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诉江遭骚扰 正念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继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我市六一零人员到单位骚扰盘问法轮功学员诉江情况,十二月份又开始骚扰,我单位的副校长便找我和一位同修谈话,让我们赶快写一个保证,不然教育局和本单位要依据有关条例处理。我和同修都堂堂正正的给这位副校长讲真相,并告诉她,我们是依据法律诉江,如果谁要违法办事,我们会一同告他们。

迫于上级压力,学校正校长也给我们的家人打电话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写出保证,会被降级或开除。随后政法委再次召开学校校长和安全办主任会议,并说成立调查小组進行调查。十二月上旬六一零人员又到单位骚扰,并做笔录逼迫签字。

面对这些骚扰迫害,同修们首先迅速的协调我市同修及时发正念,同时整体配合立即给各校的领导寄真相信,及时窒息邪恶。

自从校长给丈夫打电话后,受到威胁的丈夫开始对我施压,还一次一次的给孩子施压来说服我。孩子虽说从小知道大法真相,但是一听说我是实名举报江泽民,却害怕了,甚至连饭都不吃了。面对单位及家庭的压力,我不时出现一种莫名的怕,害怕受迫害,更害怕丈夫和孩子受到伤害。同修A坦荡的对我说:不用怕,我们有师父保护,什么事也没有。

我也深刻的反思自己,我们顺应天象起诉江泽民,绝对没有错,可是为什么会招来邪恶的骚扰呢?从法中明白,出现了问题首先向内找。我仔细的查找自己的不足,首先找到我当时在写诉江信时基点不够纯正,有一颗怕被正法進程落下的私心,而不是出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心;近段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心都不静,就象在应付差事。我还查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妒忌心、争斗心、爱面子心及对家人的情。找到这些后,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同时在师父的法像前说:师父,弟子虽然修炼的有漏,但也绝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我知道一旦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将会毒害很多的众生。我决心用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除恶。

我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只要一有时间我不是学法、就是发正念,利用不上课的时间,我会整节课的发正念,晚上除整点外,由于心理上的压力,有时睡到一、二点钟就会醒来,只要一醒我便立即起身发正念。连做饭走路即使不能静心发正念,我都在不停的念着发正念口诀。

即使这样,脑中还是不断的会出现怕,这种怕的念头一出现,我就不停的背着师父《洪吟》中的诗句“大法徒 单掌立 除余恶 正念起 讲真相 救众生 灭恶尽 扫寰宇”[1]及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同时背诵师父的《正念》“疾风电掣上九霄”[3]也真正给了我强大的正念。

渐渐的,我觉得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而且一发正念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轻。以前自己感觉发正念总是很用力,手在用力,脑子也在用力,发的时间长一点会感到头脑酸胀。有一天发正念时,我忽然悟到了师父的一段讲法,师父在《转法轮》关于武术气功中讲到,“随着他不断的练的时候,这个气会向高能量物质转化。当它转化成高能量物质的时候,渐渐的形成了一种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团。而这种能量团就带有灵性了”[4]由于自己不停的高密度发正念,那种发正念吃力、劳累、感觉力度不大的原始状态,已经渐渐的转化成如意运用神通的状态。

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真的炼就了一种强大的功夫,甚至别人跟我说话,我的耳朵在听着别人的话,脑子里发出的却是“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念。我知道我们强大的正念解体了邪恶,天也变得的晴朗了。除了加强学法、发正念,我更注意从一思一念归正自己。我意识到在正法的最后时时都不能放松,必须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就在大家全力以赴清除迫害诉江大法弟子的邪恶的时候,我市又有两位同修讲真相被恶人举报,一位同修不配合邪恶当晚回家,另一位同修由于没及时否定邪恶的迫害而被送到拘留所。于是大家又立即共同协调营救同修,有条件的同修到拘留所近距离发正念,没条件的同修在家里发正念,有的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家人一起去要人。在大家的整体配合下,几天后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拘留所。

邪恶扬言要对诉江大法弟子的阴谋迫害被解体了,一场来势汹汹的迫害在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和强大正念下被彻底解体。我深切体会到师父为什么一再强调发正念的重要性。正法的進程已经走到最后,邪恶被销毁的所剩无几,只要我们整体配合、正念不止,一切邪恶都会被解体。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扫除〉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