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好了,一切顺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零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时候走入大法修炼的。当初由于受中共无神论的影响,在半信半疑中花了近一年时间才看完宝书《转法轮》,也是在不知不觉中,伟大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去掉了多年的心肌炎、胆囊炎、颈椎病、产后风、腰痛、关节炎、肩周炎等多种疾病,让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大法带给我和家人的美好说也说不完。以下只是列举了几位不修炼的家人身上发生的神奇事情,他们都相信大法好,得到了福报。

丈夫:“师父给我把脊椎骨拨开了”

二零一一年夏天,丈夫在上班路上,不慎跌入河里。河里有块大石头,石头上还有一小截拇指粗的钢筋露在外面,丈夫正好就不偏不倚的坐在钢筋头上,钢筋头扎進肛门偏上一点的地方。

因我平日里常跟丈夫说大法的美好,尽管他不修炼,但他相信法轮大法好。坐在水里不能动他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能动了,他从河里爬出来,回家才打电话告诉我此事。

我回家时他已经动不了了,从卫生间到卧室地上都是血。后来我找了几个人把他抬到车上,他不能坐只能跪在车座上,到医院拍完片子,大夫说是脊椎压缩性骨折,第四节脊椎骨压進第三节脊椎骨里,造成第三节脊椎骨骨折,紧挨肛门处有一拇指大小的洞在流血。大夫也没处理,让打了一针破伤风,说回家养着吧!丈夫很生气,但也没办法,只好回家了。

我知道佛法是超常的,一人修炼,全家受益,师父会管他的。回家后,我告诉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他听,就这样折腾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听到丈夫凄厉的惨叫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急切地问:“怎么啦怎么啦?”稍后他高兴地说,“我的脊椎骨拨开了,我能动了,大法师父给我拨开了。”说着轻轻动了一下身体,激动的说:“我真的能动了,我能站起来的时候,我一定给大法师父磕头。”

就这样我白天上班,他就在家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其间师父又给他调理了三、四次,到二十天他就能起床了,他跪在床上虔诚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头以报师恩,五十天就出去上班了。从此“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他的心里生了根,有事没事都会念,见了同事也劝他们要积德行善做好人。现在抽了多年的烟也戒了,酒也越喝越少了,通过这件事,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时还陪我去发真相资料,用他的话说“我就是来陪你修炼的”。

女儿:身体好了,一切顺了!

我的女儿,从小体弱多病。在她两岁时,因打麻疹疫苗感染了病毒性肺炎、支气管炎,抢救的过程中,大夫用了大量激素,从此便失去了免疫力,有个风吹草动的准落不下她,吃了西药吃中药,药吃不下去就打吊瓶,其间还感染了心肌炎、扁桃腺炎、腮腺炎等,快高中毕业了,我也发愁,这个身体哪有精力去考学呀?我告诉她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会管你的。

就这样,她有时间就看《转法轮》,渐渐身体好了。高考分数比自己预期的还要高。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的。毕业后别人还在找工作,她的工作已经解决了,待遇还不错呢!

婆婆:头上的血栓游走了

说起我的婆婆,那真是死里逃生啊!

我婆婆一生好强,在她六十七岁那年得了心肌梗塞,经医院抢救活过来了,但医生说最多活三个月,建议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前各项检查发现婆婆的头部还有脑血栓,呼吸困难。硝酸甘油不离身,两个多小时就吃一个。大夫悄悄告诉家属说没法做手术了,可能下不了手术台,让回家好好照顾尽量满足她的愿望。就这样婆婆被接回了家。

回家后,婆婆发病的频率越来越快,不到两小时就犯一次,丈夫日夜守护在旁边。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和家里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婆婆也念,一定会好的。就这样念了一天一夜,渐渐的婆婆呼吸平稳了,犯病的次数减少到三个多小时一次。后又去市医院检查,大夫说头上的血栓游走了,可以做手术了。

二零零八年五月,在乌鲁木齐顺利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心脏血管堵了七处,因岁数大只做了五处,还有两处大夫建议三年后再做。从二零零八年至今七年过去了,婆婆没象大夫说的那样再次手术。七十三岁那年她领着重孙子下楼,不慎从第二阶楼梯摔下去了,她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姑姐带她去医院检查,哪也没摔坏,就是身上摔青了。大夫和左邻右舍都惊奇说:“这老太太命真大,这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啥事没有”。

婆婆现在不管是在做饭还是干别的,都会念“大法好”。去年大姑姐的儿媳生孩子,婆婆侍候孙媳妇坐月子,今年已七十五岁了,人还越活越精神了!

妹夫:“如果不是师父救我,我就回不来了”

我的妹夫在一家工厂当电工,二零零八年的一天妹夫上夜班,设备坏了,他和同事去检修,往常干活他们都是一个人拆这边的设备,一个人拆那边的设备,这样两人分开干活快。这天不知咋的,妹夫刚打开设备,双手就被高压电线吸住,直往高压电机里拽,这时妹夫已身不由己,大脑一片空白,想这下完了。

就在这时,同班的电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走了过来(这是后来另一个电工自己说的),看到此景,一把抓住妹夫的衣领硬是把他从高压线上拽回来了。手掌上被打了一个不深的黑洞,抓线的十指有线烧的糊印。回家后跟妹妹说:“我知道是师父让那个小伙儿来救我,如果不是师父救我,我就回不来了,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妹夫之前也看过大法书,师父给他净化了身体,很严重的肝病和胃病都好了,妹夫不修炼,但发自心底的相信大法好,尽量按大法要求做,支持大法。

弟弟:“大家放心吧,我的病好了”

二零一二年底,弟弟照例去医院做每年一次的体检,没想到的是这次体检发现肾上有肿块,后又去几家市里权威医院确诊为肾癌。弟弟和弟媳想到两个孩子还小,多可怜哪!整日以泪洗面。

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劝他赶紧去做手术。我和妹妹同修、妈妈同修知道后就劝他修大法,只有大法师父可以救他。为了两个年幼的孩子,为了这个家,之前不相信大法的弟弟,把心一横,豁出去了,我就是要修大法,在学法炼功的过程中,明白了很多法理,处处按大法的要求,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做个好人。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松,人也越来越精神。第二年新年给母亲过七十大寿的寿宴上,弟弟很郑重的宣布:“大家放心吧,我的病好了,年前去检查,肿瘤已经没了。”让在场的所有的亲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发生在妹妹同修和母亲同修身上的神奇事就更多了,妹妹同修今年四十六岁,别人都说她象三十几岁,没结婚前患上的类风湿和坐骨神经痛,吃了很多药都没治好,修炼大法后没多久,没吃一粒药就痊愈了,师父还为她净化了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我母亲都七十一了,别人看她象五十几岁。皮肤白里透红,很少皱纹,修炼前出现的老年斑,修炼大法后,都消失了,干起活来精神头十足,走起路来一点儿不亚于年轻人。

寥寥几笔,不足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