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谈话技巧探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本文总结了个人的一点经验,结合一些实例,与同修们探讨智慧讲真相过程中的一些话语技巧,希望与诸位同修共同勉励,精進不怠,更多更好的完成救人使命。

1. 用类比/比喻的方式,恰当的比喻效果好。

这个是很常用的技巧。比如谈到“加入过团队为何也需要表态退出的行为”时,之前有同修写文章交流过,她用的是“以前退隐江湖还要金盆洗手呢”,我觉得很形象;现在我还会再多加一句:“辞职也要打个报告,对不对?”

2. 转换数字的表达方式,增强效果,使对方更易引起共鸣和被触动。

单纯罗列一个数字,很多时候,听众可能没感觉,这时候需要我们把这个数字转换成一种可以使他震撼的表达方式。

比如讲到历史上被中共邪党害死的民众,我们之前看到最常见的表述就是“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其实就是转换了一种表达方式,更容易触动对方;就此,我有的时候会说“如果说日本南京大屠杀害死三十万人的话,那么被共产党害死的中国人可超过二百个南京大屠杀”,效果还不错,有时感觉到对方听完身体一震。

再如提到被江鬼出卖的东北领土,说完出卖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之后,再加一句“相当于四十多个台湾那么大”,更容易激发对方的共鸣。

3. 站在对方角度思考,用对方可以理解的方式来描述现象

比如讲到“藏字石”,如果简单描述,有头脑的人很容易产生疑问:既然这样,为何当地政府还会开发旅游风景区,允许大家参观呢?所以很多时候我会主动先讲:央视都自欺欺人,只报道前五个字。贵州当地政府一看,那我们也来开发红色旅游赚钱,景区用防弹玻璃把石头隔开,六个字看得到,摸不着,门票上却只印了五个半字,真是“皇帝的新衣”。这样一讲,对方就能理解了。

4. 落到实处,以实击虚

中共宣传就是“假大空”,很多口号非常空泛。因此针对有些易迷惑人的问题,只要落到实处、小处,就容易讲清楚。比如,中共总是宣传“国家利益如何如何”,但是国家是谁?是由若干个体组成的啊,不谈个人利益的保障,何来国家利益呢?网上也有很多类似的辛辣评论“自己的房子被强拆还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卫钓鱼岛”。

5. 用词要当心,不要说“常人”,可以说“老百姓”。

关于这个问题,同修前不久有篇文章已经谈到了,我自己也有切身体会。几年前,我跟一个同事讲真相时,我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進山進庙,是在常人中修炼。”对方一开始没听懂“常人”这个词。等追问清楚以后,他马上脸色就变的不太好,气氛也不太融洽了。毕竟现在的人自尊心都很强,我们要多理解包容他们,不要让他们感觉我们是凌驾于他们之上。从那以后,我再讲到这个问题时,就改成“我们这一法门是在老百姓当中修炼”,再没遇到过问题。

6. 准备一些能启发人思考的小故事。

明慧的真相小册子里面有挺多小故事,建议心里面可以准备几个,比如《隋唐演义》里面“秦叔宝和罗成发誓应验的故事”,有时候一句话就起作用,时间充裕的时候,就更能讲透,正统的传统文化也是为了今天救人早早就铺垫好了的。

7. 避免极端化的描述

我个人体会,“极端化的描述”是党文化的一种突出表现,而这种表现在大陆极为普遍。《转法轮》中讲到“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讲法中很多地方,师父都提到“也许”,“可能”,在个人目前层次我体会到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在有些无法百分之一百确定的问题上,用“也许”,“可能”,“基本上”,“大致”,“很多”,“个别”来進行缓和化的描述,其实并不影响对方接受真相,很多时候效果会更好。就像说邪党“无官不贪”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接受;但是真遇到顶真的,改成“除了个别的,基本上无官不贪”,他马上也能接受。

举个印象比较深刻的教训吧,几年前,我在跟一个邪党干部谈到大面积腐败时,正好说到储备粮的问题,我随口就是一句“那些粮仓都是空的”,结果你猜他什么反应?他马上就说:“你们法轮功就是喜欢这么夸张,粮仓怎么可能都是空的?”之后我再讲的话,他就听不進去了。其实我的表述就是极端化思维的一种下意识反应。

8. 讲述中举些例子

因为本文也举了一些例子,这里就不具体列举了。

9. 讲天意和征兆

大陆虽说盛行无神论,但是说到天,说到天意,说到老天爷(其实我个人体会,在很多人心目中,那就是个比较模糊的万能的神的形象),很多人还是相信的。

比如说到:人不可能跟天斗,毛泽东破四旧,自己却找道士算命,得到“八三四一”四个数字,不知道啥意思,把中央警卫团叫“八三四一”部队,结果活了八十三岁,从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到一九七六年死,掌权四十一年,他自己的命老早就被定下了,多活一年也活不了。这些老百姓听了以后都会点点头;特别现在天灾人祸很多,很多人都会说“人是斗不过天的”。再继续说“藏字石是天意,三退是顺天意而行”,很多人都能接受。

再比如说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天安门广场上一颗古树倒下,官方照片显示倒下的树,根都已经烂掉了。“早不倒,晚不倒,偏偏选在所谓的‘国庆日’倒了”,很多人听了以后都会心一笑,说这不就是个征兆吗。

10. “我告诉你一件好事”,而不单是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此处一字之差,差别很大。这方面我母亲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她跟别人说“我告诉你一件事”时,现在的人戒备心理都很强,对方马上表现的很紧张,脸都绷紧了;我母亲接着说:“你不要紧张啊,我是告诉你一件好事”,对方的脸色马上舒缓下来了。

11. 强调缘份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到缘份。我个人也多次体会到,讲偶遇的缘份很容易唤醒对方,打开尘封的心门。

12. 如果谈到一个理,对方接受不了,此时不妨谈一个派生出来的理(如其在低层面的展现);或是试着从“时间、空间、人”的角度来展开分析,更贴近他的认知底线和理解能力,对方可能更容易接受。

比如谈“善恶有报”,对方如果不接受,那就谈派生出来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对方往往就能接受。

学法中我还体会到从“时间、空间、人”这三个方面也能说清楚“报应”这个问题。

从偏重时间和人的角度讲,父母对上一代的态度,其子女看在眼中,自然影响着其子女对父母是否孝顺,这些不就是现世报应吗?古人留下的优美文字与精深哲理,即优秀传统文化对现代人的言行起着指导作用,这不就是跨越时间的影响吗?从偏重空间与人的角度讲,正因为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报应,做哪行都只管挣钱,不考虑别人,从而造成了身在这个环境中的人都成了受害者,恰恰成了报应。比如北方生产的毒牛奶可以运到南方来害人;南方的有毒食品也会运到北方。

13. 谈吃苦和付出之后的回报

讲真相中我发现,有时谈到修大法祛病健身时,对方接受不了,感觉似乎是迷信;后来我举了几个名人的例子,说服力大了些;再后来我又多展开一步,情况就大变了,就是讲“修大法需要吃苦”。我双臂交叉比划双盘打坐的样子,跟听众说:“双盘打坐,每天一个小时,很疼啊,一般人能受得了吗?不吃苦就想好病?你们挣钱也要辛苦付出,对不对?”这时发现听众脸上马上就露出佩服和惊异的神情(这个模拟双盘的动作真的很形象,我每次用,效果都很好,是从一个常人那里学来的,她说佛家打坐都是这样的);我继续说:“还要戒烟戒酒,不能赌博,要修心向善做好人,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你以为炼法轮功这么容易啊,要求很严格的。”很多人马上对大法生出敬意,就会说:“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是不简单啊。”当然之后视情况,还可以补充“而且不是练体操那么简单,如果不向善,天天勾心斗角,就想着自己那点利益,觉都睡不好,就别谈好病了”。

14. 从言行不一来剖析,从侧面或反向来启发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有些是假气功师,从他的言行完全可以辨别出来,他讲的是什么,他追求的是什么,凡是有这种言论的气功师往往都是附体。”还讲到:“天目开了以后,在一个面上可以同时看到人身体的四个面,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左面、右面;还可以一层一层切片去看;还可以透过这个空间去看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从中悟到一层涵义,就是在启发对方真觉的时候,谈论问题可以从邪党的言行不一致来谈;或者不一定非要正面阐述,有时从侧面或反面来谈效果更好。

比如有人喜欢谈论“中国有很多不好,但美国也有不好的地方”,其实这个本来就是类似于“七十分和三十分都不是一百分,但是及格和不及格是有差异的”,属于混淆了“多和少,有和无”的问题。为避免纠缠,有时候直接从侧面和言行不一的角度谈就解决了:美国好不好,看那些嗅觉灵敏的官员就好了,为什么中共那些官员嘴上总是说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不好,自己的老婆孩子却往那里送,怎么不往朝鲜、越南这些共产主义国家送呢?他们自己喊爱国,怎么把我们老百姓抛下在这里呼吸雾霾?

比如,对于这种论调:“你们拿着共产党发的钱还反党?”就可以反向启发他,“那共产党的钱又是哪里来的呢?政府的钱都是从纳税人手里收来的,社会福利哪个国家没有?多数国家比我们好。况且退休工资也是我之前工作多年后的正常回报啊。”

再如:“你们是反动言论!”“共产党搞运动,搞革命是杀人,那反动就是反向运动,反革命就是反对革命,就是让共产党不要杀人啊,难道不好吗?”

再如对于这种论调“忍这我可做不到,那多委屈啊”,也可以反向启发他:“那么如果你有过失了,或者跟别人有矛盾纠纷了,别人用宽容忍让的态度对待你,你觉的好不好呢?”

15. 认清邪党自说自话划定的范畴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过“范畴”。“自我定义范围,划定范畴”是邪党很喜欢用的一招,比如:“人民矛盾要内部协商,内部解决,但是反对者不是人民”,再如“对法轮功修炼者不用讲法律”。这些都是属于随意解释、划定范畴,肆意为其而用,邪党惯用此伎俩,认清它才好击破这种虚伪。

16. 有人攻击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行为比较奇葩,如何启悟对方

网上或现实中有些人攻击部份大法弟子的行为很“奇葩”,因此认为大法不好。的确有部份大法弟子的不正确和偏激行为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部份人得救造成了心理障碍。

针对这些,如何打开他们的心结?比如可以跟他讲:“这位兄台的话仔细琢磨有些偏颇。再好的老师也会遇到不听话的学生;哪个正法门也都有不遵师嘱、辱没师门的徒弟。耶稣的十二门徒,还出了一个贪财变节的犹大呢,但不代表主流。再说有些在你看来很奇葩的行为也许是有苦衷的无奈之举,济公当年济世救人,有些行为在外人看来也是很奇葩的;释迦牟尼为寻找解脱生老病死之法,连自己的美丽夫人都怀孕了,仍毅然离家,开悟后,再返回度他的夫人,这都不能用平常之理论之。”

而对于二零零一年找人冒充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再栽赃给法轮功的这种奇葩事,不知道您了不了解呢?对于一个手上沾了几千万同胞鲜血的组织,不知兄台又如何观之?法轮功遭受天大冤屈和镇压,仍然没有采取恐怖行为和暴力报复,只是要讲明善恶有报的道理,何等的大善和坚忍!兼听则明,别让偏见误了您自己的前程。”

17. 还有的问:“你们弟子遭受这么大的魔难,你们师父怎么不管?”

比如,可以回答:“看看《西游记》,唐僧师徒去取经,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唐僧去取经,不是观音菩萨去取经,但是观音菩萨做了多少安排来解救唐僧,很多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师父对弟子的看护保护,身在其中的弟子才有体会,而且很多也是用语言难以表述的,但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还可以说:“此乃俗世人间,绝非法界仙境,芸芸众生轮回转世,业力满身,岂能无难乎?修炼人亦会有难,先苦后甜,唐僧取经也有九九八十一难。但无理的迫害违背天道,善恶终有报。历史上的佛教有两先例:目犍连和莲花色护法受难的故事或可参考。

释迦牟尼佛座下有十大弟子,其中目犍连被释迦牟尼佛称为神通第一,目犍连在佛教法难时挺身护法,后被外道(即邪教)杀害;释迦牟尼佛有一个女弟子名莲花色,她也是神通第一。释迦牟尼佛在俗世的堂弟提婆达多修炼后难抑人心,狂妄自大,欲背叛自立为佛,莲花色劝善其守戒,却被提婆达多一拳打死,并将莲花色双眼挖出。

经历生生世世轮回的漫长时间,很多事情的缘起、冤怨、渊源绝非一般人可想象,都很不简单,释迦牟尼佛是不知不管吗?绝不是!善恶终有报,君可知提婆达多最后下场是多么可悲!”

18. 逻辑问题

师父在《转法轮》中两次讲到“逻辑”,一处是:“人出现气功态以后,是非常理智的,说的话非常有哲理性的,而且逻辑性很好。”还有一处是:“可是思维逻辑不乱”。逻辑学在现代常人中被摆到比较高的地位。在日常生活和讲真相时,自觉不自觉的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会运用这些东西方先哲所奠定的逻辑,我体会这其实也是大法的无量智慧在今天常人层面的一种体现。

就此我不多展开,单就学法中的一些粗浅体会稍微谈一下,而且也是为了证实这些其实都是大法为常人生存而开创的文化。

常人逻辑中有种反驳的方法叫“归谬法”,就是说先假定对方的观点是正确的,从对方的观点推导出非常明显的荒谬结果,从而否定对方的观点。

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说劳其筋骨就能够提高上来,我说中国农民最苦,都应该是大气功师了?”再如:“噢,惚兮恍兮就是气功了?那么我们惚兮恍兮上厕所算什么?那不是糟蹋气功吗?”再如:“噢,把气提到哪儿就是什么气功啦?那么咱们吃饭的时候,打一会坐,拿起筷子,运气到筷子尖上吃饭,那就叫吃饭气功,是不是?吃的还都是能量,就说这个事儿。”

就个人层次的粗浅理解,在以上引用师父的这些讲法中,我体会到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师父已经为我们开示了这种智慧。

再比如说常人的法庭审理时常常谈到多个证据间要“相互印证”,平时描述事情过程时也要前后一致,否则就对不上,不合理。就个人层次的粗浅理解,我体会师父在《转法轮》中谈到“吻合”时,其中有一层涵义就是师父也已经为我们开示了这种智慧。

限于个人层次,以上粗浅体会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