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头子刘云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与所有极权社会一样,中共统治下的中宣部是制造谎言、企图将谎言重复千遍变成“真理”的造谣部。作为造谣部的头子,中共掌管文宣口的刘云山以其对新闻的极端控制将谎言宣传做到了极致,尤其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为了给血腥的迫害开道,操控新闻媒体炮制了大量弥天大谎,以此制造仇恨,将中宣部直接变成了屠杀机器的一部分。

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刘云山就被任命为专事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核心成员,成为迫害法轮功的宣传机构的负责人。刘云山紧跟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拖垮”的迫害指令,利用其掌控的宣传机器,用谎言诋毁法轮功,在国内外煽动仇恨,令无数不明真相的民众、政府和媒体被这些谎言迷惑,使得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政策的实施和延续成为可能。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无罪判刑、酷刑折磨,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难以计数的家庭被毁,数百万人失去生命,更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制造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这些都与刘云山主持的仇恨宣传有直接关系。

操控舆论造假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刘云山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这句话的忠实践行者。在他的铁腕掌控下,中共媒体堕落成最大的谎言制造者,配合迫害需要撒下了大量弥天大谎,如所谓的“1400例”、“天安门自焚伪案”、“京城血案”、“浙江毒杀乞丐案”等等, 不一而足。

在这些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欺世谎言中,最具煽动性的莫过于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2001年1月8日,刘云山主持全国宣传部长会议,部署“宣传思想战线”反法轮功事宜,仅半个月后(1月23日)就“发生了”天安门自焚。负责媒体策划报导的是刘云山的得力干将,时任央视副台长、党委书记的李东生。自焚伪案播出后,本来难以为继的迫害得以全面升级。

与此同时,刘云山掌控下的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进行了铺天盖地的造势宣传,将这些谎言输送到全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中共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运转。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次。

由于迫害卖力,刘云山、李东生、周永康三人在二零零二年同时被江泽民提拔担任要职,刘云山升任中宣部部长,从此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登峰造极。他们升职不到三年的时间,经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就由700左右升至2940名,器官移植数量则呈蘑菇云般的爆炸式膨胀,二零零五年达到了创纪录的一万两千多例。这背后隐藏着的是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庞大的活体器官库。

多渠道诬陷法轮功

刘云山的另一个头衔是中央文明办主任,他以该身份操纵以各种文化形式抹黑法轮功,将仇恨的毒素注入民众的心中。

在刘云山的主导和命令下,全国各地举办了诋毁法轮功的图片展览,通过大量伪造的图片、录像等,对法轮功进行全方位的妖魔化宣传。展览每到一地,就掀起一阵仇恨的浪潮,迫害也随之加剧。二零一二年六月,这些诽谤污蔑的展板被搬到香港,紧接着香港青关会就展开了一系列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骚扰,使得香港也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下。

在刘云山主导的宣传部和文明办的联合支持下,中共还拍摄了多部影视剧,利用捏造的故事情节和文艺手段的渲染来诋毁法轮功,在潜移默化中给人洗脑。中共还把“天安门自焚伪案”写进小学教材,让还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小学生毫无防备地把诽谤法轮功当成是“理所当然”的正面思想言行,让年幼无知的小孩仇恨法轮功,再通过他们将仇恨推向家庭和社会。

封杀言论

新闻出版部门本身不是权力部门,但在刘云山的操纵把持下,变成了比权力还权力的部门。中共在抹黑法轮功的同时,全力封锁消息,禁闭任何法轮功的正面声音。如对所有法轮功的海外新闻,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合理申辩,全都予以封锁消音;所有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统统予以销毁;所有试图采访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外国媒体,一律采取极端应对措施,或把记者赶出中国,或威逼利诱,迫其禁声;对揭露媒体造假的法轮功学员则施以重判或虐杀(如长春真相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全国上下只许有一个口径,一种论调,舆论高度统一,营造了文革式的黑暗恐怖。

刘云山是中共主管全国意识形态的头头,为了更深地愚弄民众,刘云山按照江泽民的亲笔指令,在全国科普工作会议上动员科普工作者,打着科学旗号打击法轮功。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除了肉体上的酷刑折磨,更为严重的是精神上的洗脑摧残。中共操控了一批专家、学者、教授为这些精神摧残提供“理论基础”、手段策略、人员培训等,然后将“研究成果”用于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戒毒所、精神病院等直接迫害机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因此被折磨得精神崩溃,而一些暴力转化事件也是为了达到专家们制定的标准而变得异常血腥。刘云山对此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结语

刘云山以其“中宣部”头子的身份,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全方位操控舆论,制造仇恨,对一个平和善良的群体、一个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进行造假诬陷,百般诋毁,对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迫害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因此犯下了重罪,必将和纳粹战犯一样,受到正义的审判。

对更多民众而言,刘云山将迫害法轮功采用的极端控制办法全方位运用到文宣系统,钳制媒体,封锁真相,彻底扼杀言论自由,迫使中国民众生活在严密精神控制的铁幕之下,陷于万马齐喑的黑暗之中。加之以谎言洗脑,诋毁真善忍,灌输邪恶的党文化,混淆是非,颠倒黑白,造成整个社会谎言成灾、诚信丧失,道德低下、黄赌毒蔓延,使得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每个人都深受其害。因谎言和仇恨宣传导致的对文化和道德的摧毁,已使中国社会积重难返,将中华民族拖入不幸的深渊。刘云山同样必须为此承担罪责。

多行不义必自毙,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包括刘云山的干将李东生等等中共高官都被以反腐的名义抛出,实为因迫害法轮功招致恶报,刘云山也必然会为其把谎言和屠杀工具的罪行付出代价。现实将再次告诫世人,靠谎言支撑的邪恶是不可能长久的,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是他们的必然归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