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0位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在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十六年里,吉林省吉林市公检法人员受政法委“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胁迫,明知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可这些法官唯上级命令是从,善恶不分、颠倒黑白,强加罪名迫害好人。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五年一年内,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目前已有三十人遭非法判刑;其中因诉江遭冤判的有十一人;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为当事人聘请律师为自己亲人做无罪辩护。

吉林市办案法官千方百计阻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逼迫、诱惑当事人和家属,甚至亲自到当事人家中逼迫其亲人辞退维权律师;开庭不通知律师和家属,黑箱作业偷偷庭审走过场,如同演戏,枉法无辜。

一、被诬判的法轮功学员

1、车平平:(女)四十二岁;家住吉林市,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吉林市警察绑架,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年多。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早晨五点钟天刚亮,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就将法轮功学员朱玉军、车平平、马驰从吉林市看守所提出,偷偷非法开庭。即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整个过程都是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指挥下进行的。参与人员有政法委书记张某、“610”人员张延辉、白岩等。当日没有宣布结果。

车平平
车平平

车平平原是吉林省体育学院教师,被绑架后一直始终抵制迫害,不穿号服,不参加非法劳动,不报号。从二零一五年四月份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就这样虚弱的身体,还经常招致所长和管教的打骂,每日强行灌食两次。诬判四年,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车平平已绝食八个月了,目前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2、朱玉军:四十七岁;家住吉林市,朱玉军原是舒兰市检察院林业检察科书记员,是单位上下公认的品行端正、年轻有为的人才。因坚修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后流离失所,在吉林市开了个鸭脖店。后来,房东看他生意红火,就收回房子自己干,朱玉军不但不怨恨,还坦然的把自己做鸭脖的配方全部教给了房东。

然而这样一位好人,却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近两年。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对朱玉军、车平平、马驰等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当日没有宣布结果。九月十九日,朱玉军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和心律过速症状,被用担架抬出,送到江南四六五医院抢救。过程中,警察还给朱玉军戴着脚镣子,严密看守,警察还想让家属交医疗费,遭家属拒绝。朱玉军病情稍有好转,九月二十一日下午又被劫持回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朱玉军被非法判五年,十二月十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迫害。

3、马驰(女):四十七岁;家住吉林市,诬判二年零十个月,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4、李德全:五十七岁;家住吉林市,诬判七年。

5、李德祥;五十二岁;家住吉林市,诬判四年。

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在二零一三年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两年多了。

左起:李德祥 李德全
左起:李德祥 李德全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非法庭审,既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整个过程也都是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指挥下进行的。法院偷偷开庭判刑,李德全兄弟俩上诉。

邓晓波
邓晓波

6、邓晓波(女):五十一岁;家住吉林市,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吉林市警察绑架,警察强加罪名,企图非法判刑。家人聘请二位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昌邑区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头目房云福操控昌邑区法院所谓“办案人”耍尽手段阻止律师介入,法院不接律师辩护手续,不让律师阅卷。律师都通过各种方法已将辩护手续交到法院,但至今仍不能阅卷。邓晓波非法关押看守所近两年,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偷偷开庭,邓晓波非法庭审。邓晓波被诬判三缓五;现已回家。

7、王振广:五十岁;家住吉林市,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吉林市警察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警察强加罪名,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父亲出车祸成了植物人,母亲在照顾父亲时摔倒,生活不能自理,一年内父母相继去世。王振广在二零一五年八月被诬判三缓四,现已回家。

8、9:金国兰(女)、金国琴(女)。

金国兰
金国兰
金国琴
金国琴

吉林省磐石市烟筒山镇法轮功学员金国兰、金国琴姐妹俩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晚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烟筒山镇派出所非法抓捕,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金国兰、金国琴的家属为姐妹俩请了律师。磐石市法院在违法关押金国兰、金国琴二十个月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没有通知律师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并恐吓金国兰和金国琴的家人说:“你们请的律师来了我们就抓。” 磐石市法院在所谓的一审后非法判刑金国兰四年,金国琴五年。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10、韩永强: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被诬判三缓四;已回家。

11、金艳华(女):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被诬判缓刑。

12、刘英(女):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被诬判缓刑。

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韩永强、金艳华、刘英三人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遭警察跟踪、蹲坑被绑架,抄家后被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六天后被转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局预谋加重迫害。二零一五年四月期间,吉林市高新区法院和昌邑区法院分别对法轮功学员韩永强、金艳华、刘英三名教师非法判处缓刑。三人结束八个多月的监禁从吉林市看守所出来后,仍被吉林市高新司法局、船营司法局和昌邑区司法局进行监控。司法局矫正科还强迫他们购买定位电话卡,定期报到和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等。

二零一五年六月初,吉林市教育局下发文件,将三名教师开除公职,导致三名教师失去生活来源。金艳华和韩永强试图在吉林市私立培训学校求职,但一些培训学校的负责人一听说和法轮功有关,迫于红色恐怖的形势压力,不敢接纳。

韩永强在外地找到一家教育公司,可是吉林市司法局和高新区司法局不断给韩和家人打电话,强迫韩回本地否则就收监,韩迫于压力只好辞职又回到本地。此间韩几次从外地返回,打工挣的钱几乎都花在了路上。

13、江贵林:七十多岁,被诬判三缓四,现已回家。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一日,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姜贵林正在家中吃午饭,突然七、八个警察 闯入姜贵林刚刚租住了两天的平房(在丰满区石井沟)。警察抄走了姜贵林的所有大法书、MP3和DVD影碟机等。当时抓人时,家属问警察要把人带哪去,其中一人说把电话号留一个,到时告诉你。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上午,法院一姓单的打电话通知家属,说姜贵林被非法批捕,要判三年。

14、黄秀环:(女)五十四岁,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多钟在龙潭区缸窑镇齐心村发台历讲真相,被缸窑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十一个月后,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龙潭区法院非法审判,诬判三年半。黄秀环不服已上诉。

15、李仙英:(女)朝族,家住吉林市口前镇,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遭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李仙英的女儿给母亲聘请维权律师做无罪辩护。中共人员明知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违法的,所以才害怕律师的介入,更害怕律师从法律的角度依法揭穿他们违背了哪条哪款现行国家的宪法和刑法。所以十一假期刚过,也就是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法院通知家属将在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九点半开庭,违反了应该提前三天通知家属之规定。

当李仙英律师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八点多匆忙赶到永吉法院递交了李仙英女儿的委托书时,在所有证明齐全的情况下,那位法律顾问以验律师证为名刁难,然后主审法官鞠文尧委托司法局的法律援助中心的张琢带领去司法局验证。司法局四零一室政治处的张丽娜进行验证,合格后,给法官打电话,法官那边就是一遍一遍的重复问验证结果,张丽娜一遍一遍的答复,验证了,合格了,电话那边就是问,延误时间不挂电话。等电话打完后,律师马上到法院,见不到法官鞠文尧,给他打电话不接,只有工作人员告诉开完庭了。家属和律师被支开,一个家属都不在旁听的情况下草草开庭诬判好人。

16、李玉华:(女)六十五岁,是吉林市矿建公司退休职工,单身,居住在矿建公司集体公寓近三十年。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在回家的路上被吉林市哈达湾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非法庭审诬陷李玉华,非法量刑八至九年。法院方律师说不够判刑,但法院至今不放人,现依旧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17、18:刘兴荣:(女)家住吉林市;刘文华:(女)家住吉林市。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在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国保大队、新地号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两人的家属均聘请了律师维权。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案件由昌邑区检察院提交到昌邑区法院,期间刘兴荣一直被非法羁押在看守所,遭受奴役迫害。由于刘兴荣家属聘请的是本地律师,受当地公检法司所控制,不能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导致市“610”和办案机关无所顾忌的对受害人进行非法庭审。刘文华聘请的是外地律师,在递交律师委托书和行使阅卷权利时,遭到昌邑区法院刑庭庭长魏军的无理阻挠,魏军却说:“这是上面规定,外地律师不许做本地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律师义正辞严的告知:你这是在犯法,中国法律无此规定。律师又要求魏军拿出上面的所谓规定时,魏军拿不出来,便把此事推给单莲红,让单莲红应对律师。律师再次向单莲红索要上面的所谓规定文件 时,单莲红强硬的表示:规定就是最高检给下达的,书面的没有,是口头传达的。

19、杨永梅:(女)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杨永梅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在讲真相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杨永梅家属聘请维权律师遭蛟河市法院百般无理阻挠,不接律师手续,不接待律师。在二零一五年十月份蛟河市法院偷偷对杨永梅非法庭审,诬判刑二年。二零一五年十月间被从吉林市看守所劫持到长春宽城区郭家村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

二、依法履行公民的诉讼权却遭绑架、判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司法新政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权利”之规定,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纷纷将起诉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立案调查,将首恶绳之以法,结束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还法轮大法创始人清白。

然而,吉林市警察却破坏这一国家政策,剥夺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对依法诉江的公民实施绑架、拘禁、非法判刑。

目前因诉江被非法庭审的有:

1、许传林:原是吉林市公共交通公司司机(正式职工),当年承包车辆,每月收入近两万元。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残酷迫害期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非法开除。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下午四点,许传林正在单位上班(自己找的工作),被突然闯进的吉林市龙潭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刑警大队非法审讯。询问的内容:是否起诉江泽民了?是否发给明慧网了?后许传林被非法关进吉林市看守所,中共预谋判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许传林的代理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许传林,得知,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许传林被非法起诉,现冤案已到龙潭区法院。律师赶到龙潭区法院,已是中午十一点多了。负责许传林案件的法官胡冀宁电话中对家属说:“吉林市有规定,不准许请外地律师。”

2、梁宝范、五十岁,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梁宝范被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路派出所及国保便衣冒充维修网络人员将梁宝范从工作单位骗到家中,八名警察非法检查其网络,称有明慧信息后将他绑架,问他如何在明慧网上发表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并说他在起诉江泽民活动中起带动号召作用,然后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化洗脑,七天后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强加罪名,非法批捕,企图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家人聘请维权律师到吉林市看守所会见梁宝范后,前往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延安街派出所门外有个门卫警察,不让律师进(内设防盗门),电话联系到李姓副所长,律师说明情况,副所长说:没有这事,就挂电话了,再就找不到人了。

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警察一直在找梁宝范的妻子和女儿,经常去梁宝范母亲家骚扰。梁宝范的妻子和女儿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3、王文君、(女)六十多岁,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家中,被闯进的十多人(便衣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翻的一片狼藉,抢走大法书二十多本、两部手机、废手机四部、二部手提电脑、一个台式电脑。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在临江派出所,警察逼问起诉江泽民的事,问是从哪里得知的起诉江泽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蓝色便衣,他们自称: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警,现在就把你 拉到基地(实施酷刑的地 方),基地有辣椒水,还有老虎凳,他们让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体器官图,还有人躺着开膛破肚的照片,他们说:“你这么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 角膜”。王文君被惊吓的失去知觉。第二天早上让王文君签字承认犯罪,王文君拒绝签字,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关了八天。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劫持到临江派出所,下午,有一帮便衣人员抓着王文君的头发打她,一个嘴巴子把她打出好远,用脚使劲碾踩她的脚背,然后又说用电棍电她。警察说:“你再不签字,就电你”。王文君在恐吓和惊吓中就签字了。被逼迫签字后,办案人员又将她转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图谋非法判刑。

王文君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为她主持正义。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代理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王文君后,又前往吉林市临江派出所了解案情,一楼接待民警告之去三楼内勤,内勤听说是法轮功学员案件,就一问三不知,所长、副所长均不知去向,律师与家属与其理论时,来了一名警察,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后经查询此人名字叫徐 彦,是我冤案的办案人),态度恶劣,拿枪比划,引起律师与家属愤怒,与他们发生争执,警察自知理亏,最后不吱声了,但拒不告知办案人姓名。王文君被强行绑架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关押五个多月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多,吉林市船营法院对王文君非法开庭。法庭上只有三名家属旁听,其余都是警察(大约有20多人)在法庭上。王文君老人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控告江泽民是根据国家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王文君要求法庭调查对她刑讯逼供的人,并惩治打人凶手。法官李忠诚多次制止王文君讲话。

4、杨明霞:(女)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被吉林市高新区“610”绑架,前一天,当地派出所在得知杨明艳已邮寄诉江控告书的情况下,以查户口为名,打电话问她家情况,第二天就去她家实施绑架,先被关押在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洗脑班。同时家也被抄,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外置刻录机一台,切纸刀两台。还有一套大法 书等其它物品。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妄图非法判刑,非法庭审。

5、白鹤:原是部队转业军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残酷迫害,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两年,在这两年里白鹤曾遭受了被四把电棍电击、袜子蘸痰盂里的脏东西往嘴里塞、拽两腿在地上拖行等残酷折磨,差点失去生命。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中共最高检及最高法实施“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白鹤因为自己遭受的迫害而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这个恶魔,这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正当合法的权益。白鹤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外出回家时,在楼道里被蹲坑的警察绑架,警察把白鹤的电脑及一些其它物品拿走(后其它物品被送回,电脑没有送回),并让白鹤到派出所调查有关诉江的事情,并强行扣押。把八十多岁,而且眼睛看不清东西的老母亲一人留在家中,白鹤的老母亲在亲友的帮助下多次去有关单位要求无条件释放儿子回家,可相关人员支来支去,聘请的律师根据中国的现行法律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白鹤回家,可丰满区法院至今不肯放人。而且要对白鹤非法庭审,枉判无辜。

6、7:邢春荣(女);邢春燕(女)。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邢春燕、邢春荣、梁玉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后,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被转送到吉林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据白鹤律师阅卷得知:邢春燕、邢春荣、白鹤在一个案卷中。近日要非法庭审,枉判无辜。

8、雷秀香:(女)家住吉林市,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上午,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雷秀香与其女儿在家,来了一个夹包的陌生男子,谎称水管漏了,雷秀香未给开门,见男子下楼了,怕真的是水管漏了,就下去看,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会儿,就上来几个着便装的人拿着雷秀香的钥匙打来家门,还有录像的,抄走雷秀香家中的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等物品,还抄走几张邮寄诉江的快递回 执。而且还问雷秀香的女儿是否也炼功。把物品抢走之后,还把家门钥匙也劫走了。雷秀香被送去一个空屋子洗脑迫害,说是只要不炼了就回家。

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中,遭受非人折磨,她曾被非法劳教过三次,被灌过药、打过毒针、用手铐铐在暖气上、上抻床、被毒打、电棍电、被扒光衣服,被迫害昏死过一次,遭受百般凌辱折磨……

雷秀香在二零一五年六月间向北京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目前雷秀香被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快半年了,近日得知丰满区法院要对雷秀香非法开庭。

9、10:付俊娟:(女);付俊丽:(女)。姐俩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晚七点多,警察绑架付俊丽、付俊娟后,抢走付俊娟个人物品:大法书籍、三台电脑、六台打印机、纸张、二台切刀。付俊丽、付俊娟于当天晚上十一点多钟被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局警察绑架,被非法羁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至今。不法人员预谋枉判无辜。

手拿手枪的警察:徐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