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这就是在乱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去年十月,我与一位患难之交的同修在广州火车站,这时三个警察突然窜到我们面前,将同修绑架了。我瞬间愕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本能的意识到,我们被邪恶之徒监控了、通缉了。

前几天,妻子告诉我,家里水管破裂,外面看不到,里面漏水,交了二千多元钱水费。我猛醒,我们修炼有漏!要知道平时我们家一个月的水费最多才七十元哪,这二千多元的水费要漏多少水呀!这不是大漏吗?!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

我闭门思过,向内找,我们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按理说,这位同修,修炼的还是很不错的,我知道他。法理清晰,正念也很强,遇事向内找,三件事都做得很好,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大的魔难呢?

周围几个学法小组的老同修很关心我,同我一起学法,帮我一起分析、切磋、向内找、发正念,一起解体邪恶迫害。虽然我们修炼中有许多不足,如学法不静心,人心还很多,色欲之心还经常会返出来,但总觉得好象还有别的大问题!这时一位同修说,你做的那些事有没有乱法行为?我猛一惊,好象是感觉到了什么,乱法?我有没有乱法?这使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是学音乐专业的,从小就喜爱音乐,平时会搞一些创作,如音频制作歌曲等。师父的《洪吟三》一书发表后,我对里面的歌词尤为喜欢。显示心、欢喜心使我飘飘然,竟试着对着歌词配起乐来。开始的时候也知道不能乱写,就想,只留给自己弹唱,如果写的好的话就寄给明慧网,肯定了再说。后来就真的发了一首歌谱给明慧网。我的想法看似很单纯,很简单,认为这样既学了法,又记住了歌词,一举两得。没想到原来我这就是在乱法呀!多危险啊!而且我的这位被绑架的同修就和我一起弹唱过这些曲子。记得有一次我看到他把我唱的歌放到手机上,想自己随时听,我当即就叫他删除了。可惜当时没意识到整个行为都是乱法!太没理性了!

我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即就把所有电脑,优盘上储存的歌谱和音频通通删除销毁,同修家的也给清理了。

教训深刻,损失严重。

我和这位同修都被开除了工作,几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很拮据。同修这次被绑架时身上带着银行卡,有十多万元,是借来的,是用作音频的启动资金(这是一个常人项目,我们想以此作为谋生手段),却被邪恶当作构陷判刑的依据!

在此我诚恳的向师尊认错,忏悔,弟子犯了非常严重、非常危险和不该犯的错误!弟子做错了!弟子乱法、盗法了,弟子对不起师尊!

我深挖自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大问题都出在自己身上呢?每每想起来自己做的那些错事都不可思议,心如刀割!其实我干的事,和师父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讲的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精進要旨》〈永远记住〉中讲的私自整理的讲话稿,录音,录像等以及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演讲乱法》,所有的这样的问题,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乱法。为什么我也会这样做呢?根子还是自己学法不入心,对法的不严肃!

师父在《精進要旨》〈法定〉中说:“修是你自己的事,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我再告诉大家,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记住吧!”

对照师父的法,我无地自容,真的不能原谅自己。今后我们一定要吸取教训,不能随心所欲的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修炼真的是太严肃了!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一时兴起建立在证实自我的基础之上而忘了修炼人维护大法的根本哪!

弟子一定谨记师尊的教诲,做好三件事。今后一定一定走正,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