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牢狱折磨十多年 山东刘乃伦控告首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滥用职权,践踏国法,肆意抹黑打压法轮功群体后,十六年来,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刘乃伦多次被逼迫写保证书,六次被非法刑事拘留,备受折磨凌辱,如遭打、骂、砸地锚、被强行灌食等;两次被劫持进洗脑班,连续二十多日遭受毒打;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被蒙阴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起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起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两次在山东省泰安监狱九死一生。

47岁的刘乃伦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通过邮政速递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刘乃伦说:“作为一名中国公民,我有生命健康权、信仰自由权等等公民应有的权利且不被任何人剥夺、侵扰。可是江泽民绑架、逼迫、唆使了许多人对我实施了十六余年非法、无理、卑劣的迫害,致使我工资被扣发、失业、生活无着、身陷囹圄十年、家庭离散、骨肉分离。父亲因常年受骚扰惊吓而离世、身心受到极度摧残。”

刘乃伦,原山东省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一九九零~一九九三年完成山东电大法律专业毕业,一九九四年考取助理会计师资格。一九九七年二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夫妻和睦,生活渐好转,刚出生的女儿也幸福的成长。他工作勤恳,诚实待人,得到同事、朋友、邻里的认同。

下面是刘乃伦被迫害事实: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刘乃伦依法进京向政府讲清大法真相,为大法讨回公道。七月二十二日中午十一点左右在北京西什库教堂前被北京公安警察劫持上大客车送至丰台体育场。后被劫持回蒙阴,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保卫科科长褚树刚把刘乃伦接回单位变相关押迫害,强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迫害大法步步升级的情况下,九九年腊月二十三日刘乃伦再次依法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一被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由县生产资料公司经理宋增元接回,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保卫科十一天。正月十二被蒙阴县公安非法刑拘一个月,当时在县看守所已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学员们吃的是窝窝头且量小,在吃不饱的情况下还要被逼迫粘火柴盒。

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后回到家中,工作已无,刘乃伦靠卖冷饮及小百货维持生活。不长时间后,县生产资料公司经理宋增元强行伙同保卫科科长褚树刚把刘乃伦关在单位伙房院内西南端的小屋里两个月,并加固了门窗,派闫庆彬专人非法看管,指令每天给刘乃伦一元钱的生活标准,即一天仅六个小馒头,并扬言“饿不死他就行”。期间有公安嘲讽、骚扰,更有来自家人亲友生离的苦痛、精神及肉体的摧残。后以在蒙阴商场(今桃源超市)值班无工资的形式非法关押两个月之久。持续不断的干扰、关押,他的正常生活被打乱。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张青山将刘乃伦绑架至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这里集中了不配合邪恶转化的蒙阴的刘乃伦、公华东、刘文爱、王项英、于在花、冯光云、刘兆莲、张艾军、刘元杰、李大波、王化宁、阚积宝、李谦祥及临沂市的李爱玲、郑金燕(水利安装队)、胡俊云(酒厂的)、马兴源(临沂有线电视台)、张家荣(物价局)等法轮功学员,这也是县六一零第一期洗脑班。这次强制洗脑一直到八月十五日左右结束。

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工作人员主要是从各单位抽调组成的,近三十名雇用打手是从社会上招集的,法轮功学员和参与迫害的人员的比例是一点五。当时的县政法委邪党书记李枝叶、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邢献英、房思民、胡昌红等人经常开会,密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毒计。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法轮功学员每人一间屋被锁在屋里,时常遭毒打。室内除了铺在地上的草苫、大、小便用的桶、洗脸用的盆、吃饭用的碗之外别无他物。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单独关押,仅让睡四、五个小时的觉。院子里的小打手们就曾说:“要是这样被关在屋里,二个小时我就会疯的。”可见这种被单独囚禁的酷刑是何等残忍!

恶徒逼迫学员所谓“上课”实施精神摧残,“上课”时县“六一零”恶人读污蔑大法的资料或逼迫学员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并逼迫学员做笔记,不做笔记的学员被拳打脚踢、抽耳光,并在太阳地里曝晒。

刘乃伦已记不清挨了多少次毒打,对刘乃伦实施迫害的手段有:打手跳起来踹、蹬身体的任一部位,把刘乃伦当成练拳脚的靶子;双手背铐、搧耳光、面壁罚站等等,这里仅举刘乃伦遭受毒打的一例:在一天晚上,刘乃伦还闹着肚子,房思敏带领五、六个打手闯进关押刘乃伦的屋里,用棍粗的铁管猛击刘乃伦的臀部,仅一棍下来差点使刘乃伦昏厥过去。后打手们又扑向关押张艾军的房间,那晚大部份男法轮功学员遭到了用铁管毒打的酷刑。

洗脑班结束,刘乃伦回到家中,工作虽无但县生产资料公司及县供销社仍不断上门骚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刘乃伦从外地打工回家再次被二警区(现城郊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县六一零洗脑班。在这里他再次遭残酷迫害。县六一零小头目方思民与小打手们连续毒打他二十多天,每次持续三、四个小时。当时天气已很冷,类延成、方思民指使小打手们把刘乃伦偷偷带到西院,用手铐把他铐在水泥地面的钢筋环上;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被迫蹲、坐在湿冷的地面上,手铐卡的他两手腕出血;小打手们折下大扫帚的枝子抽打他的手心手背,那滋味如被毒蛇撕咬、疼痛难捱;有时双手背铐,打手们拳打脚踢,他的眼眶被打青打肿。

此次迫害持续到二零零一年一月份直到他被送进看守所非法刑拘。在看守所他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他绝食第五天时被劫持到县中医院被野蛮鼻饲,插管带出血来,伤及内脏。在刘乃伦身体已很虚弱的情况下,县看守所所长孙克海还指使手下警察将他手铐脚镣锁铐在“死人床”上。一个月后刘乃伦回到家中,事实上县六一零已决定将他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刘乃伦去岱崮下旺返回途中,被县生产资料公司赵姓司机碰见并予以哄骗羁绊,同时打电话通知已升任公司经理的褚树刚。褚树刚父子在野店镇将刘乃伦绑架至野店镇派出所,再转到蒙阴城郊派出所二警区。刘乃伦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公安警察告诉他:“你老婆要和你离婚。”在这之前他们曾扬言:“到时候搞得你家破人亡。”在劳教所被迫长时间坐低矮硬实的小板凳,一动也不让动;被奴役长时间劳动。在山东第二劳教所(王村)遭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后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回到家中。

二零零四年刘乃伦到临沂河东区打工,十月二十三日刘乃伦与杨丽芬、褚延其、孙庆红、宋佑芬到凤凰岭乡潘家湖村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告发,他们五人被绑架到凤凰岭乡派出所。五人被用三副手铐铐在一类似地锚的长形粗铁管子上。

恶警为邀功请赏上报河东公安局,二十四日深夜被绑架至临沂看守所,狱警嫌时间不合适拒收,河东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公某求情硬送,次日凌晨五点刘乃伦被送进监室,里面已睡了近三十人,他只能蹲在墙边。天明时被故意致死人命的李青龙窝心捅了一拳,刘乃伦痛的弯下腰好长时间才缓过来。接着又被恶人洗凉水澡,逼迫刘乃伦张嘴闭眼被浇灌凉水入口。一次恶警马建民用橡皮棍毒打刘乃伦的臀部,致使他的臀部发青。他纵令犯人将刘乃伦押在监控底下背人处实施酷刑,还狂言:“不怕你告,告到哪也没用。”

恶警在非法审讯刘乃伦时逼迫他蹲下,或把他锁在铁椅子上。蒙阴公安六一零恶警在刘乃伦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资料、存折等。

在临沂市看守所被逼迫干扎假发等活,吃不饱,因关押的人多,只能立着身子睡。定时被非法搜身。

最终在零口供的情况下刘乃伦被非法判刑四年,期间河东检察院徐尚勤曾卑鄙的提起公诉,捏造的笔录被刘乃伦撕碎。在非法开庭时,临沂河东法院女法官问什么是迫害?刘乃伦举起被铐的双手答道:这就是。

在法庭上,刘乃伦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刘乃伦问及家人为何不在现场?法官们无言以对,庭审草草收场。临沂中院的二审是在临沂看守所进行的,也是草草收场。刘乃伦在临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被非法诬判四年送入泰安监狱非法关押。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刘乃伦被临沂市恶警非法送往泰安监狱五监区进行迫害。在管理组(所谓的管理组就是看管和间隔修炼者的囚室,一个经济罪犯当组长,配上一至三个罪犯,白天黑夜两班倒换监视与看管修炼者。)三组,包夹刘乃伦的三名罪犯是:朱宝森(泰安金融系统犯罪分子)、宋振华(莱芜检察院、因容留妇女卖淫)、马新年(新泰经济犯罪、祖籍泗水),受恶警指使三恶人逼迫刘乃伦长时间坐塑料板等,一般在深夜十一点才让休息。期间刘乃伦时常遭到包夹们的体罚、辱骂。

有一次他们逼迫刘乃伦观看造谣、污蔑大法的光碟,刘乃伦将影碟机关上并撤下一张污蔑大法的图画,恶警监区长刘欣荣、教导员高令山把刘乃伦关进强化班摧残。由宋振华、程凤玺、马新年、杨勇等八名罪犯黑白轮班毒打刘乃伦。在恶警高令山直接唆使下,故意致死人命的罪犯杨勇长时间毒打他,杨勇用拳猛击刘乃伦的肋骨(罪犯杨勇自诩会打人,被他打得人极其痛苦但看不出伤来)。恶人宋振华说:“准备好抹布、臭袜子,他要喊就堵他的嘴。”连续折磨几天几夜,那被折磨的滋味是生不如死。

刘乃伦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骑自行车带着真相资料和行李来到蒙山南的平邑,原已定好的租住房房东突然反悔不再租房给他了,在此情况下,刘乃伦离开县城向东南而去,沿途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和尾随,在平邑遭受了七个多月的迫害,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再次被非法判刑,第二次被投到泰安监狱迫害。

当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攻坚”组在警察值班室北面隔壁,监控室对各处都能掌控,只不过警察对罪犯明目张胆的毒打凌辱法轮功学员的再犯罪行为“熟视无睹”,甚至引以为乐。如罪犯赵玉佩凶残毒打刘乃伦,被看监控的王姓警察看到了,说这是刘乃伦。一次,许多罪犯残害刘乃伦,为制止迫害避免罪犯再犯罪,刘乃伦大喊“法轮大法好”和“一监区罪犯打人犯法”,正义而纯善的声音透出监舍,引来了泰安监狱防暴警察,他们问怎么回事,刘乃伦告知情况,那些罪犯既害怕又竭力掩饰不敢承认。后来罪犯杜善辉挑唆罪犯赵玉佩不断地拳击刘乃伦头部,一次刘乃伦大声正告道“你不要无法无天”,赵玉佩消停了一段时间。罪犯们逼迫刘乃伦天天长时间蹲着或站着,直至迫害的他从两脚肿至大腿上部,走路一瘸一拐,高一脚低一脚的。一天,律文峰和杨玉敏等人去迫害刘乃伦的现场,刘乃伦揭露罪犯恶行,并叫在场的执法人员看肿胀的双腿,才得以去医院检查,医院的服刑人员检查后直言再如此下去人就会死亡或残废。诊断病历不久即被一监区警察伙同罪犯撕掉销毁了。

在一个深夜,七八个罪犯把不屈从的刘乃伦残忍的死死的压蹲在地上,左脚上压站一罪犯,右脚上压站一罪犯,左手臂被一罪犯拧扯住,右手臂被一罪犯拧扯住,左右肩膀及背上不知压有几个罪犯,持续了很长时间。

刘乃伦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外地打工回家时,在临沂车站被车站公安绑架,发生的原因是河东区一个出租车司机恶意告发。蒙阴公安六一零警员用背铐等刑具将刘乃伦非法关押于界牌派出所,后来转至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共计三十三天。其间,警察企图劫掠刘乃伦的家人,被他哥一句话挡住了。六一零人员最终还是利用抢来的钥匙抄走了刘乃伦女儿的房子里的诸多物品:一台价值三千元的笔记本电脑、几百元钱、二十余本书籍、台历、手机一部、收音机一部。她家中的一把镢头和一把铁锨等物品也不知所踪。

口口声声走“司法程序”的蒙阴公安从未向刘乃伦的家人通知刘乃伦被关押的消息。还有,看守所警员逼迫腰部受重伤的刘乃伦穿上看守所的服装,并辱骂多时,戴上镣铐,更加重了身体的损害。重获自由后的刘乃伦去公安局索要物品时,六一零人员只归还钥匙,还指着检察院说:你告去!

刘乃伦是九零级山东电大法律毕业生,有多位同学在蒙阴公安、政法委、司法局等,就连迫害法轮功的公安某局长的妻子也是他电大的同学,他们都知道刘乃伦被迫害多年的情况,希望有一天,大家会仗义执言,追究犯法之徒。

刘乃伦说:“这场迫害给我的家庭和家人也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尤其我的女儿,她两周岁半就难见父亲的面,十六年来她从幼女到小学再到初中,从辍学到流落社会都生存在不完整的家庭里,没有父亲呵护的人生起点是极其苦难无依的,至今有十六年她未再叫‘爸爸’。我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与我骨肉分离,真是人生悲剧。我的父亲也于一年前离世。”

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毒害了所有中国人,中国人终究会醒悟过来,起诉、审判江泽民和抛弃中共的,善恶选择虽是一念间,但却是天地之别。希望良知尚存的人们明白真相,远离江泽民和中共邪教,认同真善忍才有平安、幸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