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一九九五年六月在我生命走到绝路时,在死亡线上挣扎、痛苦、煎熬中等待死神到来的那一刻,是师尊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下面我就把我修炼前的魔难,和修炼后身心发生神奇的变化,学法后修心的一些体悟,都写出来和同修共享大法之福。

一、魔难重重,在死亡线上挣扎

一九九五年也是我人生中生死存亡最痛苦的一年,丈夫在这一年的四月十五日离开了人间,他为人慈悲善良,他为救一个哑巴,车到了眼前,聋哑人没听见,他毫不犹豫的把哑人蹬开,可他自己的腿却被车夹住,他没有向国家要一等功二等功,只给了个公伤。他自己默默的承受了一切,他的大腿,大夫考虑他还年轻想多给留下点,锯一点发现腿骨头又黑了,就这样大小手术锯骨头就二十多次,后来一看不行了,高位截肢,身上的血换了数十次,成了一个残疾人,经常住医院。后来一说上医院,人马上就疯了谁也不认识,犯病时在医院里我背着他楼上楼下跑,给他看病办住院等,一会休克了一会又昏过去了,我的心都碎了。

想让残疾丈夫在我身上得到一些快乐和幸福,我就这样的照顾他十五年,可因原来出事输血次数太多,最后得了败血症高烧三天,就走了。他知道自己要走,就是不去医院,和我唠了三天三夜,人间的这点事全唠到了,还跟我说了他是怎么来到人间的,为何遭那么大的罪,是有原因的。最后还告诉我说:“当一个人无论做多大的好事,哪怕关系到生命问题,也不要跟别人去讲,自己知道足够了(他救的那个聋哑人,他没跟任何人讲,要走前就跟我一个人讲了)。

失去了相伴的亲人,看什么都是那样的凄凉。这一年,我的身体也不行了,肝和肠子疼得我死去活来,一分钟都没有停过。医院抢救最后大夫下了病危通知书,告诉我姐姐说:“她的肝上长了个比鸡蛋黄大的一个血管瘤,肠子已经不喘气了,肠子在慢性坏死就是不动弹了,她这个病全世界都没有治疗的方法,如还要住院的话,我们只能打开剖腹探查。听你说病人家也很困难,从经济方面你要考虑好,话就直接说吧,没有抢救价值了,花多少钱都白搭,回家吧,病人想啥就给她吃点啥吧,她活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一天抢救就得花掉一千多元钱,再也借不到钱了。姐姐从内蒙来照顾我,哭着就这样把我带回家中。

我每天都在难以忍受的疼痛中度日,疼痛的折磨和女儿哭啼、亲情的泪水交织在一起。肝疼、肠子痛可想而知,都能把人疼疯、疼死,更睡不了觉,疼的头发都要耗光了,疼的一天能昏过去几次,被病魔折腾的只剩下五、六十斤的骨头架子了。有时疼昏过去姐姐就给我送去医院抢救,姐姐和我外地婶婶看护着我,都是她们拿钱抢救我。等我醒来,我问大夫说:“大夫我的肚子里怎么了?里面都是包,象骨头一样的硬呢?”是不是又长什么了”。大夫说:“你还说呢,你瘦的已经皮包骨了,这是你后面的大脊梁骨”。抢救过来后又回到家中。

自己知道生命在人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盼望早日离开人间是一种解脱。当时情况:丈夫刚刚离世,女儿又小,女儿也失学了,因为交不起学费,就这样每天看着我的疼痛,孩子都要抱着我痛哭几次。

我住的是本单位楼,都是本厂职工,我家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都来家看望我,几乎来的人都是哭着走的,都为我担忧,全楼的人都为我捏把汗,包括社区的五个委主任他们几乎每天都来看望和安慰我。

等待着死神的到来,我把孩子的叔叔叫来,告诉他说:“我走了之后,把家里东西能值钱的都卖了,给孩子交学费叫孩子上学,叔叔费心了,再大一点就让她上班工作。”叔叔哭了。

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我,四十多岁,已经变成象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没有人样了,肠子大便排不出去,肠子里的毒气排出不去,憋得脸都是青的,当时想我马上离开人间不疼了,我就是幸福和解脱了,一天一天的向死亡那一瞬间煎熬着。

二、师父把我从死神那里救了回来

突然一天早上,我觉得好像哪都不疼了,我和孩子说:“来扶妈妈下地走走”。我知道这就是老人说的回光返照(要死的人,这叫望路)。我告诉孩子说:“妈要走了,妈走了你不要哭、要买鞭炮放,妈妈解脱了疼痛,听叔叔的话。”

十五岁女儿抱着我就大哭起来。哭着说:“妈妈妳不能走,爸爸走了、你再走了,那我还活着干啥?那我也不活了。”此时我的心都碎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让我马上离开人间不疼了,就是幸福和解脱了。

女儿突然间站起来,有神灵助她一样。瞬间看到女儿眼泪还在流,但是眼睛里带着期盼的笑容说:“妈妈,你不能死,我的妈妈有神佛相助,妈你不是说不疼了吗?我扶着你去公园里练气功,那些气功里有很多都是佛道神,佛道神就能救我妈了。”

大家都惊呆了,孩子怎么懂得什么叫佛道神呢?都知道佛道神好,但是干什么的,怎么回事,大家都迷惑不解。(因为以前我叫女儿要离气功远一点,女儿说妈妈你不懂别什么都说)。当时求活的心很强,孩子又小,哪怕把孩子拉扯大一点点再走呢。

在孩子的扶持下,一步一挪的来到了公园,当时公园里有几十种气功,五花八门,好的坏的也分不清,挨个比划问人家能不能治病,求治病求生的心多强啊,挨个看。孩子说:“妈你别瞎比划呀,你找好的功法,有佛道神的炼。”在孩子的扶持下找到了法轮功

说着就已经来到公园门口了,就看有那么二十几个人在那头顶抱轮,我也站那里抱轮。就这么一抱轮,自己就感受到了象吸铁石一样,强大的磁场热热容容的通透全身,力量非常大,能量包容着我,非常舒服。我对孩子说这功力量太大了,孩子说:“这个功好,妈你就炼这个吧。”

当时义务辅导员才十八岁,我就问小辅导员能不能治病,小辅导员说:“姨呀,我们这是法轮功,我们是往高层次上带人,不治病。”我就和孩子说不治病咱们走,刚要走就看来大法书了,第一次大法书来到公园。我和小辅导说我不炼功,请这两本书回去看看行不?他说行,我就请了两本: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法轮功(修订本)》。

孩子把我扶到家,从早到晚家人都没吃饭,有我的婶娘、婆婆、姐姐,我捧着《转法轮》看,婆婆看《法轮功》,婆婆说:“这不是什么气功,这是宇宙大法,是最高层次修炼的大法,这可不是一般的书。”我说这本书太好了,就象针对我一样,解开人生所解不开的迷。

就象一场恶梦醒来,我整个身心都溶在大法中,忘记了一切,不知道自己还有病,神奇就这样在我身上再现了,《转法轮》书一下全部看完了,才想起来,我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没有病了,身体非常舒服一身轻。我说:我没有病了,我没有病了。

我的孩子说法轮功的师父救了我的妈妈,孩子高兴得跳了起来,我妈妈得救了!我妈妈得救了!

伟大慈悲的恩师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不但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女儿,孩子有妈妈了。师尊为我们承受了一切罪业,消去了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债,给了我们全家每一个人新宇宙的生命。我百病全无了,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心也变得年轻善良了,生命力更强了。

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自己大病走了,小病全无,走路一身轻,走多远也不累,也能吃东西了,吃什么都是香的,喝水都是甜的,大便也便出来了。第一次便出来的大便用锤子砸都砸不碎,我去问大夫,他说那是便石。肾脏里的结石也掉了出来,因为尿了一天的血,去医院拿血化验检查,结果出来大夫说全是好血。我问为什么?大夫说那是肾结石掉下来把尿道划破了,那是好血没病。

五天之后我上班了。我住的楼,都是本厂职工,我家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都在议论纷纷,都问我你真的病好了,你真的炼法轮功了,都说太神奇了。

我们这楼很多人都开始炼了,五个委主任也都修炼法轮功了,把委里办公室让出来给大家学法。我的经理也修大法了,并且是辅导员,我们俩把办公室让出来学法,看录像,能容纳五十多人。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学完之后互相交流,用大法对照找自己的不足,下次一定做的更好。

三、女儿的功能

把大法和师父的像一请到家,师父从法像上几次下来给女儿打大手印,她明白是什么意思,知道师父为宇宙存亡的操劳和救度众生的艰难和不易,现在的人真是难度也。

师父打开了女儿的宿命通功能,她知道了我有病的前因与后果,她对我说,“妈妈你的痛苦,别怨任何人,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前世太恶了,你的家人和很多佣人都被你给杀死了,妈妈一幕幕你的前世展现在我的眼前,妈妈你太狠了,可怜的众生,我看不下去了。”说着她就哭了,对我说:“这世你从小到大魔难重重就是你前世的恶,这一世你就得吃这个苦果,师父在管你了,你还不了的罪业师父都给你承受了,不然,多少次死难你都过去了,我亲眼看见师父救过你多次,妈妈妳一定好好在师父的大法中修炼,痛改前非,改头换面。听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去掉恶,多学法不断找自己的不足,修出善和大慈悲心来,救度更多的众生,才对得起师父对你的苦度。”

有一次她像孩子一样恳求师尊说,师父三界之外您都清理完了,宇宙都透明了天体都亮了,该回我世界里的家了。师父看他笑了说那好吧!师父把手伸过来拉着她的手一道光就到了她的世界里,师父说你看看你的世界,她一看自己的世界空无一人,唯有自己坐在莲花上可怕而凄凉。她跟师父说:“我明白了我要回去”,师父告诉她,要善待众生,救度众生,切记。她回来时元神直接就落在心脏上。她跟我说:妈妈你别听大夫说我有心脏病,我根本就没有心脏病,他说的危险,其实那一段时间我在我的世界里。

我和女儿每天都沐浴在师父佛恩浩荡的幸福和快乐之中。师父用她看到的一切来点化我,使我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每天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家不断的再现,孩子和我每天都沐浴大法的神奇幸福和快乐之中。知道了人为何来到人间,从何而来到何而去。我真的知道师尊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我前世造的罪业和害死的生命太多,生生世世所造下那么多的罪业,当我知道了这一切,知道师父为我承担那么多,消去了那么多的罪业时。得救的生命就知道如何助师正法,如何回报大法的救度,如何回报师尊的苦度,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时时把真、善、忍记在心里,用真、善、忍的衡量标准来要求自己,修好自己达到师父所要的、达到大法的标准,跟师父一起回家。

四、珍惜延续来的时间,助师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邪恶迫害开始了,电台、电视台、宣传造谣抹黑大法,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开始遭到邪恶的攻击和污蔑,大法弟子也开始遭受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我和我们地区的同修们就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在火车上、不管什么地方吧,遇到人讲,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我把自己得法前和得法后的身体变化和精神变化告诉他们。

那时我们讲真相就有了难度,特别我们地区是邪恶的黑窝,当时各个小区都安上了铁的护栏杆,车人都得走大门,大门都有几个看守,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就要盘问到底,公安派出所派二狗子几个人排队在小区里巡逻,如哪家有大法弟子门口就有盯梢的,社区就用人看管和骚扰,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停止我们救人的脚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避开邪恶的视线,多救度众生。

每天我就要带上,上千份真相资料,送到应救度的各家各户,如小区好進的,就一家不落的送到每一家门上,有的赶巧我正往门里放呢,屋门打开了,出来的人就问,什么东西,我把真相资料直接放在她手里,告诉她说:“我来给您送福音来了,您全家都看看,给亲朋好友也看看,明真相后就会有福报的,祝福您全家有幸福美好的未来。这份资料很珍贵,把这份真相一定要保存好。”她说谢谢你。

因那时進一个小区很不容易,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管拿多少真相资料必须都送到各家各户,不能剩下一张回来,让更多的人得救。有时从早上八点出发,就是走也不坐车,看哪个小区能進就進,得讲就讲,得送就送,也不觉得累,一路有师尊的呵护,两条腿走的轻飘飘,没有累的感觉,一天下来就觉得救人的幸福和快乐。有一天背着真相资料很多,我走了市里的六个大区域,到夜晚三点多到家,把鞋袜脱下来时,看到两只脚趾盖全都是黑紫色的血印了,没几天脚趾盖全都掉了,神奇的是走时一点疼的感觉都没有。只要我们大法弟子听师父的话,按大法要求去做,师父就会给弟子很多上万而不止的好东西,并且给真修弟子净化身体,师父的法力就会在我们身上的体现,师父的法身就会看护着我们!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

我从小就没有方向感,阴天、下雨、黑天、出门就转向,时不时就走丢了;修大法后,不管走多远师父总是能给我引回家。记得有一次我带的真相资料特别的多,天已经黑黑的了,也没带伞,不知走了多远了,一个楼一个楼一家不落的送真相,若有一家没给,咋想办法再回去给了,一栋完了就发正念,叫邪恶看不到、叫好人得救。我一出来走在一个洼地,水已经没到了大腿根,衣服早就淋透了,走在水中,自己乐出了声,我和师父说话,说:师父您的弟子今天您给延续来的生命,还能在这暴风雨中救人,我有多么快乐和幸福,师父您给了我神的一切。早就应该结束了的生命,在您的救度下,百病全无走路一身轻,上十八层楼我都是跑上跑下的,也不觉的累。到家已经是那半夜两点多钟了,雨湿透衣衫都没感觉,心都是热呼呼的,感到了在大法中修炼的幸福和快乐。

弟子一定修好自己,紧跟师父正法的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证实法、救众生,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以上的个人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