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偶遇国安特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一天,我从婆婆家出来挺晚了,招手叫住一辆出租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虽说车灯没开,但借着通亮的路灯,还是把司机看得一清二楚:大块头,五十岁不到,挺强悍,挺精干。

“到哪儿?这么晚了,一个人出门。”他问,声音还挺年轻。我告诉他去的地方,说起老公公得脑血栓,开始牵出了话题,说到法轮大法。“你这个当儿媳妇的还挺孝顺。”他接话。我顺势往下讲,说到炼法轮功的多少人绝处逢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他没接茬,也没吱声。侧脸看他的反应,感觉不对。“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他问。语气中带着一种杀气。

“出租车司机。干什么的?”预感到不对劲了。“我是国安特务,专门抓法轮功的,尤其像你这样的,上车就讲真相的。”

噢,亮底牌了!我心一惊,陡然跳起来,但马上抑制住。瞬间想起从劳教所出来的当天,小学老师找到了好多同学。饭桌上,一个男生,现任的旅游局长也是这样亮的底牌——国安特务,双重身份。在大陆,国安特务安插在各行各业,防不胜防。

“国安特务也是人哪,我在跟人讲事实,说真相。人,都有人性的。”我平静的说,“如果你真是国安特务,从内部,你知道的真相应该更多,更明白。现在还有多少真为共产党效力的。”我心里发着正念,破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车没有减速,也依旧往我家的方向直行。他说:“我今天不抓你,你知道抓你很容易。”他用下颌指了斜前方,那是一个派出所。车很快就开过去了。“我是说,讲真相不能像你这么讲。”“哦?那你说应该怎么讲?”我诧异极了。

“对比着讲。说共产党腐败,法轮功不腐败;共产党淫乱,法轮功不淫乱;共产党欺骗老百姓,法轮功不骗老百姓;共产党——”说着,他突然停下来,侧过头看着我,目光迥然却非常复杂,能感到他亲身经历了很多很多,但不能说。

我舒了一口气,转过头:“我们这个年龄啦,啊,你应该比我小一些,经历的东西都太多了,共产党什么样你知道,中国人都受过害,程度不同。历次运动结果什么样,往下会什么样,我们都知道。”

“人们都恨共产党,这么说。”他把“恨”字说得很重。我看着他说:“我有一个亲戚,也在公安部门,他们为了监视法轮功,办公桌上天天开着法轮功的网,全世界法轮功的情况都知道。”他面部很木,未置可否。

到地方了,我付了车费。说:“谢谢你不抓我,这是积了大德了。”“悠着点,别上来就说,看看什么人。”他还嘱咐我。

车远去了。邪党体制内的人,还有多少在邪党的车上呢?而车上的人有多少在逐渐觉醒?我知道,师父还在给众生机会。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