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起死回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父亲八十二岁了,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十一年前随弟妹们去云南安度晚年。

父亲几年回老家一次,我却不敢去见他老人家一面。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七年为躲避中共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前年冬月初,大概连续有六个夜晚梦见我父亲。我想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呢,父亲是不是有什么大难呀?

文化大革命初期,那年我才十三岁。父亲因为是当权派,就被抓去批判过。只看到罗益中(前年八月二日已死在他自家厕里)大吼道:“把罗顺生押上来!”两个红卫兵把父亲押上批斗台。我看见罗益中对着我父亲的头打了一下说:“把头低下去!”我看见父亲老老实实地站在台上,我含着泪跑回了家。家里六姊妹,我是最大的,我记得最清楚。

我炼法轮功。九九年法轮功被江泽民迫害。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父亲把我的宝书烧了十多本,多次骂过我。他被共产邪党整怕了。烧大法经书,那犯了多大的罪呀!

冬月初八晚上,父亲去厕所在门口重重地摔了一跤,这一跤把他摔得快没气了。妈妈把父亲的假牙都取下来扔了,鞋也烧了。送到医院医生不医了,让快拉回老家。两辆车轮换开,十几个人连夜把父亲送回老家。初十到家了,但还没断气,就又去求医。医生看后说:十天之内埋了(即只能活十天)。

我冒着被抓的危险,于十二日晚十一点钟,步行回到老家。所有的人都睡着了,经过长途开车、坐车他们太累了,只有父亲睡在临时搭的床上,母亲守在床边。

母亲对我说:这几天他们太累了,让他们睡一觉。我看着父亲紧闭双眼,嘴唇都缩了,要不是在家里我可能认不出他来了,真是皮包骨呀!

我对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三遍,看他动了一下,我赶紧喊了声:“满满(满满是地方土语,爸爸的意思),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装有师父讲法的mp3塞到他耳朵里。五分钟后,看到他嘴在动,好象在说什么。我仔细听,他说:“不行了,要死了。”我忙说:“你不会死,师父在等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大师救你。”他点了点头。

我又说:“满满,你二零零零烧了我的大法书,你跟师父认个错,我帮你写个声明发到师父面前,师父是大慈大悲的,一定会救你的。你如果同意认错,你就点个头。”父亲点了点头说:“李大师,我错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对我说:“你快走,不然他们(指当地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人)要找我要人。”

看来父亲头脑还是清醒的,就这样,多年没有见面的父亲,我只陪伴了不到半小时就离开了。可惜的是,弟弟妹妹们都在楼上睡觉了,我一个也没见到,这么多年也不知他们是否安康?

我离开了家,在漆黑的夜里走呀走呀,好不容易走到住处,立即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说:“师父呀,我父亲能活上十一天都是师父的慈悲啊,是大法的神迹!”我马上打开电脑,替父亲写了郑重声明发到明慧网

冬月初十,十几个人开了两辆车怀着悲痛的心情回来埋老父亲,十八天后,还是这两辆车和这十几个人载着父亲又浩浩荡荡地回云南了。现在一年过去了,我父亲不但没有死,现在自己还能自由的走动了。

我父亲能活到今天,是师父救了他——大法显神威。我们全家人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法轮大法救了我父亲!父亲在老家那十八天,很多人都来看望他,都为他叹惜落泪;而后凡是认识父亲、看望过他的、听过他的故事的世人,无不为他的重生而惊讶。在此希望他们都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度过大劫难,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