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三年判刑十年 浙江赵勇岳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现年六十九岁的赵勇岳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向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十年。

以下是浙江省丽水市赵勇岳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经过学法,我才知道做人的真正目的,为什么要按真、善、忍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以及人各种病难的真正来源。我只炼了半个月,烟酒全戒,几十年的腰痛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就连几十年前,割断了经脉的左手大拇指也活动自如了。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和家人遭到多次迫害。

三次被绑架关押经历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与几个同修向政府讲法轮功真相。返回家几天后,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警察打我,他手打痛时,我妻子来找我,警察马上冲过去抓住我妻子的头发,五六个警察共同拳打脚踢,当场把她打得昏死过去后,才放我去救她。我边叫边按她人中,才救醒她。他们叫了一个三轮车,派了两个干部把我们押送回家,也不准我把她送医院去看。后来他们马上又把我押回洗脑班,这样我被他们迫害了一个多月,还要我上交八百七十元钱。我妻子的身体在遭受毒打后一直很虚弱,精神上受到的创伤至今不能复原,经常上气接不到下气,讲话发不出声音来,给我和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早上,我正在家建房做事,又被六一零绑架。这次被绑架的一共有几十个学员,全部关在一个大房间,躺在地上不准起来,谁起来就要挨打。后来又把我们分开,男的关楼上,女的关楼下。他们要我们双手平伸,手落下一点,小竹竿就打过来。这样一天一夜,我的手臂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第二天,我们被转移到壶镇宾馆,在那里我们被关押了一个多月,被迫看诽谤大法的资料。逼迫我们写“三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还要我们交七十五元一天的生活费。还要人担保交四千元押金才放人出来。我一出来就在担保我的厂里干了二十四小时的工作。睡在仓库里过了半年后,在担保人的帮助下才拿回四千元押金。另外两千几百元的住宿费发票也不开就这样被拿走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我正在帮助邻居干活,刚要吃饭的时候,镇六一零的警察又把我绑架到镇里,对我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了我高利息借来建筑房子使用的一千八百五十五元钱,以及宝书《转法轮》两本、录音机一台、讲法带一个、大法经文一本。并把我们关在那里,睡在地上一个多月。之后转送到小筠黑监狱洗脑。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抛出第一部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恐怖伪案出笼,在这黑监狱里才能看到。因我在林场工作时,搞过十几年的业余摄影,所以这样片一看就能看穿是假,当时他们是用四边红框,中间红梅桂花的白色毯,原只有两个警察拉着灭火毯站在王进东背后,等灭火器噴过后,才有四个警察拉起灭火毯四角盖到王进东头顶上,王进东活动自如的双手,抬手顶着灭火毯的红梅桂花上一清二楚。不要说王进东腿上不会燃烧装满汽油的两个塑料瓶。对刘春玲就更奇怪了,长长的头发在大火中往上飘直也不会烧掉,这就是天安门自焚惊神恐怖片的第一镜头。大法弟子都不会随便杀生,这是一定的。在那黑监狱里,吃喝拉撒都在里边。他们逼我们讲假话,还逼迫我们看他们专门伪造的诽谤攻击大法的东西,威吓要把我判刑,送到大西北去。我们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逼我们写三书,更无耻的是,他们还逼我读他们写好了的诽谤大法的材料。拍录像用来在缙云电视台播放。

被非法劳教三年

回家没几天,我听说第二次又要抓人的名单上还有我的名字,我为家庭生活只得带着棉花糖机离家出走谋生。

二零零二年十八日,我与蒋永德到义乌买了一台组装电脑、五英寸的VCD机与刻录机。在去浦江的路上被绑架,因为我带了转法轮和一些法轮功资料。当晚我被关到义乌城西派出所迫害,他们把我的手铐在栏杆上,脚上戴着十二斤重的脚链,坐在地上过夜。第二天,他们把我双手分开,铐在墙上逼供,后又接连五天五夜不准我睡觉,铐着手铐和脚链非法逼供。之后又被关进义乌看守所,遭受犯人般的暴力侮辱。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丽水市政府非法判我劳教三年,由缙云公安局接送到金华十里坪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天天由四个劳教人员看管,他们非法剥夺我所有的讲话权,不准我去和其他任何劳教人员讲话。天天逼迫我看诽谤和攻击大法的东西,逼迫我写揭批书、保证书、悔过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又被缙云县公安局从金华劳教所带回缙云,关押到缙云看守所,每天强制劳动十多个小时,还经常受缙云、丽水、金华、台州、宁波等六一零国保的非法刑讯逼供。

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我被非法判十年刑,还剥夺了我的政治权利。二零零三年四月,我被送到浙江监狱迫害。由四个罪犯看管,一切要服从他们指挥,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资料,污蔑法轮功以及师尊。不准我与其他人讲话,就连逼我写三书也要按照他们的思想来写,否则就要受到各种肉体的折磨。关在四监狱九监区二中队的同修陈乃法由于拒绝写三书,几个月不准睡觉,一天只准他吃一小块饭,连菜也不给吃,但他还是坚持真、善、忍修炼,他们逼他跑步,他跑不动了就被抓住衣领拖着还要承受拳打脚踢。他一直承受这样的迫害直到死去,而警察却把他的死因写成自杀。

他死后过一个月,我被调到这个中队,所以我才知道他真正的死因。我到这个中队后,为了救一个天天流鼻血,医治无效想要自杀的犯人,教他诚心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默写了法轮功师父的《论语》,他看了后放弃自杀的念头,后来他的鼻血神奇的不流了。

我家里的通信被中断了一年多,我受迫害的同时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好多青年因法轮功受迫害,不敢来我们家提亲,那些不好的年轻人来提亲,我女儿不同意,他们就破口大骂说:“炼法轮功劳改犯的女儿还敢发娇,我来提亲,还是因为我父亲与你父亲以前是朋友,其他人谁敢要你。”对这些坚信真、善、忍群体的迫害是江泽民恐怖灭绝政策罪道德沦丧的后果。

这么多年来,我一家人精神受折磨,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和伤害,痛苦不知诉与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