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重庆市577起迫害案件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五年,重庆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有577起。其中,有8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50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判刑,有335人被绑架、非法抄家、强迫洗脑,有130人被多次骚扰,有19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有12人乘火车遭受中共利用身份证搞的迫害,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受株连迫害的案例23起。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的家都遭到了警察的抢劫。

另一方面,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的以各种方式给各级官员和百姓讲真相,特别在二零一五年,这一年人心的变化是很大。在大陆掀起的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江大潮”中,我市的警察、公检法人员也在渐渐明白大法真相,在对待迫害法轮功的事件上也正在转变。

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典型案例

(一)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重庆法院非法开庭 45岁王晓霞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上午十点,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王晓霞被重庆市北碚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当天还未开庭时,王晓霞自述头昏头痛,审判长仍坚持开庭,要家属将王晓霞扶入法庭。王晓霞还未到被告席,就昏迷不醒,出现生命危险。

王晓霞丈夫及亲友恳请法院停止庭审,赶快抢救,但法庭以需要领导批准为由,不准送医。直到三十多分钟后,法院领导到场才准家属送医院抢救。医生说送医太迟了,王晓霞已心跳停止、呼吸停止。经重症监护室抢救,无效身亡,终年45岁。

王晓霞的死亡与“送医太迟”有关。当时人们在法庭高呼“赶快抢救”时,谁都惊恐万状非常着急,可是法官却见死不救“不准送医”,白白耽误了三十多分钟救命的时间。

(2)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谭文明被迫害致死

重庆法轮功学员谭文明,女,六十八岁,江北区肥皂厂退休工人,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经三次被非法拘留、还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谭文明坚持信仰,拒绝“转化”,狱警就用各种手段迫害她: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给少量食物、各种体罚、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等等,她遭受非人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全身浮肿,流脓、肉体与衣服粘连,腿脚上到处是紫乌色疤痕……

谭文明二零零一年从劳教所出狱后,她还被“610”绑架到望乡台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从洗脑班出来后,谭文明身体每况愈下,咳嗽,胸口痛,虚弱。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九点左右她在沙发上坐着含冤离世。

(3)曾遭七年冤狱 七旬老人董绍太含冤离世

重庆市江津区德感镇法轮功学员董绍太,生前曾多次被中共“610”人员、警察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四川德阳监狱、阿坝监狱等黑窝里。

当这位原本身心健康的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走出阿坝监狱时,已经是心、肺等很多个器官衰竭,行动、说话吃力,要人搀扶。在结束七年冤狱的一个月后,董绍太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便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四岁。

(4)重庆郑庆云遭迫害离世

重庆江北区长安厂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郑庆云女士,于2010年11月被绑架、劳教,迫害致全身浮肿,四肢不能弯曲。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重庆市国安局、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在九龙坡区巴国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名。郑庆云女士也在其中。

郑庆云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长期坐塑料小凳、不准动、不准睡觉、强制超负荷劳动,用高分贝音量放诽谤师父及大法的电视,强行洗脑,每天还逼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不堪入耳的大骂,稍不遂意就大打出手,郑庆云被打的遍体鱗伤。恶人还在饭里放了不明药物。进入劳教所不久,郑庆云就出现下肢浮肿、心慌、头晕、全身无力等等不良反映,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从劳教所回家后,郑庆云儿子见状心疼,便强行将母亲送重庆最好的医院救治,经多次反复住院治疗,却不见一点好转,甚至还出现全身浮肿,四肢不能弯曲,连楼都不能下。这时,中共社区、街道人员还经常电话骚扰,还假惺惺的上门关心,最后还威逼郑庆云儿子监控母亲。在这种精神、肉体痛苦以及高额医药欠债的多种压力下,郑庆云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二)重庆酉阳县法院对王爱华等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王爱华、田其美和张显碧,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在酉阳县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酉阳县桃花源派出所警察绑架入狱。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重庆市酉阳县法院对王爱华、田其美、张显碧、杜杨西、秦爱民、秦华仙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在法庭上,王爱华、田其美、张显碧等法轮功学员以切身经历,向法官、陪审员、公诉人和旁听的人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好处,讲述自己这十几年来遭受的残酷迫害。来自北京和重庆的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了无罪辩护。

四月二十八日在庭审举证时,律师们惊奇地发现酉阳县公安局、检察院对杜杨西、秦爱民、秦华仙三名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立案。律师当即指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违法,要求立即停止对杜杨西、秦爱民、秦华仙的庭审,并释放。公诉人无法回答律师质询,辩称“有手续”。当晚,由酉阳县“六一零”补做一个“立案补充说明”,于4月29日在法庭出示。

针对这个“立案补充说明”,重庆律师质问:“六一零是个什么玩意儿?是办案机关?有决定立案资格吗?它出具的东西有什么法律效力?”“立案补充说明”称:“为防止‘5·28’招远全能神邪教杀人案……”北京律师提出抗议:把“全能神教”与法轮功相比,这是对我们当事人的侮辱,对法轮功迫害十几年了,有哪个警察、检察官、法官遭到法轮功学员的报复和攻击?面对律师的质问,公诉人低头,无言以对。

尽管酉阳县法院、酉阳县检察院、酉阳县公安局违宪违法非常尴尬,可是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酉阳县法院却开庭宣判:非法对王爱华判刑五年;对张显碧判刑三年;对田其美判刑三年;对秦爱民判刑一年六个月;对杜杨熙判刑一年六个月;对秦华仙判刑一年。

(三)中共利用身份证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秦丽在重庆丰都火车站被公安绑架,原因是她身份证被中共公安部门注入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因此就被重庆江北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四)重庆永川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企业家刘道权 不准父母探视

自从刘道权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折磨他多年的胆结石就不治而愈。在企业经营上,他重质量、讲诚信、守信用,得到客户的赞扬,企业经营蒸蒸日上。

2013年4月9日,刘道权被国保警察绑架,重庆沙坪坝区法院在2013年、2014年两次对刘道权非法庭审,两位辩护律师为他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检察官、法官无言以对。主审法官似乎有所醒悟,但迫于压力还是作出违心判决,于2014年10月16日被沙坪坝区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第一中院原已通知家人和律师将于2015年元月16日上诉开庭审理,却于2015年元月15日就下达“维持原判”的裁决书。并在不通知家人情况下,把刘道权秘密送到永川监狱十监区(现转到七监区)。直到今天,家人也没有见到二审裁决书。

刘道权被非法关押在永川监狱,坚持信仰,不让睡觉、甚至遭殴打。他多次绝食抗议反迫害。刘道权年逾七十的父母,数月来,多次奔波于万盛与永川之间,却一直未能见到儿子。唐、刘两个狱警也不接电话,收到短信也不理。

2015年11月,刘道权父亲因参与诉江,遭到万盛经开区教育局、万东镇政府、万东派出所等部门不法人员多次闯入其家中骚扰,威胁刘父要取消其教师资格,停发退休金等。

二、中共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遭株连受害

中共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明火执仗,恐吓株连家属蒙冤受害。

1、周笃伦母亲受株连 怄气染病去世

沙坪坝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对法轮功学员周笃伦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当审判长宣判完毕,家属们拉住法官衣服哭诉,并指责法官放着贪官污吏杀人放火的不管,却冤判好人。周笃伦家中还有高血压达二百多的八十多岁的老母,法官此举无异于要了老母的命。家属的哭诉引来路人注目,有观众惊讶问:怎么修炼法轮功还会被判刑呢?

周母得知儿子被判刑的消息后,因思念儿子无辜受害,怄气染病,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去世。儿子周笃伦在监狱至今还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

2、子女被捕 病母忧愤而亡

彭家老母患有精神疾病,需要人照顾。彭家老母的子女因修炼法轮功被捕入狱。

彭世碧,被沙坪坝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在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狱。彭世贵,被沙坪坝区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在二零一五年二月初暗箱操作被枉判。

彭世贵的老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她日夜都在病痛中呼喊儿子的名字。彭世贵、彭世碧被抓走后,警察又乘机骚扰恐吓,致使彭家的其他亲人流离失所,患病老母无人照顾,被迫送养老院。彭世贵在家时,老母长得又白又胖,彭世贵受迫害后,老母瘦得皮包骨。由于老母的女儿、儿子均陷囹圄,亲人被警察恐吓,又无法在老母身边,老母病情加重,精神恍惚,于在二零一五年忧愤而亡。

3、王家姊妹被绑架其父遭恐吓去世

王正芬,女,52岁,家住万州区。2015年1月17日,王正芬和她的二姐王正芳到新店子去发真相台历,遭人构陷,俩人均被绑架、抄家。

二姐王正芳已被万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3月17日,钟鼓楼办事处伙同国保大队、村委会一群人闯入王正芳家到处拍照,没过几天,村干部又到她家强迫要按手印……经过一波又一波的骚扰、恐吓,王正芳的老父亲再也经受不起这重重打击,一病不起,在他生日那天住进了医院。由于父亲挂念女儿王正芳,终日以泪洗面、忧愤伤心,渐渐病情加重,一个月后就含冤去世。

4、大法弟子江锡清被活摘人体后家属受株连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年初三,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尚有体温的情况下送到殡仪馆)的消息震惊海内外,监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于二零一零年的一月给罗泽会(被江津区法院非法秘判八年的江锡清妻子)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

江锡清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610”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保大队和公安派出所上门抄家、殴打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替父亲之死讨回公道!江锡清妻子罗泽会老人被保外就医到现在,一直在被抓捕逃亡中度日。

警方追捕七旬老妇罗泽会,又绑架其子做人质。她的儿子江宏斌多次被国保带着抓捕他的妈妈。她的儿媳邹绪群不堪重压与丈夫江宏斌离婚。离婚后也难逃“610”、国保、政法委、重庆监狱、社区的恐吓与骚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5、七旬老太被追捕原孝顺子女变坏

重庆市荣昌县法轮功学员古国先老人,现年七十岁。

荣昌县“610”(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国保、派出所、街道社区欲绑架古国先老人洗脑,她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有家不能回。老人流离失所在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极其困难,全靠好心人的施舍,还常常捡一些菜贩扔弃了的菜度日。

原本孝顺的二儿媳周二会,受到当地“610”的压力和对中共邪党的恐惧,到处打听婆母的下落,想诱骗婆母回家遭绑架;

大儿子张成会在陕北绥德县政府部门工作,原本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每年还给母亲一些生活费,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现在谎称他没有母亲,他的母亲死了,叫儿子填表就写奶奶死了。这就是中共邪党培养出来的国家干部;

古国先老人第二任丈夫去世后,第二任丈夫单位(重庆市荣昌县公路养护段)配合当地“610”邪恶组织,扣发每月四百多元的抚恤金。古国先老人所在的小区的物业公司把她的水电和天然气都关了。

2015年5月,警察对古国先老人进一步迫害,连老人的娘家妹妹和弟弟的家都被警察抄了。现在古国先老人真是有家不能回呀!

6、长期遭骚扰 杨洪父亲悲愤离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杨洪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并已收到邮政快递妥投的短信。

重庆市杨洪女士是一位翻译。自从前中共党魁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她长期受到派出所、街道、社区、“610”及国保人员的骚扰、绑架,几次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一年夏天,杨洪女士正在照顾年迈生病的父亲和两个小孙女,街道社区的人员几次试图绑架杨洪到洗脑班,反复到家威逼。杨洪被迫离开病中的老父和大孙女,带着一岁半的小孙女流离失所。病中的父亲受到沉重打击,不吃不喝,在悲愤中离世。

7、“诉江大潮”中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遭骚扰迫害

◇患瘫痪病的家属20小时无人看管

自2015年10月19日以来,重庆市城口县有25名诉江老人遭绑架、抄家。10月29日,葛城镇派出所出动多名警察抄汪顶秀的家。警方宣布对汪顶秀拘留15天,因家中有一瘫痪病人需要汪顶秀照顾,但警方仍将她非法拘押20小时后才放回。

◇警察威胁家属女儿

重庆潼南县法轮功学员石玉群用实名诉江,将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并收到回复。9月7日,当地派出所找到其女儿进行威胁,说要开除其子女的公职,子女被吓后告诉父亲,父亲被惊吓后,就殴打妻子石玉群,并不准她出门。

◇重庆法轮功学员黎昌全的儿子被绑架重庆法轮功学员黎昌全的儿子黎波(未修炼法轮功),近日回老家探亲,在重庆高铁车站进站时,因随身携带了一些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而遭警察绑架。

◇派出所、居委会骚扰大法弟子甘丽蓉

2015年4月9日下午6点多,重庆市南川区东城派出所、东城街道居委会派人到大法弟子甘丽蓉母亲(85岁)家骚扰,遭到老人的正义抵制。次日,东城派出所又来了4个人,并恶狠狠的要甘丽蓉的母亲叫甘丽蓉从深圳回来,讲清楚。当晚,恶人又到老人的家对老人進行吓唬,干扰了老人的正常生活,迫使甘丽蓉清明回老家,准备长期照顾高龄老母的愿望无法实现,因此甘丽蓉不得不离家出走。

◇警察抄家将主人弄昏倒

开县有位69岁的张女士,因丈夫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她向“两高”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信,并见到两高“已妥收”的回执。在9月20日这天开县镇东派出所查找了张女士子女的单位,第二天就有四个警察和一个社区人员抄了张女士家,抄了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当时张女士保护大法书籍,不准警察抢走,被四个警察拉扯昏倒在地,警察见状立即开车逃跑。一会儿,女儿回到家中发现妈妈昏倒了,即拨打120送医院,然后女儿又去派出所追查是谁把她妈妈弄倒在地?没有一个警察承认。

三、“诉江大潮”中明真相警察的转变

(1)610头目要请一本法轮功书

重庆地区有个610的警察头目,在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在金钱和名利的诱惑下,他充当了急先锋,参与迫害了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

他既是实施江泽民邪恶迫害政策的行恶者,也是受害者;他的身体出现怪病“进行性消瘦”。法轮功学员给他讲述了法轮功无辜受迫害的真相。他看了一些真相资料,他知道他之所以得怪病是他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如今法轮功学员诉江大潮兴起,这个610警察头目不敢再随意抄家搞迫害了。一天他带人到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他叫几个随从在屋外等着,自己进屋了。他进屋就问法轮功学员说:能不能给我请一本《洪吟三》(法轮功创始人撰写的诗集)?

(2)上门调查诉江的片警说“今天真是受益匪浅”

重庆有位大姨今年八十二岁了,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每天都要到大街上去面对面劝三退。今年五月三十一日,大姨就已经将诉江的控告书寄往“两高”,并得到回执。

九月下旬某日下午,有三个人(二女一男)来找大姨。他们一个是派出所的片警,一个居委会的主任和一个工作人员。居委会主任说:“你还没七十岁吧?”大姨说自己八十二岁了,三人“啊!”的半张着嘴惊呆了。

大姨借此机会讲起了真相,说自己曾经手臂粘连,抬不起手,一身患有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还常受儿媳妇的气,在走投无路中她想跳河了却余生。在绝望中,幸遇大法弟子告知修炼法轮功可身心健康。她看了《转法轮》这本天书,学法炼功仅仅半个月,粘连的手臂就恢复正常了,此后二十多年了,从没吃过一颗药,无病一身轻,不仅身体健康了,心性提高了,与儿媳的关系也好了,家庭和睦了。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受到江泽民的残酷镇压,二零一二年自己也曾被绑架迫害,被铐到一个铁椅子中受折磨,致使自己臀部裤子与血肉粘连。家中被土匪般的警察拿凿子敲开破门而入,非法抄家,不仅抢走了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警察还欲抢走自己一万多元的存折,逼问她密码,大姨声言那是自己的生活费,要告违法的警察,警察才未能得逞。此后大姨还经常受到骚扰监控。大姨让他们看被打坏的门和家具。(因大姨住地不是户口所辖区,这个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并不知道此事)

三人非常认真的听取大姨讲的每句话,表示关切与同情。大姨又讲了为何要诉江和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真相,并以自己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恶行。还讲了贵州平塘县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的真相,并问他们是不是党团员,帮他们退出。

大姨拿出纸和笔,三人自己把真名实姓和手机电话号码写在纸上,其中两人说是党员,是在部队入的党,一人没入党只是团员和戴过红领巾。大姨又拿出三张神韵光碟和真相小册子送给他们,并嘱咐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异口同声说“记住了”。

此时已近六点,大姨挽留他们吃晚饭,由于三人都接到家人电话,只得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临走时那个年轻的片警还感慨的说:“今天真是受益匪浅”。

(3)上门核实诉江的警察三退了

重庆有位年逾花甲的法轮功学员,在今年六月份用实名向“两高”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信,并见到两高“已妥收”的回执。十月廿九日,两名警察上门盘问“核实”诉江情况,并叫老人填表、签名、盖手印、接受录像采访。

这位法轮功学员面对两名警察如亲人,热情接待,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是害死几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刽子手,江泽民是汉奸、卖国贼(都有据可查)。江泽民触犯了《宪法》、《刑法》、《国际法》等法律中多种条款,罪恶累累。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就是要求高检和高法将罪大恶极的江泽民绳之以法,还法律公正,还人间正道,还法轮功清白。

法轮功学员答复警察的要求说:“我若配合你们填表、签名、盖手印、接受录像采访,就留下了你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证!就毁了你们的前途!那你们就是真正的受害者了!因此我不能配合你们、害你们、毁你们!”“跟着中共只能成为它的陪葬品”等等。

警察明白真相后,高兴的三退了。

(4)两名警察“三退”

二零一五年六月底,重庆主城区一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多钟,两名警察来到该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猛敲房门。法轮功学员想,警察骚扰是表象,来的都是有缘人,要设法讲真相救人。警察进屋后没有东张西望,坐下来听她讲真相,还不时地点头表示赞许。

警察问她是否诉江了?她说:“有这么回事。”她说:“过去我百病缠身,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深深地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度。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大家身心健康都说‘法轮大法好!’只有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是迫害大法的元凶。因此我要控告,要求把江泽民送上法庭,还大法师父和大法的清白!”

警察明白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后,法轮功学员劝他俩三退保命(即退出中共党、团、队),两名警察高兴的“三退”了。

(5)诉江老人仗义执言 斥退警察

重庆主城区有一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在今年七月用实名诉江,讲述了她受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情况。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却遭到警察的无理骚扰。

九月中旬,有名警察带了两名协警进屋,警察在门口就开始拍照。老年女士立即制止说:“你还在干迫害法轮功的事呀!江泽民我都敢告!你拍照干什么呀?”

警察说:“拍照是证明我们来了,回去好交差。”

老年女士说:“拍照不是交差是骚扰。你看文化大革命迫害老百姓的凶手,为共产党卖命的那些警察和军代表都拉到云南枪毙了!善恶有报!劝你们不再做迫害法轮功的事了,赶快三退保命吧!”

老年女士这声音好像炸雷,吓的骚扰的人傻乎乎的不敢声张,那位社区协警慌忙说:“我们考虑,我们考虑。”边说边走。

十月某一天晚上又有骚扰。当地警察带一名协警猛力打门,老年女士问警察为什么打门?警察说女士写了诬告信要她签字。其实,公民的举报、控告权利受到宪法、法律保护,我们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是依法行事,不是诬告。

于是,老年女士站在门窗边大声说:“我们不吃喝嫖赌、不贪污腐化、不坑蒙拐骗、不杀人放火。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共产党就迫害好人,害死了无数法轮功学员,全国人民都知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话音未完,警察惊慌失措地连声说:“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便离开了。

下载附录:重庆各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26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