过发正念,我很快步入正轨修炼。后来再有同修告诉我和丈夫,洗脑班上有同修将我们出卖了,我的心中已是很平静,我的一切是师父安排的,我将我的一切交给师父。

二、去除负面思维

去年与今年,与我接触的几位同修陆续出了事。在同修出事前,我的思想中都出现过同修会出事的念头,刚出现这些念头时,我都没有当回事,想了就想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有些害怕,因为我事先一想同修可能会出事的念头,同修就真的出事了,我不知哪里出问题。

我与丈夫交流,丈夫认为这些与我无关,不要想得太多,每个人都有师父照管着,如果我认为同修出事是我事先想了造成的,那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超过师父了?这是自心生魔。我心里有了些许安慰,这与我那些不好的念头无关。但思想还是会不自觉得想,总觉得这一切与自己有联系。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该怎样来看待此类事情呢?

直到今年五月,我的头脑中出现如果警察找到同修D的丈夫,他肯定会将他知道的说出来的,等等此类的负面思维。因为此前,同修D曾将她丈夫带到我家来,我虽然几次提醒同修D,但无济于事。同修D认为她丈夫多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师父也救过他,他很相信大法和师父,也支持大法,并也在看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她做什么都不瞒她丈夫,有时还让丈夫也参与,这样她的丈夫知道了很多他本不应该知道的事。

后来同修D被绑架、关押,她丈夫被抓到了洗脑班。很快就有同修找到我家,将消息通知我丈夫,说洗脑班上,同修D丈夫什么都说了,还提到了我丈夫,其他同修也提到了我丈夫。捎话的同修让我和丈夫放下人心,不要被假相所带动,大家是个整体,大家都会正念加持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了的关。

很快“610”、街道人员来找我丈夫,丈夫将这一事用电话告诉我,我立即发正念,快下班了,我见丈夫还没消息,思想中开始冒出“会不会警察绑架了他”的念头,但我马上意识到并马上否定与排斥它:这不是我想的,是邪恶强加,师父不承认的,我决不能承认,也决不承受!

下班快到家时,街道里的人打电话给我,让我赶快到医院急诊室,我的心有些乱,我很快赶到医院,丈夫正躺在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挂着氧气,“610”的和街道的人员一见我就忙解释说他们没对我丈夫做什么。我说这肯定是迫害造成的。因为已是下班时间,他们也急着想交差,我就让他们先回去,丈夫让我将有关票据拿回,我们自己去付医疗费等费用,他们连忙说所有费用他们付,票据他们要拿回去报销,他们还要向领导汇报。

当晚我们回家后,丈夫向我讲述了曾发生的事,丈夫给我打完电话后,他就去了街道,在场的有“610”、街道、国保人员,他们给丈夫三条路的选择,或主动去洗脑班,或在他们给的表格上签个名表明与大法脱离关系,就可不用去洗脑班,从此也不再找他,第三条路那就是被强制送到洗脑班。丈夫没有配合警察,警察就想实施绑架与非法抄家,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解了这一场魔难。

风波过后,丈夫与我从法上切磋,认真的向内找,我们都找到了很多人心,干事心、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求安逸心、争斗心、妒嫉心、强制改变别人的心、色欲心、不修口、求名求利的心、怕心、看不上人的心、怨恨心、好指挥别人的心、浮夸的心、虚荣心,真是一大堆人心与执着,我们长时的发正念清除这些肮脏的人心与执着,认真的学法,从法上提高认识归正自己。

从此事件,我也认识到修一思一念的重要,那些闪现在我思想中的不好的念头,负面思维,正是旧势力强加的,都不是我,由于自己在这方面的法理不是很清晰,没有及时识破并清除它们,以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还有在对待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法理上,认识上还是不明确,没有从思想上完全转变到正法修炼上来,所思所想所行所言,还时不时会宥于个人修炼的框框中。如果,我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做到师父所要求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那么当初这些不好的思想念头一冒出,我就应该立即清除,最起码,在我的空间场中就没有了邪恶的立足安身之地,就不会助长了它们,它们也就不能如意地发挥它们的负面作用。

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含糊,不能敷衍了事。我开始努力扭转这不正的思维与思维方式,彻底清除间隔我们形成整体的一切邪恶因素。师父说:“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3]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我们负有维护法,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责任,在正法中,我们应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正面去思维,汲取正面的经验与教训。

现在我学会了这样思考,遇事会问自己:这事神是怎么思维的?神是怎么做的?

三、救度众生

以前我的办公电脑经常出问题,无法正常启动,每次我都是让单位的电脑管理员前来帮忙解决,后来我意识到这经常出问题,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学会向内找来解决,而不是依赖常人与常人的技术来解决。再出现故障时,我就开始向内找,当找对并清除了人心与执着时,我的办公电脑就立马正常了,太神奇了。师父真的就在我的身边,师父时时处处都在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

师父让我亲身见证佛法的超常与伟大,在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与浩荡的洪恩同时,我明白了师父对我所寄予的期望,我想师父其实早就作了安排,是我太不悟,到现在才明白我的办公电脑也是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法器,弟子应该做好,不能辜负了师父。

“诉江”开始了,我意识到这是师父的慈悲,这是师父再次给弟子给世人,尤其是公检法等部门的众生开启的得度与得救的机缘,我想我应无条件的配合师父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我应利用自己在常人工作中的便利条件,为这一方众生的得救积极创造条件,为配合同修救度这一方的众生提供更多的传递真相信息的便利。

我加强了有关这方面的学法,法理清晰,破除现代人对科学与科技的认识与观念,我要让我那台办公的电脑成为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法器。当我心生这一念时,师父就给我开启了这方面的智慧。让我明白这方面的法理,并加持我这方面的正念,增强自信心。

开始这么操作电脑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种自己是在作案的念头,我不停的看到黑手在我的眼前飞来飞去,搞得自己很紧张,怕心也上来了。我想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神圣的事。我应去除这一不正的作案心理,这不是常人在做事,我所做的事的目地与常人不一样,常人所做是出自于为了他们的个人利益,是为私的,我所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是在助师救度众生,是在救人。我认识到做事时的一思一念是多么重要,我发出的念如不正,就是在将众生往邪恶方向推,我发出的念是正的,那清除邪恶的力度就大,给众生得救的机会就多,希望也就大。故在做之前,我都要先发好正念,全面彻底否定与清除旧势力的安排,彻底破除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

念纯正,师父就鼓励我,我所做的事就很顺利。黑手从眼前飞过,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念一个“灭”字,黑手急忙逃,但挣扎一下就没了,有时我没能及时发现黑手,黑手就会往电脑的主机那儿飞,但师父都会让我能及时将正念发过去,及时将黑手清除。师父让我看到正念除黑手的过程,是让我增强信心,克服畏难的情绪,不断的坚定我证实大法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念。

一次,丈夫问我是否進入过信箱,我说这段时间都没上,我做完的也是让他发往信箱的,丈夫告诉我可能有第三者進入过,我凑近电脑一看,见信箱内还存有这么多的已发信件的底稿,我一下发作了,开始指责他,为什么不及时清除,丈夫一边删除,一边宽慰我:没事,不会有事的。上班的途中,我头脑中不时闪现出警察知道了,警察会很快找到我……我拼命的抵制这些的负面想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那些负面信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发出来的,不是我想的,这一切都是邪恶演化的假相,彻底清除邪恶的干扰。我不停的背师父《洪吟》中的诗句,我想这仅是师父看到自己的不去的人心与执着,在利用这提醒我们注意安全。我向内找,看到了自己那颗还在不断膨胀的显示心、安于现状的心、欢喜心、怕心、妒嫉心、争强好胜的心、执着自我,自高自大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心与严重的依赖心。我立时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与间隔。

当我放下人心、自我与执着,几天后丈夫告诉我,这只是一场虚惊,原来是他弄错了。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我想这是师父借此事,让我们看清了我们自身存在的不足,让我们及时在法上归正了自己,平稳的走在正法的修炼路上。

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们有幸与师父正法同在,师父赐给了我们这一万载难逢的机缘,我们应该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以上是个人实修过程中的体悟,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