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长沙市诉状中揭露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止,据不完全统计,湖南省长沙市有至少七百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起诉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仅长沙市就有至少4950名民众联名举报江泽民。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陷入了痛苦和困境之中,神州大地血雨腥风,悲剧连连。

在法轮功学员的控告状里,他们讲述了法轮大法给他们带来的心灵的升华和身体健康状况的改善,和由此带来的幸福和美好的生活,以及江泽民集团利用公、检、法、司以及中共宣传污蔑等对他们的残酷迫害。

诉状中揭露的迫害:

案例一:高知家庭支离破碎,家中仅剩了唯一的女儿。

蒋德英,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违宪迫害法轮功以来,只因为坚守信仰“真善忍”大法,蒋德英多次被抓被关在长期的迫害下,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九岁。

蒋德英的丈夫杨军良,原湖南师范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曾患有脊髓空洞症,大小便失控,求治全国各大医院均无效。一九九七年,杨军良、蒋德英夫妇先后走入了法轮功修炼,身心受益。杨军良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被列为世界疑难病的脊髓空洞症,多年多方医治无效,竟奇迹般的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中,在不明真相的世人冷眼与歧视下,但在无法摆脱的邪恶的高压下,杨军良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一月离世。

丈夫走后,蒋德英与女儿相依为命。至二零零五年底,蒋德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和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曾先后六次被绑架、关押。

在白马垅劳教所惨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到了劳教所,蒋德英就被推进所谓“攻坚房”。“攻坚房”是白马垅劳教所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与世隔绝的隐蔽场所。只听到从隔壁传来法轮功学员遭毒打的惨叫声,警察威胁蒋德英说:“听到没有?”然后开始对蒋德英拳打脚踢,在地上画一个圈,叫“牢中牢”,罚站、罚蹲,歇斯底里的毒打,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被打得呕吐了还要吞回肚子里去。

蒋德英被强制下跪,被人按倒在地,打手一边打一边叫:“我要打死你,宁可我自己抵命,你到底写不写(转化书)?”蒋德英被折磨得鼻子口腔流血不止。但警察仍不罢休,脱掉蒋德英的内衣,在她身上写诬蔑法轮功的秽语,用毛巾堵住蒋德英的嘴巴。蒋德英被迫在早就写好的“转化书”(不炼功保证及诽谤法轮功的文字等)上签字。当时蒋德英已经八天不准喝水,不准洗漱。她的脸、手肿的很大。因为签了字,夹控给送来了一杯白水,蒋喝了两口,就倒在手背上几滴想洗洗手背,这时意外发现,肿的很高的手背马上肿消了。她明白了水里放了不明药物。

再遭非法劳教 出现严重病状

二零零九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后的蒋德英再遭绑架,四月二十七日,蒋德英被劫持到长沙市左家塘治安拘留所关押。蒋德英被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判劳教两年,同年五月十一日,蒋德英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蒋德英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两个月后,突然下身、腿脚浮肿,腹腔肿大,被家人接回。回家后,蒋德英身体一直未见好转,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时许,离开了人世。劳教所到底对蒋德英用了什么卑鄙手段迫害,为什么一个恢复了健康的人,到劳教所两个月就成了肝腹水,而且一天天加重,最后导致离世。蒋德英一个幸福的家庭,在江泽民直接导演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浩劫中支离破碎。家中仅剩了唯一的女儿。

案例二:罚站18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

文惠英家住常德市桃源县邮电宿舍,是桃源县航运公司会计科长(退休)。在修炼法轮功前,长年被多种疾病折磨得生不如死。1998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身心健康。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以后,文惠英被非法送往常德戒毒所、常德洗脑班、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桃源县看守所、白马垅劳教所等地非法关押。特别是两次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第一次,2001年2月至2002年11月;第二次,2005年11月19日至2006年5月13日。在关押期间,长时间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手铐、脚镣、穿约束衣、用绳子将四肢成“大”字绑在钢丝床上、毒打、抓起什么就用什么打、电棒电嘴。强行用竹筒、皮管野蛮灌盐水、冷水,非法加刑一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剩一口气,被家人接回时,头发脱落,全身浮肿,四肢麻木,脚上的鞋掉了没感觉。第二次劳教期间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体重由原来90多斤只剩不足60斤。劳教所为推责任,将其放回。

2007年文惠英正式向株洲市中级法院起诉,状告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党委书记黄用良、副所长赵桂保、副所长丁彩兰。同时将诉状发到了常德市中级法院、株洲市中级法院、长沙市中级法院、湖南省最高法院、湖南省最高检察院,还发到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这些信件都是用特种挂号从长沙市火车站邮电局发出的。从这时开始对各级领导及司法部门都已经寄去了上诉书,准备逐级上诉,直至国际社会。当时文惠英揭露迫害的部分手稿及诉讼书的复制件被一位大法弟子保存了下来。

文惠英对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暴行的揭露和控诉,当时得到了省内外12500位当时或曾经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的、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的支持。万余名正义之士声援文惠英起诉白马垅劳教所的消息也上了互联网。因坏人、特务构陷,致使这场支持文惠英反迫害的行动夭折。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文惠英控告白马垅劳教所的这些上诉信件发出不久,2007年10月4日上午9点,在桃源邮电局职工宿舍,再次遭桃源县“610”头目、国安大队长周桂成与公安国保大队长文成广将文惠英从家中绑架,在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后,文惠英被秘密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关押。在湖南女监,文惠英坚决不放弃自己的初衷,被狱警长期吊铐、殴打,罚站、折磨的脱了相。2009年9月文惠英在监狱绝食反迫害,持续50多天。恶警强行灌食,撬掉她三颗牙齿。最后一次被罚站18个日夜,文惠英全身浮肿,倒下去后,再也没有起来。她当时在监狱到底还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不得而知。2010年2月12日,文惠英已经奄奄一息,省“610”警察们把她押回了桃源县后,又伙同县“610”将她送到县人民医院。仅一天后,2010年2月14日即皇历大年初一,文惠英在桃源县人民医院含冤离世,年仅55岁。

案例三: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优秀讲师被残酷迫害致死

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优秀数学高级讲师何应青于一九九九年元月二十三日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从此后到她离世的八年,中共对何应青的迫害几乎没停过一天。

二零零二年十月初,何应青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院领导跟劳教所讲:“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也要让她‘转化’!”这是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何应青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关押。

在白马垅劳教所,何应青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如连续四十多天每天只让睡两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被罚站,连上厕所也被禁止或规定时间;为制止她炼功,恶警用电棍电击何应青整整一天,致使她两手臂全是黑紫色,最后恶警怕出人命才停止。三次被关严管队,被“五马分尸”、“悬空”“空中造型”,各种姿势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何应青在湖南农业大学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半,第二次被关押到白马垅劳教所。

何应青英年早逝,湖南省610、长沙市610、白马垅劳教所、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不法人员都难辞其咎,他们是直接杀害何应青的凶手。

案例四: 七十七岁老人受凌辱,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去世。

湖南省长沙市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邹锦,受到中共邪党人员的凶残迫害和凌辱,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去世。

二零零一年二月邹锦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等人绑架、非法抄她家时抢走了三千元现金和五百元的存折。无辜的她被送进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中共恶人捏造罪名开庭审讯,于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对她判刑九年。

在看守所里,她受尽了折磨和摧残。恶警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恶警经常提审她,用电棍棒电她,扯住头往墙壁撞,晚上不让睡觉,靠墙壁站一晚,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有一天晚上,两恶警拿着电棍来到她牢房审问她,在得不到回答时,将她拖到床上,把她手脚绑成“大”字,剥掉她的裤子,兽性发作,无耻的两个暴徒轮流奸污了这位老人。奸污了还不罢休,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强迫她招供。老人决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过去,恶警才将电棍从阴道抽出。她的阴道鲜血直流,肿胀疼痛,恶警若无其事的走了。一个月来,她坐不下,走不动,只能躺在床上呻吟。

邹锦老人被看守所的恶警摧残得奄奄一息,完全处于昏死状态。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送进长沙市第三医院,确诊数病复发,通知家属准备后事。看守所的恶警怕担责任,才匆匆忙忙办了监外执行。

亲人把她接回家后,半个月后她可以下地走动,吃一点饭。可是,中共邪党并没放过这个老人,指派当地领导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的行动,多次上门骚扰、恐吓、跟踪她,搞得她日夜不安宁

同时中共邪党人员在经济上切断她的来源,她所在的单位工厂每月三百元的生活费不但被扣发,可耻的天心区一政法委(姓李的)还把她在遭非法关押期间(一年多) 三千多元生活费领走。她几次向有关领导反映,得到的就是一次次谩骂和恐吓,要她死。几年来,她一直没有一分钱生活,靠亲戚朋友邻居给她一点点。

邹锦老人身体越来越差,旧病复发,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在身体极端痛苦中含冤去世。

案例五: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李德银被迫害致死

李德银一九四九年出生,家住长沙市省总工会宿舍,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和蔼可亲,在群众中口碑极好,她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的。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李德银在家再一次无故被民主东街派出所、开福区610绑架,法院判刑四年。她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里受尽了折磨,因不背监规就被体罚罚站,从早上七点至晚上十点,一站就是四天。在监狱里还要做苦工,经常做到凌晨三点,还要受夹控犯的打骂,夹控犯张根林每天都对她拳脚相加,折磨她。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丈夫去监狱探视,十点半钟离开前,她还好好的,她还对丈夫说:只差三个月就可以回家了。她丈夫走出监狱大门,正好碰到市610的人员来了。她的丈夫十一点半刚到家,就接到监狱电话,通知他到中心医院看人,丈夫困惑不解,刚才人还好好的,怎么要到医院去看人?

她丈夫赶到医院时,李德银已不省人事,不能说话。据说是610到监狱找李德银谈话间,李德银突然倒地,这其中,市610对她又谈了些什么?610又对她做了什么?不得而知。

虽然人在医院,但是并没有采取施救,到李德银去世时共九天的时间里,只有两名女警察二十四小时轮班守着,直到火化。

李德银去世后的几天里,她的居住的省工会大门口及院内布满了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不准生人出入,这又是为什么?他们想掩盖和害怕什么呢?

案例六:被迫害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失踪,下面举三个例子:

2000年至2001年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很多人目睹了被迫害厉害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杨有元、胡月辉、谢幕娥受迫害的局部情况。她们被劳教所释放回家后不久就失踪了。至今十几年过去了,一直杳无音讯。

(一)怀化地区的杨有元

2000年9月怀化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杨有元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7大队,当时大队长丁彩兰、副大队长尹,对杨有元长时间吊铐、罚站、踢、打等多种酷刑进行迫害。杨有元一字不识,却会背师尊的多篇经文。9月初杨有元被特警队的潘向东从监号叫到走廊里,要她马上收拾东西。杨有元提着行李跟潘向东走了。杨有元走后的第二天,丁彩兰召集法轮功学员开会,宣布杨有元患了三级精神分裂症,已关到了株洲精神病院强行接受治疗。当时我们很多人说:”杨有元根本没有精神病,这是政治迫害。”警察欧阳秀说:你们可不要乱讲,懂什么政治迫害。有人找到教育科长符军说:“既然是精神病患者为什么还关在这里,精神病人还要负法律责任吗?”符军笑了笑,没回答。半个月后,杨有元从精神病院回来了,她被关到4大队。有人在4大队看到了杨有元。杨显得迟钝,她的东西都被那些精神病人抢光了,回来时穿着一只鞋。那里的医生每天强行灌药打针,她的脸黢黑,有点浮肿。她接过同修送的衣服,哭了,两个人都哭了。

2001年5月白马垅劳教所以黄用良、赵桂保、依金娥、付军、丁彩兰、谭湘谦、龚超莲等警察、特警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攻坚队”,接连不断的将大法弟子分期分批送到 “攻坚队”。恶警使用电棍电、手铐反铐悬空挂在窗户上、不择手段的立桩、立脚尖、强迫听诽谤栽赃大法、谩骂师父的录 音、光碟、不许睡觉、不准上厕所,大小便拉在裤里。闭眼睛就被风油精刺入眼里,用打火机烧睫毛、用臭袜子堵嘴、用钢针扎脚手经络等等。恶警对杨有元也使尽了招。因此,她长时间绝过食反迫害。被劳教加期1年,于2002年6月2日释放回家。当时杨有元62岁。据说她回家后,被当地派出所多次关押过。再以后,又谣传说她去了香港,从香港被师父接到美国去了。杨有元贫困如洗,又不识字,怎么可能走出大陆呢。13年过去了,杨有元杳无音信。

(二)益阳市胡月辉

胡月辉是2001年的年三十晚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的,她是绝着食进劳教所的。胡月辉被关在5大队5监号。据本人讲,在家做饭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抓的,所以一直在绝食反迫害。42岁,在益阳市农村信用社工作。

演示图:电棍电击

胡月辉到劳教所后,几乎每天都被警察、特警、吸毒犯们打骂、吊铐。特警穿着大皮靴踢她的腿,用靠背椅的一个腿压在她的没穿鞋的脚背上。2001年4月份的一天,被七个特警拖到高山上的禁闭室用电棍电了一天,全身包括眉毛也没放过,全身电的血肉模糊。晚上12点被拖回5大队的监号,已经昏死过去了。内衣是夹控们一点点用剪刀剪开撕下来的。胡月辉绝食7个月后,被关到劳教所医务所九号房打吊针。其丈夫听信劳教所介绍的情况后,离婚了,而且说不管劳教所怎么对胡月辉,也不关他的事。

01年7月的一天,有人看到胡月辉在医务所的9号房打吊针,好像不太认识人了。她的两个姐姐被叫到了劳教所来了。阴历六月天,两瓶白蛋白摆在桌子上(白蛋白应放在冰箱里)。要她家人交一万多块钱的医药费。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对她的两个姐姐说:长期给胡月辉打白蛋白。胡月辉好象失去了记忆,什么话也不会说。两个姐姐都说胡月辉不好;后来听说她的两个姐姐谁也交不起钱,很快就回去了。从此再没人来过。她的家人一走,劳教所马上就把她拖到了劳教所大会议室旁边的一间杂屋里,哪里有什么白蛋白,都是作的“秀”。胡月辉又继续绝食8个月,奄奄一息的时候送进株洲冶炼厂的医院,在那里也是几度生死。她被判劳教1年,按劳教规定加期最多不能超过1年。她被关了两年。离开劳教所1年多了,在劳教所7大队挂在墙上的奴工名单上每个月还在给她不停的加期。回家一年后据她姐姐说,胡月辉可能去了香港。现在13年了,没有她的音信。她的失踪与杨有元的杳无音讯多么惊人的相似。

(三)长沙市谢幕娥

谢幕娥,女,四十多岁,原系长沙冶金机械厂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据她95岁的老母亲说:修炼前她患多种疾病,修炼后病全好了。99年7.20后,当地派出多次上门骚扰,曾被非法关押到长沙市看守所。2001年被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在劳教所被关到7、2队,因为不放弃修炼,长期被警察、特警、吸毒犯打骂,身体极度虚弱,经常休克,在身上只剩两克血时劳教所将她释放回家。回家不久,2002年在长沙市失踪了。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谢幕娥的被迫害的详情,因家人都很害怕,不愿提供具体情况,只有95岁的老母一提到她就哭,但老母亲也讲不清楚。

以上三位法轮功学员失踪的时间、和表现形式都惊人的相似,象似同出一辙。根据我国《刑法》,致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尽酷刑后而失踪的江泽民集团及其帮凶犯下了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酷刑罪、法外杀人罪,强迫劳动罪,非法逮捕与拘禁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迫害罪。

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为止,已超过二十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这些学员遍布社会各个阶层,但都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被绑架、抄家、劳教、非法判刑,遭受打骂、电击、杀绳、罚站、做奴工等各种酷刑迫害。

江泽民祸国殃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六年了,导致上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