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迫害 接丈夫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五岁,和丈夫都是一九九五年修炼大法不久,我们的身心都得以净化,深深感到我们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十六年来,我们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的家庭一样,不断遭到邪恶上门骚扰,我两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和洗脑班,丈夫有十二年不在家中,其间被非法判重刑关押在千里之外的黑监狱。

二零一五年三月初,丈夫同修冤狱期满,我提前准备好了应该准备的东西,十几年没见过父亲的儿子也提前找车,找了两辆备用车。周边的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加持同修顺利回家。由于没有当地“六一零”的信件,监狱不放人(“六一零”、监狱都违法)。我首先找到当地“六一零”负责人李某,李某不给出具信件,还说:你们不用去,你们就是去了,监狱那边也不放人。我问:为什么?家属接人天经地义,我们必须得去。儿子知道后非常着急,对我说:怎么办?如果我爸爸不写保证书回不来怎么办?儿子跟我商量:我们去几个年轻力壮、打架下手狠的亲戚一块去,不管怎么着也得把人抢回来。

丈夫的几个朋友找熟人托关系也无用,最后问我:是去还是不去?这么远的路程,如果监狱不放人,那不白跑了吗?我心态很稳,对他们说:不要着急,必须去接人,明天,我再去找他们(“六一零”)。同修们正念十足:我们必须去,邪恶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求师父加持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定把同修接回家。还有同修建议请某市(黑监狱所在地)同修帮助发正念。我当时很感动万分,在这里,我们感谢同修们的正念加持。

第二天,我正念十足,和儿子一起找到“六一零”李某说:我们作为家属,必须去接我们的亲人。儿子气愤的说:十几年没见过我父亲了,不让我们去,你们也太没有人性了,让去也得去,不让去也得去,我们去定了。我对李某说:大过年的,走亲访友的,谁没点事,这样你把信交给我们,你们就不用去了。李某不同意说:那不行,我们不去,人是接不回来的。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一个想法,我对李某说:这样吧,我儿子会开车,我们坐一辆车去。李某听后说:我们商量商量。我心里想的是:让他们跟着我们转,同坐一辆车,一来可以掌握他们的行踪,二来丈夫坐我们的车一定能顺利回家。后来“六一零”同意坐我们的车一起去接人。

连日来,天气寒冷,一直是下雪和雾霾,我曾担忧:如果下大雪、大雾霾,这一千多里地的路程怎么走啊,如果路上耽误了时间接不到人就麻烦了。转念一想:这不是人心吗?有师父,不会的,一定会顺利的。正念战胜了人心,同修们也连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因为路途遥远,我们提前一天出发。那天,晴空万里,就象是阳春三月,一点也不感觉冷!我在心里暗暗的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一路上我坐在六一零李某的后面一直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世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李某一直耷拉着脑袋没说过一句话。同车去的当地派出所警察说:我见过某某(指我丈夫),他人挺好的。

汽车在高速行驶了五个多小时的路程,傍晚到达非法关押丈夫的黑监狱所在城市。儿子请大家一起吃饭(同去的还有丈夫的朋友和亲戚)。期间,派出所警察对我儿子说:你父母年纪大了,你要把这些证据保存好(指有关我丈夫被非法迫害的判决书、释放证明及所有证据),以便将来有用,回去找我先办身份证,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找我。随后对六一零李某说:明天早点走(指早点到监狱接人),赶紧把人接回来,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到达监狱门口,八点多不到九点,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正念配合下,丈夫同修顺利回家。

这十二年我担起了家中里里外外的一切重担,身体上承受的劳累还好说,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亲戚朋友的不理解、邪恶的不断骚扰,其中的苦楚,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有一年大年夜,大侄子对我说:婶婶,除夕夜家家团圆,叫我叔写个保证支应一下回来算了,看这家里成什么样了?儿子说:受了这么多年罪了,不能写。儿子没有修炼,但他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大侄子说:我叔这么能坚持,这精神力量真大。

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大法弟子多年的讲真相和不断的发正念,另外空间阻碍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邪恶生命被清除的越来越少,能够明白真相的生命就会为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