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多年迫害法轮功学员逾千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一九九九年起,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始于南端的海南省,判刑最多的是北端的黑龙江省。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有超过一万二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黑龙江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就有一千二百多人。

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五年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达千人,是中国大陆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残酷迫害的监狱之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六日,黑龙江最早被判刑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肇东市五十四岁的王万珍、六十四岁的陈金兰被劫持入狱。从此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送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有时一次被送入十多人,甚至二十人左右,总数多时达七百多人,约占监狱关押人员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刑期最长达十五年、十四年。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两次判刑关押,如哈尔滨市武丽君;牡丹江市曹迎春等。到目前该监狱仍关押着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在四个监区即集训九监区、攻坚十一监区;巩固转化七、十三监区。本年度黑龙江省仍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而且刑期很重,如哈尔滨市阿城区丁淑慧七月十五日投监,刑期十一年。相当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被绑架时、在看守所时遭到酷刑,有的被抬进监狱,有的被背进监狱。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设有大规模服装厂,流水线作业。同时,接手糊纸袋、粘纸花、装牙签等业务。犯人通过干活“挣分”减刑。而被绑架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一是被“一级严管”,特殊配以刑事犯“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言行,甚至上厕所都跟随。而且在整个刑期被强制要求放弃信仰,“转化”,犹如“文革”运动中一样,写“四书”:揭批书、决裂书、反悔书、保证书。

狱方对拒绝穿囚服、戴名签、拒绝劳动奴役,拒绝“转化”,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肉体、精神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挂
酷刑演示:上大挂

据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自诉,迫害包括但不限于暴力殴打、电击、在烈日下暴晒军训、在零下几十度时在室外冷冻、上大挂(悬空吊在高处)、铐在床上数日至数月、固定姿势坐小板凳每天十几至二十四小时、连续关押在小号多达数月,有时手脚铐住并锁在地环;长时间剥夺睡眠,束缚带捆绑在床上、黄胶带封口、捆腿。对无奈之下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摧残性灌食;还被剥夺接见权、通信权,甚至购买日用品权利。剥夺法轮功学员交流权利、甚至睡眠权、上厕所权利。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在今年五月兴起的诉江大潮中,众多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陈述自己及家庭遭受的严重侵权和犯罪。

冤狱十五年孙凤杰遭受酷刑 家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其中,法轮功学员孙凤杰的家人已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

以下是其家人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孙凤杰遭江泽民团伙迫害的事实。

孙凤杰,现年五十八岁,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孙凤杰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十三年,在非法关押中共计度过了近十五年的时间。

孙凤杰二零零三年九月份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为拒绝放弃信仰,坚持学法、炼功,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背铐、绑吊、坐小板凳、长时间剥夺睡眠、注射有害药物等迫害。目前她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有害药物(绘画)

孙凤杰老家是山东省梁山县,她做生意非常能干能吃苦,性格也非常倔强暴躁,曾意外昏厥,还有严重的头痛病。一九九六年五月,孙凤杰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一身的病都好了,特别是她心性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家里不打人骂人了,硝烟四起的战场变成了温暖和睦的真正的家。对外,她处处为了别人着想,对顾客从不抬价,更不会掺假;谁有困难了,她不管亲疏都伸出援手;下雪了,她为大家清扫门前过道积雪,认识的人都说她是个大好人。在修炼上,她认认真真,每天起早炼功,一年四季从来不间断。因为她能张罗事情,加上热心,被选成辅导站站长,没官没钱,义务为大家服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天,她就赶到北京信访局依法上访,要求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同时告诉政府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十二月份 在北京被劫持,从北京回到家的当天就被向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进双鸭山矿务局公安处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 被送西格木劳教所劳教一年,遭警察责骂,关小号,他们把她和另外两位同修三人抻开两臂连铐在床边,不能坐,不能卧,有一人动一下,另两个人就被抻得更重。警察刘亚东为阻止她们炼功,把她们吊铐在门框上,脚尖沾地,长达一夜。普教也对法轮功学员连打带骂,一个犯人在打孙凤杰时,把笤帚都给打飞了。她被打得全身是伤,青一块 紫一块。同时对她们强行洗脑,经济勒索,强迫劳动。

二零零零年 十月二十八日孙凤杰从佳木斯劳教所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八点三十分,孙凤杰和丈夫被610三名人员和富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孙凤杰被关押在双鸭山市看守所九天后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孙凤杰与法轮功学员王关荣被绑架,双鸭山公安局在抓到孙凤杰和王关荣后专门成立了专案组,并在她们的住处蹲坑半个多月抓捕其他大法弟子,张兴华,吴月庆,刘艳等人就是这样被抓的。看守所的张玉山,小耿等十七、八个人分成两伙对孙凤杰、王关荣两人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打她们俩的头、耳,还强迫按她们九十度大弯腰,腿大叉开,胳膊往后背,腰大弯下,头大低下,令其撅着做开飞机状,警察李洪波,李森,刘维国,代长朋等用脚踢她俩的脸部和头部,打得她们鲜血直流,长达两个小时;两天两夜不准睡觉。这期间,恶警代长朋还用打火机烧孙凤杰的头发, 给李森开车的司机,三十多岁的常某某用塑料袋套在孙凤杰的头上捂住,使孙凤杰憋得喘不上气来;恶徒用拳头砸王关荣的脊椎骨,使她全身肿痛数月不好。她们被 毒打得遍体鳞伤,回到号里咳血数日。王关荣半个月不能走路,孙凤杰是被人拖回号里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被双鸭山市区法院非法判十三年,上诉维持原判。荒唐的是:判决书上说孙凤杰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这期间又被劳教三年,当时孙凤杰质问法官: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判的?法官说没抓到你的时候就判的。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孙凤杰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先被关押在集训队,集训队也称“新收”,是监狱给犯人立规矩的地方,也是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力度最大的地方。一般犯人是三个月,因为她不转化,孙凤杰被关押了三年多。

二零零五年冬十一月的一天,集训队大队长吕晶华,指使犯人给孙凤杰戴铐四天四夜;十二月二十日,孙凤杰被绑吊十四天,还给背铐,然后用绳子将她吊在床上折磨,使孙凤杰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孙凤杰被吊得昏死过去两次。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孙凤杰再次被吕晶华指使犯人给戴上背铐,铐在暖气管子上,体罚数日才罢休。四月中旬吕晶华带领六个警察气势汹汹的闯进集训队五楼东侧的小教室,强行给不肯“转化”的大法弟子注射不明药物,并指使刑事犯对孙凤杰大打出手,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之后将她按在地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直到孙凤杰被打的昏死过去。他们竟然若无其事的对看管孙凤杰的犯人说:“让她躺着吧,我们走。”说完扬长而去。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孙凤杰被调到二监狱区迫害,有时一夜不让睡。邹齐把孙凤杰按在一个椅子上毒打,将椅子按的粉碎。十一月二十八日,突然车间调来很多刑事犯人,两个犯人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出屋、不许走动、不让上床上坐 着,炼功与闭眼都不行,不让睡觉,从早到晚上就那么坐在小板凳上。

队长杨华扣押孙凤杰的家信,一次杨华没等孙凤杰看,就把孙凤杰的家信给撕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施行新一轮的残酷迫害,七月六日,黑女监从一、二、三、四、五、六、八等监区各抽一名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 直接送到九、十一监区,昼夜坐在小凳上,不让睡觉。孙凤杰拒绝转化,拒绝放弃修炼,二十多天多天不分昼夜不让睡觉,致使体重锐减二十公斤,只剩下一副皮包骨。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孙凤杰在黑龙江双鸭山市三马路贸易市场经营布匹布料生意,经常去广州汕头、海城上货,固定资产几十万元。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晚被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被李洪波、李森及姓赵的和富安派出所察警朱卫东、李世文等十多个人再次强行抄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第三次被非法抄家,搜走了七八千元现金,以及油印机、手机等物品。 富安派出所警察朱卫东等人经常去家中的小店里骚扰,在大搜捕的时候孙凤杰 商店被抄,被恶警拿走了许多钱物。这些年的迫害破坏了孙凤杰家中的经济来源。孙凤杰年迈的父母八十多岁,由于担忧挂念在狱中的女儿,老人多次住院。丈夫去黑龙江女子监狱探望,奔波花费;大姐和三妹去狱中看望给她存钱等造成经济损失。儿子和女儿初中毕业后就失去了母爱,想念狱中的妈妈,做梦都在哭泣,造成深深精神创伤。更严重的孙凤杰的精神和身体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和摧残。

在此,孙凤杰的家人控告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要求依法惩处罪犯,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还孙凤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