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汉中市三百余人控告恶首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陕西省汉中市有三百余人向最高检察院邮递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旳控告信。其中有边远山区的残疾农民,有退休的工程师,有受非法关押酷刑迫害的,最长时间达九年。

他们在诉状中表达了一个共同的事实:修炼法轮功后带来了身心健康和家庭幸福,而这场迫害却导致家无宁日,妻离子散。江泽民操控的非法机构610利用公检法司浪费大量国家资源,干着破坏法律、破坏信仰、违背人性的罪恶勾当。下面是他们在控告信中所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一、被非法判九年的杨华在控告信中所述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我多次被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劳教,判刑,遭酷刑折磨,历尽九死一生,并且多次遭到汉中市610、汉台区国保大队和政府的骚扰,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这十六年来,没有几天安宁日子过。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由汉中市汉台区法院审判长晏旭,给我判了九年冤狱。

以下是杨华的女儿的证人证言:

在我很小的记忆中,妈妈的身体就不好,经常看病吃药,花了很多钱,也没见好转。我一天天长大了,但妈妈的身体状况却一天比一天差,最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陪着玩,而我最担心的是妈妈要是不在了,我可怎么办呀?我在想如果有神医能救了妈妈,我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因为有妈妈的爱就有一切了。奇迹真的在我家发生了。

炼法轮功的阿姨给妈妈送来书和录音带,妈妈开始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了,妈妈每天炼功、学法。不到半年奇迹真的出现了,她那萎缩的关节伸展了,紫青的脸也有了红润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我们的家有希望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仅上过两年学的妈妈象有文化的人一样会念书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医院说的那些治不好的疑难杂症都不翼而飞。心性脾气彻底改变了,不再斤斤计较,和爸爸争吵了。妈妈整天乐呵呵的,心胸宽阔,常常告诉我一些书中的道理,有时小朋友欺负我了,妈妈让我原谅她们,不用生气,一会儿又是好朋友了。

妈妈变和善了,做事先考虑别人了。亲戚们遇事都喜欢和妈妈商量,妈妈真心为别人好,大家都很尊敬妈妈。这一切全是李老师的功劳呀,法轮功给了我一个全新的妈妈,却没有人问我们家要一分钱啊。那段日子是多么幸福开心呀!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全国上下开始打压修炼法轮功的人,电视天天都在污蔑法轮功。那时我都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妈妈告诉我,这里面有问题,肯定不是真的。我相信妈妈的话, 那电视为什么说谎呢?如果是邪的,妈妈怎么会变好呢?

到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妈妈被非法劳教一年,原因是妈妈给他人讲真相,告诉了别人实情,说电视上播的跟法轮功做的根本不符。说真话得到的结果是劳教一年。学校不让我报名入学,我很害怕,怕同学们知道我妈妈炼法轮功被关起来了。最后给我报了名,但落下了许多课程,妈妈不在家,我没处吃饭,象流浪儿一样。有时想妈妈,担心妈妈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学习成绩也开始下降,最后不得不放弃学业。几个月的时间,妈妈在汉台区看守所被折磨的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她说做一个好人真难啊,差一点被打死在看守所。我是亲眼看到妈妈整个人的变化的,谁对谁错,我找到了答案。

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那恐怖的一幕在我家又发生了,整个家被抢劫一空,钱一分也没有留下,妈妈几个月杳无音信。加上汶川大地震,那种提心吊胆、牵肠挂肚的日子谁又能想象的到啊!我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女孩子,正是迷茫需要妈妈指教的时候,妈妈走了,好不容易有消息了,却被判九年冤狱。我不知怎么过今后的日子,还能不能见到妈妈。我想妈妈了,就偷偷的哭,生怕爸爸看见了和我一起伤心难过。家不成家,过年过节冷冷清清。我和爸爸艰难度日,算着与妈妈接见的日子,苦盼一家人能团圆。

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使人能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能使社会道德回升。妈妈为了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法轮大法)真正的实情,让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到底错在哪儿了?还好,我很幸运,能从妈妈的变化上辨别真假好坏。虽然妈妈被判九年冤狱,这么多年没在我身边,她按照法轮功教人怎么样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的心法在我的心底已扎下了根,才使我没有被社会上那些不道德的恶习所污染。

我敬佩那些和妈妈一样敢说真话, 不畏强权的法轮功学员, 他们只想说一句内心真正的实话,法轮功(法轮大法),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是为了别人好。

这场迫害使我失去了妈妈的关心照顾,失去了幸福的童年! 许多家庭的孩子们经受了和我一样的遭遇。但我不希望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孩子再象我一样,让他们的爸妈饱受冤狱之苦,想让更多无辜的孩子们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有爸爸妈妈的疼爱。

二、患小儿麻痹症的陈汉明在控告信中所述

我自出生八个月就患小儿麻痹症,双腿失去行走功能,自那时起,一直体弱多病。因家庭十分贫困,无钱治疗。父母多方寻求救治我的偏方,药方,尽管费尽了心机,也只救了我一条命,但双腿始终无法行动。就这样,在病痛中长到我懂事了,当看到别人上学、玩耍、再看自己不但不能正常生活,还拖累家庭,让人笑话,曾多次想到自杀,不再拖累父母,一了百了。但在家人的精心照料和安慰下,自己慢慢的长大了。

父母原都属县轻工局职工,八二年单位破产,父母失业。父亲开了一个照像馆,一家人靠这一点微薄的收入维持生活。但父亲在一九九零年患急病医治无效去世。对我来说,真是雪上加霜。家中只有年迈的老母守着我这样一个残疾儿,无生活来源。那种贫病交加的凄苦日子难以想象。为维持生活,在九三年母亲拖着有病的身子在自己家开了个小茶馆,以此维持母子两人的生活。当时母亲患有胆结石,高血压,白内障。我自己行动不便且多病,但我从不愿治疗,想拖死了了事,使母亲少受拖累。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四姨见小姨在家炼法轮功。小姨说这功法很好,四姨开始学炼法轮功,我在四姨家看见了,觉得功法很好,就跟四姨学炼,母亲也跟着一起学炼。我们修炼不到一月,母亲的病明显的好多了,我也感到浑身从未有过的轻松。

周围几位在家炼功的学员到我家一起学法、炼功。看到大家都能读书,苦于自己没上过学,不识字,想读读不了,心中非常难受。我想一定要学会认字,一定要自己学法。我买回了纸和笔,却不知从哪里学起,我想从《转法轮》<论语>学起。我就开始学抄<论语>,第一段话还没抄完,我突然感觉到下面的字都认得了。就这样,我一天比一天认识的字多了。不但能通读《转法轮》,还把师父所有的讲法和大法资料都通读了。直到现在,母亲没病了,我也沐浴在师父的浩荡洪恩中,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重获新生。

自我喜得大法,心中便有一个愿望,一定要把这么好的功法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希望大家都能炼法轮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但这么一个美好的愿望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剥夺了,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全国的宣传工具,所有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诋毁、贬低法轮功创始人,使全国人民受到了毒害。没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自己和家人也在反复被迫害中。

三、失盗后主动要求撤案的石洪先生在控告信中所述

在修炼前,我身体多病:心脏痛、肝脏痛、胆囊炎、腰痛、肠胃病、大腿两内侧疼痛(疼时起包,不疼不起包)、肺区部胀痛(呼吸阵阵疼痛)、肛肠炎、头阵阵爆疼、眼睛疼(有时疼的在床上打滚)……去汉江医院住院五十多天不能确诊、不能治愈,然后去勉县医院、汉中地区医院、3201医院、汉中传染病医院、陕西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西京医院、陕西省结核病医院检查,均视为疑难杂症、不能确诊……

由于长期病魔缠身,家庭经济一贫如洗,债务累累。连生火做饭的火柴(二分钱)都买不起,经常找邻居、在人家灶房里点火回家做饭……天长日久,邻里觉得厌烦,我和妻子也不好意思,一天做一顿饭或两顿饭是常有的事,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艰难度日,抬不起头,活不起人!初期,亲朋好友关心,在经济、物质和精神上资助,都不能使我起死回生。十多年的拖累,连父母兄弟姊妹都负担不起,众人都说:这个家是不可挽回了……温柔、善良的妻子为了撑起这个家,承包土地八亩多,终年劳累,用微薄的收入,养活我和五岁的女儿……

我不但不能劳动,还需要花大量的医药费,妻子一年的辛苦劳作,抵不住我在医院的一时折腾,妻子心灰意冷,我也度日如年,病急乱投医,中医、西医,民间草医、针灸、医学偏方,朝过山,拜过庙,请过道姑在家做法场都对我无济于事。但三十多岁的我,好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活着自己受罪不说,还拖累他人,不如一了百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我处在消磨时光的状态下,漫无目标的散心,看见有人摆了一本《转法轮》,挂着“真善忍”和《论语》条幅,我看了看《论语》,就脱口而出:“这书怎么这么好?”对方说:“还有五套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分文不要,义务传功。我激动不已,马上看到了希望。由于没钱,我就借大法书回家看,从此走入大法修炼。

修炼后,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我身体上所有病痛不翼而飞,几年后终于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滋味。同时,在大法“真、善、忍”的指导下,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懂得了修炼人如何在矛盾面前向内找,如何做一个好人的法理。

如二零零三年,我家卖稻谷三千多斤,现金一千六百多元放在衣柜内,大人到农田干活,六岁的二女儿在家写作业,邻居两家同龄孩子在家里玩,乱翻中丢失了全部现金……我回家后发现衣柜门开着,再检查发现售粮款全部丢失……我急忙把两个孩子叫住问清了基本情况:一个孩子承认只拿了几张、另一个孩子承认拿得多些;可两家大人为了脸面和贪财,打骂自己小孩不让承认。我大女儿知道后立即报警,派出所警察立即赶到,了解事情经过,准备破案……我考虑到师父教导“失与得”的关系,要我们在现实中做好人,按“真、善、忍”标准去修炼,所以心里很平静;再考虑到我修炼了,要与人为善、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师父给我净化了思想和身体,使我身体从绝望中恢复了健康,而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想到此,我平静的劝大女儿和警察:撤案。我宁可不要半年的劳动收入,也要按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标准替别人着想;也要与人为善,不伤害邻居及孩子的脸面。警察当时说:“我们办这么多年案,没见过你这么好的人!”我说:“这都是法轮大法教我的。”

四、92岁的老人陈小春在控告信中所述

我今年已九十二岁了,身体很健康,生活也能自理,是师父救了我的命,要不是修炼法轮功,我早都去了阴曹地府。

我是一九九六年秋开始炼功的。我退休后身体多病,胃疼、头部三叉神经痛、脚背经常红肿,全身疼痛难忍,吃药治疗无效,真是活不如死。通过熟人介绍一个假气功师,自称是青城山的和尚,让我交伍元钱治疗三次,三天后再去治。没想到第三天去,和尚拿钱跑了,过后我全身疼痛难忍。有天清早想出去走走,到了贸易市场,看见很多人在那里炼功,我就开始跟着炼。没想到炼完功回家后,我的头三叉神经不太痛了。我就每天早晚去炼,慢慢的我的胃也没那么痛,也能多吃点饭了。每天炼完功,人们就忽的一下散了。有一天我就问了一个比较熟点的人,问她这是什么功这么神奇,她说这叫法轮功, 是佛家功法,如何如何好。我就每天早、晚去炼,慢慢的全身疼痛也减轻了,精神也好起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再去炼功时,说不让炼了。过后我才把事打听清楚,我就大哭。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没有了炼功的环境,我的病痛又复发了,儿子送我去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属于心脑血管病,并且住院治疗,回家吃药也无效。我又回忆起我还要炼功,我顶着压力看书学法,神奇的是不到半月时间我的身体又慢慢的好起来了,也没有吃一粒药。

五、曾放弃修炼的陈瑛老人在控告信中所述

在二零零六年腿摔断了,医院换了股骨头,躺了几个月,下不了床。因走路不稳,再次摔断了受伤的腿。无人照顾,艰难度日。二零一零年又将胳膊摔骨折了,身体的疼痛,生活的无助使我又想起了大法修炼。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绑架、关押,我都要好好炼下去,共产党不让炼,共产党不能让我不生病,不能使我有一个好身体,而我炼功,师父能让我身体变好。大法能救我,师父能度我出苦海。正是这一念,奇迹发生了,我的腿能走路了,可以自己上街买菜做饭了。胳膊也恢复的能自如活动了。

如果没有这场干扰迫害,我怎么会遭受这些磨难?丈夫因恐惧和我离异,自今不敢与我往来,生怕被牵连。儿子受电视上的宣传毒害,也不愿听我讲法轮功的真相和带给大家的美好。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一个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好人,身边的人们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出于对迫害的恐惧,没人敢说公道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而违心的说假话,造成社会风气的迅速败坏。使人们是非观念颠倒,打击善的就会滋长恶的、邪的。这场迫害不仅是家庭的灾难,上亿人的家被毁了,成了社会的灾难,造成多少资源的损失浪费。

六、八十多岁的冯清莲老人在控告信中所述

我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一字不识。从年轻开始就多灾多病,常年卧床不起,是医院的常客,劳命伤财,自己受罪还苦了家人。在亲友的劝说下到处去赶庙会,求神拜佛,积德行善。这样折腾了多年,病还是病,难还是难,就这样还一头扎里不出来,无效还很相信。因为没有别的办法,就只好那样了。

直到九九年有人说修炼法轮功能治病,去是去了,可连功都没学会,江泽民就开始打压了,政府强行收书、烧书,办学习班要写保证,写检查,严密监视,神神秘秘的来势很凶。他们说干啥都行,就是不准炼法轮功。这种情况对于我们这样的老人来讲是多么大的打击?无奈,有了病,还是到寺庙去求神拜佛求寄托。直到后来同修说还是回来学法轮功,修炼一段时间以后,慢慢的发现身上好多病不见了,肠道出血、肚子里瘤块都好了。在三年前,我脑溢血摔倒了,经医院检查全身有多个要命的病,光大脑有三处出血,说随时有危险,虽然抢救过来了,但不会说话了,可心里还时不时明白,只要有点明白就念“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助,一天一天的逐渐好转,医生们都说是奇迹。到底怎么好的,最清楚的是我自己,是慈悲的大法师父救了我。我现在活的是二世人,可比以前活的更加轻松自在。我做梦也没想到能活到八十五岁,而且比任何人都活得幸福。

七、受迫害生意倒闭的敬利华先生在控告信中所述

我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从做好人做起,遇事想问题从开始站在为私的基点,渐渐过渡到站在是否对别人有无伤害的为他基点上。时刻反省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是否符合真善忍法理。身体和精神得到升华,直至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家中开办着面条加工厂,按真善忍标准严把质量关,保质保量,先尝后买,生意越做越红火,全家高兴,生活很幸福。

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全国的宣传工具,所有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诽谤、诋毁,使全国人民受到了毒害。本人直接遭受了三次大的迫害,当地“610” 人员和村干部不断上门骚扰,生意被迫倒闭,造成我到处打短工维持家庭生活。这十六年来,给本人和家庭带来了精神和身体上的巨大伤害和经济损失。具体陈述如下:

二零零零年八月,汉台区“610” 马平安等人伙同铺镇派出所,村干部强行入室,非法抄家,撬开衣柜,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并将我非法关押在汉台看守所70多天。在看守所受尽非人折磨,刑事犯和看守人员打骂,侮辱,手段残暴恶劣,手段有名字的有五种:

1,胸肘:将本人按在墙上,施暴者用肘对着本人的胸部猛击,本人右边肋骨被打断,走路,呼吸疼痛难忍。

2,胃锤:将本人按在墙上,施暴者用拳头对准本人胃部猛击,致使本人不能吃饭,便血。

3,腰眼:将本人按趴在墙上,施暴者用拳头猛击本人肾脏位置,一拳就将本人打翻在地,呼吸困难,大汗淋漓。

4,背脚:将本人按蹲下,施暴者用脚对准背心劈下,腰就象断了一样,钻心的痛,当时就趴在地上了。

5,放响炮:抓位本人的两耳和面颊,把头向墙上猛撞,嗵--嗵--的响声就像放响炮一样,撞的本人头晕耳鸣,眼冒金星。

还有一次,全监室人一起上,把本人打晕死过去,醒来后,脸肿的老高,眼睛没法看人,两三星期以后才慢慢消肿。回家时,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就像五十多岁的小老头。非法关押了70多天,就像70多年一样,真是一分一秒的在煎熬啊。知道真相的人们愤愤不平,这样诚实,善良的小伙子,他们也害,简直不分善恶是非。

回家一段时间后,身体和生意才慢慢恢复。不料好景不长,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天下午,天要黑的时候,汉台区“610” 再次伙同铺镇派出所,村干部非法闯入家中,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等私人物品。非法将本人拘禁在某宾馆十几天。本人一直被铐在一个椅子上,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吃,喝,睡都在椅子上。610人员二十四小吋轮换逼供,十几天不间断。后送汉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劳教一年三个月,在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关小号,不让睡觉;大冬天,屋檐下冰溜子吊的多长,扒光本人衣服,从头顶一盆接一盆倒冷水,浑身哆嗦,上下牙齿咯咯的直响。吸毒犯和管教人员打骂,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光殜和书籍,加长劳动时间,搾取血汗,一年三个月天天如此,身心备受摧残折磨。回家一年多才渐渐恢复了身体和生意。

不料,二零零九年五月的一天,天还没亮,汉台区“610” 再次伙同公安局国保大队,铺镇派出所,村干部等几十人,包围我家庭院,砸门,非法抄家,十几人强行将本人绑架,抬到车内,到西安未央区一农家乐中迫害。强行洗脑,软硬兼施,强行灌食,恫吓,谩骂,肆意摧残,整整三个多月失去人身自由,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多年来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迫使我家生意倒闭。到现在门外过个车辆,或有个大的响声,老母亲本能的吓的赶紧去关门。这场迫害给我和家人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