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新学员:生命的起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当我尚在襁褓之中时,体弱多病的父亲便撒手西去。不满二十岁的母亲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只怨自己命不好,祈望神佛保佑来世有个美好人生,她怀着虔诚的心,吃斋念佛,成了名忠诚的佛教徒。我自小在母亲影响下,对神佛诚信不二,尽管后来接受了无神论的教育,但内心深处一直坚信神佛存在及佛法无边,在无人窥见时,我会偷偷给菩萨烧香跪拜,表示自己的敬仰之心。

约十年前的一日,有位朋友到访随身带来几本佛教书籍作为礼物,翻开一看,书中故事朴实亲切,劝人向善,这有别于社会上的“私”字当头,“我”字第一的道德观念,立时唤起我对神佛的敬爱之心,从此我开始找寻,购买阅读佛教书籍,我背诵了很多的佛教经书,每天诚诵“阿弥陀佛”。

一、缘归大法

三年前一个寒风凛冽的清晨,我正在家门口铲雪,有人走过来和我搭话,我们一见如故,她向我介绍神韵、帮我退党还向我推荐法轮功。随后的交往中,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在她细致耐心的讲解和开导下,我从最初对法轮功几乎是一无所知逐步走入了这块修炼的圣地。同修推荐我看《转法轮》,还多次为我借来师父的其他著作。

在我通读《转法轮》后感到收获很大。以前头脑中对信佛向善的理解很肤浅,因为自己过去只是摸索着学习,无人指导,对佛法谈不上有清醒的认识,仅仅认为不能存害人之心,见人有困难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对穷人给些施舍,这就是个好人了,可是灵魂深处没有改变没有提高,遇到触及心灵的问题时,绝对是以常人之理来衡量的。也就是说,在大事情上是以维护个人利益为前提的。

师父教导我们,“在高层次中修炼,要讲一个专一的问题,要把住一门去修,修炼哪一门,一定要把心放在哪一门上”[1]。几十年来,自己一直信奉佛教,现在真能一下子从内心深处放下对佛教的信仰吗?经过几天痛苦而认真的思考,认识到自己过去信奉佛教完全是盲目的,只是按照常规去庙里進香,在家诵读,背诵佛经,仅此而已。大法不仅有五套功法来改变本体,带动身体向高能量物质转化,更有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修炼的层次。特别是,师父除了不断深入的讲法,还不断针对弟子修炼中出现的问题给予提醒、解答和教导,使大法弟子能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想到这些,我毅然决定放弃佛教走入大法修炼的圣地。

二、正念对待病业

有一天,读到一段法,是弟子在问师父是否可以吃补药的问题,师父回答的大概意思是可以不吃,这一问题触动了我。我有高血压,也曾是个心脏病患者,因三根主要血管堵塞,曾先后三次手术,安装了三个支架,为此,除长期同时服用六种治疗药物外,还要服用其它的辅助性药物,我一直生存在药物的保护中。

另外,师父在其他讲法中也提到应该如何对待病业和吃不吃药的问题。师父说:“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2]我想,师父这样说,作弟子的就要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才能在修炼的路上大步前進。

第二天,我就停止服药了。我身体真的也变得轻松起来,真高兴我现在已不再是病人了。半年后,家人发现我没有去医院取药,对此提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他们指出,我做过三次心脏手术,停止服药很危险,希望我对自己负责也对他们负责。他们看说服不了我,又劝说我,至少要服用活血的“阿斯匹灵肠溶片”,在劝说过程中,女儿甚至提出了交换条件,说我过去是学俄语的,却没去过俄罗斯,如果我同意服药,就陪我去俄罗斯旅游,了却一生夙愿。接着儿子、孙女及亲朋好友也打来电话劝。我坚持说:“我的病好了,还吃什么药?”自从修炼大法后,我不吃药了,过去经常腰酸背痛的毛病却不再发生了。以前洗几个碗都感到后背疼痛难受,现在可以连续站几个小时做家务活不觉吃力;医疗中心的医生对我的血压做了检测,结果也是正常的。

三、专一修炼 大法展神奇

过去,我诵读佛经时,当闭眼时,面前就会出现一些画面。开始时,看到乡镇上冷清简陋的街道,后来看到自己正在一个大斜坡上行走,却总走不到坡顶。修大法后不久,画面发生了变化,看到繁华的城市,高大的建筑,热闹的街道,甚至还有人来往。自己的观望点,竟然是从上往下俯瞰大地。

我也遇到另外空间的干扰。有几次,我看到前额突出的老寿星,他面带微笑邀请我去他那里,我谢绝了邀请,我告诉他我现在修炼法轮功,修炼要专一,要讲不二法门。后来,我见到我炼功的地方被一个年轻和尚占据了,我去赶他时,那和尚说他是我的前生,就该占我的地方,接连几天炼功时,都为此和那和尚争执,最后好不容易才将他赶走,夺回了我的炼功地点。

一次,我见到一个很高大的佛,我生出了敬仰之心,大佛和蔼的摸了一下我的头,当时我心里很高兴,觉得真幸运见到了大佛。那时,我正学习师父的经文,有弟子向师父问及灌顶的事情,此事一下提醒了我。由于自己学的法还很少,学过的内容也没完全记住,遇到考验才会辨别不清,我立即翻开《转法轮》找到师父关于灌顶的讲法,师父说:“灌顶是佛家密宗修炼方法的一种宗教形式。目地是经过灌顶之后这个人就不能够再入其它门了,就承认是这一门的真正的弟子。”[1]读完这段法后,我大吃一惊,自己怎么稀里糊涂的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为了不再被干扰,我决心不再看了,以免犯这样的错误。后来我基本上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有一次很难得的看到一个静态的画面。

约半年前,同修给了我很多叠莲花的纸,那些日子,我做完家务就开始叠,有时一叠就是几个小时,我想尽快完成,让同修在搞活动时能用上。一次,黄昏时间,我回楼上的卧房休息,看到卧房橱柜里放金光,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赶紧走近看个究竟,一看是那些莲花纸发出的光芒,我感到太神奇了,原本,只是觉得是普通的纸,叠出来也就是普通的纸莲花而已,没有想到如此神圣,纸上都带有能量呢。

四、认识利益之心

师父的谆谆教导给我指明了方向,但修炼不仅要懂得道理,更主要的是要体现在行动上。如在过利益关这个问题上,心里知道这个理,但是思想上却总放不下,耿耿于怀,每当一谈起此事就会愤愤不平。

事情是这样的,十多年前,我母亲去世时,一位堂弟想霸占家产讹诈钱财,他在亲朋好友中挑拨离间散布我的谣言:说我住在他家时,他招待我喝了一背篓的小香槟,事实是我从来不喝香槟。还说在给我母亲送葬时,丢失了一百块钱,要我赔等。在母亲的遗体告别会上,我成了亲朋好友批斗的对象,堂弟和亲朋的表现伤透了我的心,所以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办法远离他们,不愿意再和他们交往。

有次回国探亲和他们通电话时,一位叔叔一开口就追问我国内的住房怎么处理的?其实母亲去世后,我已经将母亲的住房和家具全部给了他们,现在他们居然如此贪心来追查我的外地住房,我认为太过份了,心里想起来就愤愤不平。

对照师父的法,我感到在这个问题上,我还停留于常人的思想境界中,对物质利益斤斤计较,以常人的标准来衡量是非,把自己和他们一样对待,那自己不就是个常人吗?还配说自己是修炼大法的弟子吗?真是需要好好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利益面前保持个平和的心态。

五、学习讲大法真相

通过不断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以及和同修交流,我了解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积极的做着各种讲真相的事,我有愿望做,但不知道具体该做什么。

同修有时候就会为我提供机会,去年伦敦的“真、善、忍”美展,同修把我送到那里,让我帮忙发正念,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感到高兴,同时收获也很大,我参观了所有的画作,感觉画的太好了,每幅画作表现的内涵也令我震撼。

今年,在“国际瑜伽日”的活动,同修带我一起去了,我在那里发传单,还教一位老年女士炼功,那位女士学的慢,我就不厌其烦的教,女士感谢我说我有耐心。那天,虽然从早上八点出门到晚上七点左右才回家,确实有点辛苦疲劳,但我感到很欣慰。活动当中,我被同修们的无私付出感动,尤其是其中的一位西人男同修,他最早来到活动现场布置展台,最后一个离开,活动期间,他一直不停的在教功,那种认真负责的态度令我佩服。

作为一个新学员,因为起步晚,加上学法不够,认识上还不太好,所以总张不开口讲真相。为了使我跟上正法進程,同修给我了一些真相画册和报纸,还打印出来如何讲真相劝三退的一些资料,她经常鼓励我说:虽然您目前还无法经常外出参加活动,但是家里也是您讲真相的场所,您就对来家里的客人讲,也是在救人呀!确实,我女儿的朋友较多,经常聚会,还有国内的朋友有时也会来家里。同修无微不至的帮助和鼓励令我感动又惭愧。

我开始学着向客人讲真相。当遇到交谈投机的客人时,我就介绍法轮功和真、善、忍,但也只是屈指可数的事;我女儿监护着几个十多岁从中国来留学的女孩子,当她们放假一周来我家住宿时,我开始尝试向她们讲真相,因效果不佳,我从此却对讲真相劝三退产生了畏惧。

师父讲:“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3]我刚修炼时,在别人面前不敢说自己修炼法轮功,怕给自己惹麻烦,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认识上有所提高,现在开始理直气壮的说:“我在炼法轮功”但是很多情况下,怕心还是不断的往外出。

六、家人的改变

刚开始修炼时,还不太敢在家公开,女儿知道我在学,女婿也不做声,他们及国内的亲戚是受了毒害的,他们虽不明着反对我,但是不想让我接触同修,说如果觉得寂寞,可以多请常人朋友到家里来;去年我去参加法会时,女儿的朋友提醒我说:要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赶紧跑(大概觉得法轮功在国外也会象国内一样被抓)。我呢,也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对法轮功一无所知才会这样,所以我想自己一定要做好才行。

开始我是白天时间炼功,所以总有干扰,一会儿这事一会儿那事,后来我就早上四点半起来炼功,这样即可以不受打扰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也不耽误我白天做家务活,能想到的地方我都严格要求自己,再加上我身体好了,渐渐的家人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去年参加法会时,女儿特意做了三明治给我,还开车把我和同修送到地铁站;几次出去参加活动,女儿都特意到超市给我买好午餐;我炼功用的播放器,第一个不太好操作,于是同修又买了另外一款给我,当我准备把第一个退还给同修时,女儿让我都留着,万一其中一个坏了可以替换着用。我到加拿大的儿子那里去,儿子说:“您要炼,就堂堂正正的炼!”

一个月前,儿女给我庆祝八十岁生日,安排了一次意大利旅游,在出发前,女儿提醒我:“您现在不吃药了,每天一定要坚持炼功。”在外旅游的那段时间,儿子儿媳、女儿和我同住一室,我女儿象监督我一样,天天提醒我炼功,当我炼功时,他们都不出声也不敢动,怕影响我,等我炼完了两小时,他们才起身活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